关于《包身工》自然段的划分(在线等)《包身工》一文总体上按照“隔段空两格”的习惯共分为50个自然段,但

(语文网 本文阅读:次)


  •   教学目标
      1、 了解包身工的涵义及包身工制度.
      2、 学习《包身工》的写作手法.
      A. 刻画典型环境和典型人物;
      B. 艺术构思;
      C. 细节描写;
      D.语言风格.
      3、 了解《包身工》的影响.
      4、 注意课文以包身工问题为中心,在记叙中穿插说明、议论和抒情的写法
      5、 理解课文围绕中心选择材料,安排详略
      教学重点:触发学生的真实感受以思考这一事件
      教学难点 :讲解时不失时机地触发学生的思考
      要让学生从现实再回到那个黑暗的时代去感受残酷这本身就是本课需要解决的问题,它有赖于教师的讲解和学生是否能从中受到感染
      课时安排:三课时
      第一课时
      一、作者作品介绍
      夏衍先生原名沈端先(1900——1995),优秀剧作家,戏剧运动的组织者、领导者,杰出的新闻记者、政论家,主要进行话剧和电影创作,长期而多方面从事创作实践.著名的电影剧作有《上海屋檐下》、《法西斯细菌》,并改编鲁迅《祝福》、茅盾的《林家铺子》为电影剧本.解放后任文化部副部长.
      《包身工》发表于1936年6月上海《光明》月刊创刊号,是作者仅有的一篇报告文学作品,但在我国报告文学发展史上有较大的影响.文学在我国是三十年代新兴的一种文学样式.它以散文手法报导真人真事,它的特点是新闻性与文学性的有机结合.它的新闻性表现为严格的真实性、报导的时间性以及内容的倾向性,它的文学性主要在于语言优美形象生动.
      《包身工》之前的报告文学往往存在偏重事实报导而缺乏艺术加工的弊病,而夏衍先生提炼生活中材料真实而生动,富有鼓动性,成为名副其实的报告文学作品,并产生了很大的社会影响.
      作者夏衍先生当时为了写《包身工》这篇文章,选择一家日本工厂,名叫“三井系”,当时作者靠厂里一位朋友帮忙,以“外头工人”的身份混进工厂,并且对包身工的生活进行观察.他每天早上四点半左右出发,从上海郊县步行至三井系工厂.在这样的情况下,由于他总在工房周围兜来兜去引起带工头的注意,认为他是“挑乱”来了,戒备很森严,夏衍先生只好中止对包身工的观察.
      二、分析课文
      1、 了解包身工的生活
      一)住房:“七尺阔,十二尺深”,约为9个平方多.
      “在不到十个平方的房间里”住着十六七个人; 平均居住面积是0.6个平方
      房间除了作寝室外,还作“吃喝拉撒”用,生活如猪猡.
      二)生活安排:作者描写了包身工起订时的混乱情景,紧张忙乱.她们为何这么紧张,可以慢点吗?
      作息时间:四点一刻:起床 要做多少事?其忙乱程度可想而知
      五点上工
      中餐及午休一小时
      下午六点收工
      除了十二小时强劳动,还有工房和老板家庭的义务服务,而她们的年龄与在座的同学的年龄差不多.恶劣的生活条件,繁重的体力劳动,严重摧残着这些未成年少女的身心健康.在这样的环境里,她们变得麻木,像机器一样.差不多失去了作为女性最起码的羞耻感.
      三)生活条件
      “穿”——穿着短衣,上面是褪了色的油脏了的湖绿乃到青莲的短衫,下面是无色或是柳条的裤子.长头发,很多还梳着辫子.破脏的粗布鞋,缠过而未放大的脚,走路也就有点蹒跚的样子,
      “吃”——早晚吃粥,中午干饭.中午的饭和晚上的粥,由老板差人给她们送进工厂里去.粥,它的成分并不和一般通用的意义一样.在南方,碎米和豆渣根本就是猪食.
      “住”——每间工房七尺宽,十二尺长——面积约9.32平方米.要容十六、七个人,吃喝拉撒睡都在这里.
      “行”——她们没有自由,只能在严密监视下往来于工房与工厂之间,两点一线.
      可见所谓“供给住食”用“饲养”一词更符合实际——猪狗不如的生活.
      3、 带工老板如何压榨包身工的?
      一)“两年来带工老板从‘芦柴棒’身上实际已收入二百三十元钱了.”
      第三年若按第二年末的日工钱三角八分计算,并且就算是“芦柴棒”一年仅干340天,带工老板三年从她身上的收入是359块,除去包身费二十块,带工老板从“芦柴棒”身上至少榨取了纯利润339块.
      每个带工老板带三十、王十甚至一百五十以上的包身工,三年至少可赚10170块钱!多者可赚50850块钱以上.
      全上海当年 有24000以上的包身工,她们仅在三年之内至少被带工老板榨取了8136000块钱以上.
      包身工身受日本资本家和带工老板双重剥削的,日本资本家获得会更多.
      第二课时
      一、复习
      1、夏衍,原名沈端先,他是我国著名的剧作家.其中有电影剧作《上海屋檐下》、《法西斯细菌》,改编鲁迅的《祝福》、茅盾的《林家铺子》.《包身工》是一篇我国新闻史上具有重大影响的报告文学.全文的线索是什么?
      二、在上节课中我们分析了包身工们的实际年龄、生活环境、工作环境和被剥削程度.
      1:作者为什么要描写那个穿着和时节不相称的拷绸衫裤的男子?被他连踢带骂吆喝起床的“猪猡”为什么如此“懒惰”?
      A、豪华的不合时宜的穿着,揭示了那个男子的身份、地位和内心世界,与包身工们“衣服破烂”形成鲜明对比.
      B、在恶劣的劳动环境(音响、尘埃和湿气)的威胁下,经党挨打受罚而又只有两粥一饭的包身工们,每天从事繁重的工作长达十二小时,因而身体衰弱、精疲力竭,而“清晨四点一刻”那么早就又得起床,难免一些人一时起不来.但这不能说明包身工们懒惰,反而和包身工们所受的非人折磨和牛马般的生活,充分暴露出包身工制度的黑暗.
      2:包身工们的“女性所有的那种害羞的感觉”为什么“似乎已经迟钝了”?她十五六岁,除了老板之外,大概很少有人知道她的姓名.为什么朝夕相处两年多的同伴却“很少有人知道她的姓名?”这合不合情理?
      A:这些都是一些反常的现象,是当时包身工们被压近得麻木不仁的悲惨生活的写照,完全合乎当时特定的“情理”.
      3:她们是如何沦落到这种地步的?
      A:在家乡无法活命,又受骗签下了“包身契据”,所心“她们的身体”“包给
      了叫做‘带工’的老板”,成了“替带工赚钱的‘机器’”.在“包身契”上早已写明“生死疾病,一听天命”.当女孩子真的有事时,她们真的没脸见人了吗?
      4:“包身工”制度是如何造成的?它形成的政治经济原因是什么?
      6-8 由包工头“招工”的实例指出包身工制度的起因
      12-17 由“芒柴棒”等人的实例分析包身工制度得以发展的三个原因.
      24、25 以大量确凿的数据阐明包身工制度发展的实况.
      19-23 以包身工所受的三大威胁和三大罚规为例揭露包身工制度的罪恶.
      我们包身工的悲惨遭遇、包身工制度的形成原因及本质有了一个全面、概括地的了解,那么对于具体的例子也就是书上所说的点面结合的中典型人物“芦柴棒”、“小福子”遭遇:烧火、生病、抄身、挨罚.这样写的作用是:具体形象的面上的材料使课文的内容充分,典型突出的点上的材料使课文内容深刻鲜明.点面结合,相得益彰,增强了课文的说服力和感染力.
      夏衍先生在1959年《从“包身工”引起的回忆》中写道:“对现在的年青工人来说,大概这些都已经是历史上的‘陈迹’了,在那个悲惨的时代,今天的青年人还没有出世.那么,我想,回头来知道一点过去的事情,应付更深刻地感到作为一个毛泽东时代工人的幸福.人吃人的社会,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工人给资本家当牛马,当虫豸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可是我们得记住:要赶走帝国主义,要推翻人吃人的社会制度,人们的先人曾会出了无数的生命、血汗与眼泪.幸福不是无代价可以得来的.为了今天的幸福,为了更幸福的将来:爱党、爱社会主义.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新中国而贡献出自己的力量,应该是我们青年一代的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是聂耳先生谱曲、;田汉先生填词的,当时有人提出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成立,如果选用这首歌,是不是感觉上太悲壮了.当时议论纷纷,最后周恩来总理说了一句话:“我们要居安思危嘛!”我们现在学习这些作品,其中最大的意义就是懂得我们现在的生活是多么地来之不易的.
  • 1、包身工的悲惨生活表现在哪些方面?
    一)住房:“七尺阔,十二尺深”,约为9个平方多.
    “在不到十个平方的房间里”住着十六七个人; 平均居住面积是0.6个平方
    房间除了作寝室外,还作“吃喝拉撒”用,生活如猪猡.
    二)生活安排:作者描写了包身工起订时的混乱情景,紧张忙乱.她们为何这么紧张,可以慢点吗?
    作息时间:四点一刻:起床 要做多少事?其忙乱程度可想而知
    五点上工
    中餐及午休一小时
    下午六点收工
    除了十二小时强劳动,还有工房和老板家庭的义务服务,而她们的年龄与在座的同学的年龄差不多.恶劣的生活条件,繁重的体力劳动,严重摧残着这些未成年少女的身心健康.在这样的环境里,她们变得麻木,像机器一样.差不多失去了作为女性最起码的羞耻感.
    2、形成包身工身份制度的社会根源?
    6-8 由包工头“招工”的实例指出包身工制度的起因
    12-17 由“芒柴棒”等人的实例分析包身工制度得以发展的三个原因.
    24、25 以大量确凿的数据阐明包身工制度发展的实况.
    19-23 以包身工所受的三大威胁和三大罚规为例揭露包身工制度的罪恶.
    我们包身工的悲惨遭遇、包身工制度的形成原因及本质有了一个全面、概括地的了解,那么对于具体的例子也就是书上所说的点面结合的中典型人物“芦柴棒”、“小福子”遭遇:烧火、生病、抄身、挨罚.这样写的作用是:具体形象的面上的材料使课文的内容充分,典型突出的点上的材料使课文内容深刻鲜明.点面结合,相得益彰,增强了课文的说服力和感染力.
    3、在家乡无法活命,又受骗签下了“包身契据”,所心“她们的身体”“包给
    了叫做‘带工’的老板”,成了“替带工赚钱的‘机器’”.在“包身契”上早已写明“生死疾病,一听天命”.
  • 为了准确而深刻地再现包身工制度的黑暗、残酷,作者精心选材,描写了包身工们一天的生活状况.它所用的手法是“点面结合”.所谓“面”,就是一般的、概括性的材料;所谓“点”,就是一些典型的人物、典型的事例和典型的细...
  • 包身工,旧社会一种变相的贩卖奴隶的形式.
    1、指被贩卖的工人,多是青少年,由包工头骗到工厂、矿山做工,没有人身自由,工钱全归包工头所有,受资本家和包工头的双重剥削.
    2、在包身工形势下做工的人.
  • 作品反映了1932年“一·二八”事变到抗日战争爆发前夕国民党统治区的社会黑暗情况.  为了创作这篇报告文学,夏衍亲自深入东洋沙厂采访调查.他得到一位女工的帮助,混进包身工中两三次,但是这经后,他就被工头盯住了.从三月初到五月,夏衍为了看到包身工们上班的情景,足足做了两个多月的夜工.他在深入调查,获得了大量第一手材料后,便写成了这篇脍炙人口的《包身工》.
      1929年末,在世界范围内爆发了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为了转嫁损失和度过难关,资本主义各国纷纷加强对外掠夺.日本政府迅速法西斯化,加紧了侵占我国的步伐.1931年发动了“九·一八”事变,侵占了我国东北后,又于1932年在上海发动“一·二八”战争.战后,日本帝国主义加紧对我国经济的掠夺.
      随着帝国主义特别是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步步深入,我国人民的反抗情绪也不断高涨,上海工人运动十分活跃.为了避免罢工的威胁,日本资本家大量雇用没有任何人身自由的“包身工”代替普通的自由劳动者.
    希望能帮助到你ˆ_ˆ
  • 包身工
    旧历四月中旬,清晨四点一刻,天还没亮,睡在拥挤的工房里的人们已经被人吆喝着起身了.一个穿着和时节不相称的拷绸衫裤的男子大声地呼喊:“拆铺啦!起来!”接着,又下命令似地高叫:“‘芦柴棒 ’,去烧火!妈的,还躺着,猪猡!”

    七尺阔、十二尺深的工房楼下,横七竖八地躺满了十六七个被骂做“猪猡”的人.跟着这种有威势的喊声,充满了汗臭、粪臭和湿气的空气里,很快地就像被搅动了的蜂窝一般骚动起来.打呵欠,叹气,叫喊,找衣服,穿错了别人的鞋子,胡乱地踏在别人身上,在离开别人头部不到一尺的马桶上很响地小便.女性所有的那种害羞的感觉,在这些被叫做“猪猡”的人们中间,似乎已经很迟钝了.她们会半裸体地起来开门,拎着裤子争夺马桶,将身体稍稍背转一下就公然在男人面前换衣服.

    那男子虎虎地向起身慢一点的人的身上踢了几脚,回转身来站在不满二尺阔的楼梯上,向楼上的另一群人呼喊:“揍你的!再不起来?懒虫!等太阳上山吗?”

    蓬头,赤脚,一边扣着钮扣,几个还没睡醒的“懒虫”从楼上冲下来了.自来水龙头边挤满了人,用手捧些水来浇在脸上.“芦柴棒”着急地要将大锅子里的稀饭烧滚,但是倒冒出来的青烟引起了她一阵猛烈的咳嗽.她十五六岁,除了老板之外大概很少有人知道她的姓名.手脚瘦得像芦柴棒一样,于是大家就拿“芦柴棒”当了她的名字.

    这是上海杨树浦福临路东洋纱厂的工房.长方形的用红砖墙严密地封锁着的工房区域,被一条水门汀的小巷划成狭长的两块.像鸽笼一般,每边八排,每排五户,一共是八十户一楼一底的房屋,每间工房的楼上楼下,平均住宿三十多个人.所以,除了“带工”老板、老板娘、他们的家族亲戚和穿拷绸衣服的同一职务的打杂、“请愿警”等之外,这工房区域的墙圈里面,住着二千个左右衣服破烂而专替别人制造纱布的“猪猡”.

    但是,她们正式的名称却是“包身工”.她们的身体,已经以一种奇妙的方式包给了叫做“带工”的老板.每年?特别是水灾、旱灾的时候,这些在日本厂里有门路的带工,就亲身或者派人到他们家乡或者灾荒区域,用他们多年熟练了的、可以将一根稻草讲成金条的嘴巴,去游说那些无力“饲养”可又不忍让他们的儿女饿死的同乡:“还用说?住的是洋式的公司房子,吃的是鱼肉荤腥.一个月休息两天,我们带着到马路上去玩耍.嘿,几十层楼的高房子,两层楼的汽车,各种各样好看好用的外国东西……老乡!人生一世你也得去见识一下啊!?做满三年,以后赚的钱就归你啦!我们是同乡,有交情.?交给我带去,有什么三差两错,我还能回家乡吗?”

    这样说着,咬着草根树皮的女孩子可不必说,就是她们的父母,也会怨恨自己没有跟去享福的福分了.于是,在预备好了的“包身契”上画上一个十字,包身费一般是大洋二十元,期限三年,三年之内,由带工的供给食宿,介绍工作,赚钱归带工的收用,生死疾病一听天命,先付包洋十元,人银两交,“恐后无凭,立此包身契据是实.”
    福临路工房的二千左右包身工,属于五十个以上的带工所管.她们是替带工赚钱的“机器”.所以,每个带工所带包身工的人数,也就表示了他们的排场和财产.少一点的三十五十,多一点的带到一百五十个以上.排场大的带工,不仅可以放债,买田,造屋,还能兼营茶楼、浴室、理发铺一类的买卖.

    四点半之后,当晨光初显的时候,水门汀路上和巷子里,已被这些赤脚的乡下姑娘挤满了.她们有的在水龙头旁边舀水,有的用断了齿的木梳梳掉紧粘在头发里的棉絮,有的两个一组两个一组地用扁担抬着平满的马桶,吆喝着从人们身边擦过.带工老板或者打杂的拿着一叠叠的名册,懒散地站在正门出口?好像火车站剪票处一般的木栅子前面.楼下的那些席子、破被之类收拾了之后,晚上倒挂在墙壁上的两张板桌放下来了.十几只碗,一把竹筷,胡乱地放在桌上,轮值烧稀饭的就将一洋铅桶浆糊一般的薄粥放在板桌中央.她们的伙食是两粥一饭,早晚吃粥,午饭由老板差人给她们送进工厂.所谓粥,是用乡下人用来喂猪的豆腐渣加上很少的碎米、锅巴等煮成的.粥菜?这是不可能有的.有几个“慈祥”的老板到菜场去收集一些菜叶,用盐一浸,这就是她们难得的佳肴.

    只有两条板凳,?其实,即使有更多的板凳,这屋子也不能同时容纳三十个人吃粥.她们一窝蜂地挤拢来,每人盛了一碗,就四散地蹲伏或者站立在路上和门口吃.添粥的机会,除了特殊的日子,比如老板、老板娘的生日,或者发工钱的日子之外,通常是很难有的.轮着擦地板或倒马桶的,常常连一碗也盛不到.洋铅桶空了,轮不到盛第一碗的还捧着一只空碗.于是老板娘拿起铅桶到锅子里去刮一下锅巴、残粥,再到自来水龙头边去冲上一些冷水,用她那刚梳过头的油手搅拌一下,气烘烘地放在这些廉价的“机器”们前面.

    “死懒!躺着死不起来,活该!”

    十一年前内外棉的顾正红事件之后,尤其是四年前的“一·二八”战争之后,日本厂家对于这种特殊的廉价“机器”的需要突然地增加起来.他们大量用这种没有“结合力”的“包身工”来代替普通的自由劳动者.据说这是一种极合经济原理和经营原则的方法.

    第一,包身工的身体是属于带工老板的,所以她们根本就没有“做”或者“不做”的自由.她们每天的工资就是老板的利润,所以即使在她们生病的时候,老板也会很可靠地替厂家服务,用拳头、棍棒或者冷水来强制她们去做工.就拿上面讲到过的“芦柴棒”来做个例吧(其实,这样的事倒是每个包身工都会遇到的),有一次,在一个很冷的清晨,“芦柴棒”害了急性的重伤风而躺在床(其实这是不能叫作床的)上了.她们躺的地方,到了一定的时间是非让出来做吃粥的地方不可的.那一天,“芦柴棒”实在不能挣扎着起来了,她很见机地将身体慢慢地移到屋子的角上,缩做一团,尽可能地不占屋子的地位.可是在这种工房里面,生病躺着休息的例子是不能开的.一个打杂的很快地走过来了.干这种职务的人,大半是带工的亲戚,或者是在地方上有一点势力的流氓,所以在这种地方,他们差不多有生杀予夺的权力.“芦柴棒”的喉咙早已哑了,用手做着手势,表示没有力气,请求他的怜悯.

    “假病!老子给你医!”

    打杂的一手抓住“芦柴棒”的头发,狠命地把她提起来往地上一摔.“芦柴棒”手脚着地,打杂的跟上去就是一脚,踢在她的腿上,照例又是第二、第三脚.可是打杂的很快地就停止了.据说那是因为“芦柴棒”那突出的腿骨,碰痛了他的脚趾.打杂的恼了,顺手夺过一盆另一个包身工正在摸桌子的冷水,迎头泼在“芦柴棒”头上.这是冬天,外面在刮寒风,“芦柴棒”遭了这意外的一泼,反射地跳起来.于是在门口刷牙的老板娘笑了:“瞧!还不是假病!病了会好好地爬起来?一盆冷水就医好了!”

    第二,包身工都是新从乡下出来,而且大半都是老板的乡邻,这在“管理”上是极有利的条件.厂家除了在工房周围造一条围墙,门房里置一个请愿警,门外钉一块“工房重地,闲人莫入”的木牌,使这些乡下小姑娘和外界隔绝之外,将管理权完全交给了带工老板.这样,早晨五点钟由打杂的或者老板把她们送进工厂,晚上六点钟接领回来,她们就永远没有和外头人接触的机会.所以包身工是一种“罐装了的劳动力”,可以“安全地”保藏,自由地使用,绝没有因为和空气接触而起变化的危险.
    第三,那当然是工价的低廉.包身工由带工带进厂里,厂方把她们叫做“试验工”和“养成工”.试验,意思是试验有没有工作的能力;养成,意思是将一个“生手”养成“熟手”.最初,工钱是每天十二小时大洋一角至一角五分,工作是不需要任何技术的扫地、开花衣、扛原棉、送花衣之类.几个星期之后就调到钢丝车间、条子间、粗纱间去工作.一些在日本通常是男工做的工作,在这里也由这些工资不及男工三分之一的包身工们担负下来.
    五点钟,上工的汽笛声响了.红砖“罐头”的盖子?那扇铁门一推开,带工老板就好像赶鸡鸭一般把一大群没锁链的奴隶赶出来.包身工们走进厂去,外面的工人们也走进厂去.

    织成衣服的一缕缕的纱,编成袜子的一根根的线,穿在身上都是光滑舒适而愉快的.可是从原棉制成这种纱线的过程,就不像穿衣服那样的愉快了.纱厂工人的三大威胁,就是音响、尘埃和湿气.

    没有人关心她们的劳动条件!这大概是自然现象吧,人在这三种威胁下面工作,更加容易疲劳.但是野兽一般的“拿摩温(工头)和“荡管”(巡回管理的上级女工)监视着你.只要断了线不接,锭壳轧坏,皮辊摆错方向,乃至车板上有什么堆积,就会遭到毒骂和毒打.包身工是“拿摩温”和“荡管”们发脾气和使威风的对象.在纱厂,活儿做得不好,罚规大抵是殴打、罚工钱和“停生意”三种.那么,从包身工所有者?带工老板的立场来看,后面的两种当然是很不利的了.罚工钱就是减少他们的利润,停生意非特不能赚钱,还要贴补二粥一饭,于是带工头不假思索地爱上了殴打这办法了.每逢端节重阳年头年尾,带工头总要送礼给“拿摩温”们.那时候他们就会拍马地说:“总得请你帮忙,照应照应.我们的小姑娘有什么事情,尽管打,打死不要紧,只要不是罚工钱停生意.”

    打死不要紧,在这种情形之下,包身工当然是“人得而欺之”了.有一次,一个叫做小福子的包身工整好了烂纱没有装起,就遭了“拿摩温”的殴打,恰恰运气坏,一个“东洋婆”(日本女人)走过来了,“拿摩温”为着要在主子面前显出他的威风,和对东洋婆表示他管督的严厉,打得比平常格外着力.东洋婆望了一会,也许是她不欢喜这种不“文明”的殴打,也许是她要介绍一种更“合理”的惩戒方法,走近身来,揪住小福子的耳朵,将她扯到救火用的自来水龙头前面,叫她向着墙壁立着;“拿摩温”跟着过来,很懂东洋婆的意思似地,拿起一个丢在地上的皮带盘心子,不怀好意地叫她顶在头上.东洋婆会心地笑了:“这个小姑娘坏得很,懒惰!”

    “拿摩温”学着同样生硬的调子说:“这样她就打不成磕睡了!”

    这种“文明的惩罚”,有时候会叫你继续到两小时以上.两小时不做工作,赶不出一天该做的活儿,那么工资减少而被带工老板殴打,也就是分内的事了.殴打之外还有饿饭、吊起、关黑房间等等方法.
    在一种特殊的优惠的保护之下,吸收着廉价劳动力的滋养在中国的日本纱厂飞跃地膨大了.单就这福临路的日本厂子讲,一九○二年日本大财阀三井系的资本收买大纯纱厂而创立第一厂的时候,锭子还不到两万,可是三十年之后,他们已经有了六个纱厂,五个布厂,二十五万个锭子,三千张布机,八千工人和一千二百万元的资本.美国的一位作家索洛曾在一本书上说过,美国铁路的每一根枕木下面,都横卧着一个爱尔兰工人的尸首.那么,我也这样联想,日本纱厂的每一个锭子上面都附托着中国奴隶的冤魂!

    “一·二八”战争之后,他们的政策又改变了,这特征就是“劳动强化”.统计的数字,表示着这四年来锭子和布机数的增加,和工人人数的减少.可是在这渐减的工人里面,包身工的成分却在激剧地增加.举一个例,杨树浦某厂的条子车间三十二个女工里面,就有二十四个包身工.一般的比例,大致相仿.即使用最少的约数百分之五十计算,全上海三十家日本厂的四万八千工人里面,替厂家和带工头二重服务的包身工总在二万四千人以上.

    两粥一饭,十二小时工作,劳动强化,工房和老板家庭的义务服役,猪一般的生活,泥土一般地被践踏?血肉造成的“机器”,终究和钢铁造成的不同;包身契上写明三年期间,能够做满的大概不到三分之二.工作,工作,衰弱到不能走路还是工作,手脚像芦柴棒一般的瘦,身体像弓一般的弯,面色像死人一般的惨,咳着,喘着,淌着冷汗,还是被压迫着做工.比如讲“芦柴棒”吧,她的身体实在太可怕了,放工的时候,厂门口的“抄身婆”(抄查女工身体的女人)也不愿意用手去接触她的身体:“让她揩点油吧?骷髅一样,摸着她的骨头会做恶梦!”

    但是带工老板是不怕做恶梦的!有人觉得她太难看了,对老板说:“比如做好事吧,放了她!”

    “放她?行!还我二十块钱,两年间的伙食、房钱.”他随便地说,回转头来对她一瞪,“不还钱,可别做梦!宁愿赔棺材,要她做到死!”

    “芦柴棒”现在的工钱是每天三角八分,拿去年的工钱三角二分做平均,两年来带工老板从她身上实际已经收入二百三十块钱了!
    像“芦柴棒”一般的包身工,每一分钟都有死的可能,可是她们还在那儿支撑,直到被榨完残留在皮骨里的最后的一滴血汗为止.

    看着这种饲料小姑娘谋利的制度,我不禁想起孩子时候看到过的船户养墨鸭捕鱼的事了.和乌鸦很相像的那种怪样子的墨鸭,整排地停在船上,它们的脚是用绳子吊住了的,下水捕鱼,起水的时候船户就在它的颈子上轻轻地一挤,吐了再捕,捕了再吐.墨鸭整天地捕鱼,卖鱼得钱的却是养墨鸭的船户.但是,从我们孩子的眼里看来,船户对墨鸭并没有怎样虐待,而现在,将这种关系转移到人和人的中间,便连这一点施与的温情也已经不存在了!

    在这千万被压榨的包身工中间,没有光,没有热,没有温情,没有希望……没有人道.这儿有的是二十世纪的技术、机械、体制和对这种体制忠实服役的十六世纪封建制度下的奴隶!

    黑夜,静寂得像死一般的黑夜!但是,黎明的到来,毕竟是无法抗拒的.索洛警告美国人当心枕木下的尸首,我也想警告某一些人,当心呻吟着的那些锭子上的冤魂
  • 《关于《包身工》自然段的划分(在线等)《包身工》一文总体上按照“隔段空两格”的习惯共分为50个自然段,但》全文共9766字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