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包身工"问题重现

(语文网 本文阅读:次)


  • 1、这篇报道中“包身工”始终加了引号,联系课文,说说作者意图何在?                                  .
                                      .
      2、现代“包身工”出现的原因是( )
       A、最关键的原因在于一些地方政府及有关部门的“心慈手软”,甚至在发展和保护地方经济的借口下,不对用工企业进行有效的劳动执法监察,对地方企业出现的“包身工”现象处理不及时,有的甚至听之任之,为违法用工的雇主通风报信,逃避处罚.
       B、原因是城市劳动力供大于求,农村富余劳动力盲目外出打工.
       C、许多打工者法制观念不强,而且在劳务黑市上轻信用工者的谎言.
       D、部分个体私营业主和一些国有劳务输出部门昧着良心,非法用工.
      3、从报道中所举的事例中可以看出,现代“包身工”有哪些不幸的遭遇?
                                      .
      4、作者认为应该怎样消除现代“包身工”现象?
                                      .
      5、下面说法不符合文章内容的是( )
       A、“包身工”事件之所以愈演愈烈,最关键的原因在于一些地方政府及有关部门的“心慈手软”.
       B、这种违法用工行为已经在各地蔓延,武汉、上海、河南、山西、湖南、北京、河北等均有表现.
       C、“包身工”事件主要发生在一些
  • 1、报道中所说的“包身工”本质上是一种非法用工行为,虽然和夏衍笔下的“包身工”在遭遇上有相似的地方,但还不完全等同于旧社会的“包身工”(那种制度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产物).所以作者虽然借用这一称呼,但还要加一个引号,以示区别.2、B、C、D3、劳动时间加长、工资标准低、生活条件差,有的没有人身自由、经常挨打,工作条件恶劣.4、加强相关法律法规的宣传,取缔和打击劳务黑市,加大劳动执法、监察和打击力度.
  • 1、包身工的悲惨生活表现在哪些方面?
    一)住房:“七尺阔,十二尺深”,约为9个平方多.
    “在不到十个平方的房间里”住着十六七个人; 平均居住面积是0.6个平方
    房间除了作寝室外,还作“吃喝拉撒”用,生活如猪猡.
    二)生活安排:作者描写了包身工起订时的混乱情景,紧张忙乱.她们为何这么紧张,可以慢点吗?
    作息时间:四点一刻:起床 要做多少事?其忙乱程度可想而知
    五点上工
    中餐及午休一小时
    下午六点收工
    除了十二小时强劳动,还有工房和老板家庭的义务服务,而她们的年龄与在座的同学的年龄差不多.恶劣的生活条件,繁重的体力劳动,严重摧残着这些未成年少女的身心健康.在这样的环境里,她们变得麻木,像机器一样.差不多失去了作为女性最起码的羞耻感.
    2、形成包身工身份制度的社会根源?
    6-8 由包工头“招工”的实例指出包身工制度的起因
    12-17 由“芒柴棒”等人的实例分析包身工制度得以发展的三个原因.
    24、25 以大量确凿的数据阐明包身工制度发展的实况.
    19-23 以包身工所受的三大威胁和三大罚规为例揭露包身工制度的罪恶.
    我们包身工的悲惨遭遇、包身工制度的形成原因及本质有了一个全面、概括地的了解,那么对于具体的例子也就是书上所说的点面结合的中典型人物“芦柴棒”、“小福子”遭遇:烧火、生病、抄身、挨罚.这样写的作用是:具体形象的面上的材料使课文的内容充分,典型突出的点上的材料使课文内容深刻鲜明.点面结合,相得益彰,增强了课文的说服力和感染力.
    3、在家乡无法活命,又受骗签下了“包身契据”,所心“她们的身体”“包给
    了叫做‘带工’的老板”,成了“替带工赚钱的‘机器’”.在“包身契”上早已写明“生死疾病,一听天命”.
  • 1这是通过反问和褒词贬用(贬词褒用)的修辞手法,含蓄地表达感情.“慈祥”这个褒义词,在这句中转为贬义了,这说明有的老板提供“粥菜”,看起来好像是为了改善包身工生活,实质上却是心怀鬼胎,为了从包身工身上榨取更多的利润.“佳肴”本是褒义词,指美味可口的鱼肉等荤菜.从菜场上收集来的菜叶当然算不上什么佳肴,作者故意称为“佳肴”,变褒为贬,反衬出包身工粥菜之难得及质量之粗,暗含讽刺的意味.
  • 为了准确而深刻地再现包身工制度的黑暗、残酷,作者精心选材,描写了包身工们一天的生活状况.它所用的手法是“点面结合”.所谓“面”,就是一般的、概括性的材料;所谓“点”,就是一些典型的人物、典型的事例和典型的细...
  • 包身工
    旧历四月中旬,清晨四点一刻,天还没亮,睡在拥挤的工房里的人们已经被人吆喝着起身了.一个穿着和时节不相称的拷绸衫裤的男子大声地呼喊:“拆铺啦!起来!”接着,又下命令似地高叫:“‘芦柴棒 ’,去烧火!妈的,还躺着,猪猡!”

    七尺阔、十二尺深的工房楼下,横七竖八地躺满了十六七个被骂做“猪猡”的人.跟着这种有威势的喊声,充满了汗臭、粪臭和湿气的空气里,很快地就像被搅动了的蜂窝一般骚动起来.打呵欠,叹气,叫喊,找衣服,穿错了别人的鞋子,胡乱地踏在别人身上,在离开别人头部不到一尺的马桶上很响地小便.女性所有的那种害羞的感觉,在这些被叫做“猪猡”的人们中间,似乎已经很迟钝了.她们会半裸体地起来开门,拎着裤子争夺马桶,将身体稍稍背转一下就公然在男人面前换衣服.

    那男子虎虎地向起身慢一点的人的身上踢了几脚,回转身来站在不满二尺阔的楼梯上,向楼上的另一群人呼喊:“揍你的!再不起来?懒虫!等太阳上山吗?”

    蓬头,赤脚,一边扣着钮扣,几个还没睡醒的“懒虫”从楼上冲下来了.自来水龙头边挤满了人,用手捧些水来浇在脸上.“芦柴棒”着急地要将大锅子里的稀饭烧滚,但是倒冒出来的青烟引起了她一阵猛烈的咳嗽.她十五六岁,除了老板之外大概很少有人知道她的姓名.手脚瘦得像芦柴棒一样,于是大家就拿“芦柴棒”当了她的名字.

    这是上海杨树浦福临路东洋纱厂的工房.长方形的用红砖墙严密地封锁着的工房区域,被一条水门汀的小巷划成狭长的两块.像鸽笼一般,每边八排,每排五户,一共是八十户一楼一底的房屋,每间工房的楼上楼下,平均住宿三十多个人.所以,除了“带工”老板、老板娘、他们的家族亲戚和穿拷绸衣服的同一职务的打杂、“请愿警”等之外,这工房区域的墙圈里面,住着二千个左右衣服破烂而专替别人制造纱布的“猪猡”.

    但是,她们正式的名称却是“包身工”.她们的身体,已经以一种奇妙的方式包给了叫做“带工”的老板.每年?特别是水灾、旱灾的时候,这些在日本厂里有门路的带工,就亲身或者派人到他们家乡或者灾荒区域,用他们多年熟练了的、可以将一根稻草讲成金条的嘴巴,去游说那些无力“饲养”可又不忍让他们的儿女饿死的同乡:“还用说?住的是洋式的公司房子,吃的是鱼肉荤腥.一个月休息两天,我们带着到马路上去玩耍.嘿,几十层楼的高房子,两层楼的汽车,各种各样好看好用的外国东西……老乡!人生一世你也得去见识一下啊!?做满三年,以后赚的钱就归你啦!我们是同乡,有交情.?交给我带去,有什么三差两错,我还能回家乡吗?”

    这样说着,咬着草根树皮的女孩子可不必说,就是她们的父母,也会怨恨自己没有跟去享福的福分了.于是,在预备好了的“包身契”上画上一个十字,包身费一般是大洋二十元,期限三年,三年之内,由带工的供给食宿,介绍工作,赚钱归带工的收用,生死疾病一听天命,先付包洋十元,人银两交,“恐后无凭,立此包身契据是实.”
    福临路工房的二千左右包身工,属于五十个以上的带工所管.她们是替带工赚钱的“机器”.所以,每个带工所带包身工的人数,也就表示了他们的排场和财产.少一点的三十五十,多一点的带到一百五十个以上.排场大的带工,不仅可以放债,买田,造屋,还能兼营茶楼、浴室、理发铺一类的买卖.

    四点半之后,当晨光初显的时候,水门汀路上和巷子里,已被这些赤脚的乡下姑娘挤满了.她们有的在水龙头旁边舀水,有的用断了齿的木梳梳掉紧粘在头发里的棉絮,有的两个一组两个一组地用扁担抬着平满的马桶,吆喝着从人们身边擦过.带工老板或者打杂的拿着一叠叠的名册,懒散地站在正门出口?好像火车站剪票处一般的木栅子前面.楼下的那些席子、破被之类收拾了之后,晚上倒挂在墙壁上的两张板桌放下来了.十几只碗,一把竹筷,胡乱地放在桌上,轮值烧稀饭的就将一洋铅桶浆糊一般的薄粥放在板桌中央.她们的伙食是两粥一饭,早晚吃粥,午饭由老板差人给她们送进工厂.所谓粥,是用乡下人用来喂猪的豆腐渣加上很少的碎米、锅巴等煮成的.粥菜?这是不可能有的.有几个“慈祥”的老板到菜场去收集一些菜叶,用盐一浸,这就是她们难得的佳肴.

    只有两条板凳,?其实,即使有更多的板凳,这屋子也不能同时容纳三十个人吃粥.她们一窝蜂地挤拢来,每人盛了一碗,就四散地蹲伏或者站立在路上和门口吃.添粥的机会,除了特殊的日子,比如老板、老板娘的生日,或者发工钱的日子之外,通常是很难有的.轮着擦地板或倒马桶的,常常连一碗也盛不到.洋铅桶空了,轮不到盛第一碗的还捧着一只空碗.于是老板娘拿起铅桶到锅子里去刮一下锅巴、残粥,再到自来水龙头边去冲上一些冷水,用她那刚梳过头的油手搅拌一下,气烘烘地放在这些廉价的“机器”们前面.

    “死懒!躺着死不起来,活该!”

    十一年前内外棉的顾正红事件之后,尤其是四年前的“一·二八”战争之后,日本厂家对于这种特殊的廉价“机器”的需要突然地增加起来.他们大量用这种没有“结合力”的“包身工”来代替普通的自由劳动者.据说这是一种极合经济原理和经营原则的方法.

    第一,包身工的身体是属于带工老板的,所以她们根本就没有“做”或者“不做”的自由.她们每天的工资就是老板的利润,所以即使在她们生病的时候,老板也会很可靠地替厂家服务,用拳头、棍棒或者冷水来强制她们去做工.就拿上面讲到过的“芦柴棒”来做个例吧(其实,这样的事倒是每个包身工都会遇到的),有一次,在一个很冷的清晨,“芦柴棒”害了急性的重伤风而躺在床(其实这是不能叫作床的)上了.她们躺的地方,到了一定的时间是非让出来做吃粥的地方不可的.那一天,“芦柴棒”实在不能挣扎着起来了,她很见机地将身体慢慢地移到屋子的角上,缩做一团,尽可能地不占屋子的地位.可是在这种工房里面,生病躺着休息的例子是不能开的.一个打杂的很快地走过来了.干这种职务的人,大半是带工的亲戚,或者是在地方上有一点势力的流氓,所以在这种地方,他们差不多有生杀予夺的权力.“芦柴棒”的喉咙早已哑了,用手做着手势,表示没有力气,请求他的怜悯.

    “假病!老子给你医!”

    打杂的一手抓住“芦柴棒”的头发,狠命地把她提起来往地上一摔.“芦柴棒”手脚着地,打杂的跟上去就是一脚,踢在她的腿上,照例又是第二、第三脚.可是打杂的很快地就停止了.据说那是因为“芦柴棒”那突出的腿骨,碰痛了他的脚趾.打杂的恼了,顺手夺过一盆另一个包身工正在摸桌子的冷水,迎头泼在“芦柴棒”头上.这是冬天,外面在刮寒风,“芦柴棒”遭了这意外的一泼,反射地跳起来.于是在门口刷牙的老板娘笑了:“瞧!还不是假病!病了会好好地爬起来?一盆冷水就医好了!”

    第二,包身工都是新从乡下出来,而且大半都是老板的乡邻,这在“管理”上是极有利的条件.厂家除了在工房周围造一条围墙,门房里置一个请愿警,门外钉一块“工房重地,闲人莫入”的木牌,使这些乡下小姑娘和外界隔绝之外,将管理权完全交给了带工老板.这样,早晨五点钟由打杂的或者老板把她们送进工厂,晚上六点钟接领回来,她们就永远没有和外头人接触的机会.所以包身工是一种“罐装了的劳动力”,可以“安全地”保藏,自由地使用,绝没有因为和空气接触而起变化的危险.
    第三,那当然是工价的低廉.包身工由带工带进厂里,厂方把她们叫做“试验工”和“养成工”.试验,意思是试验有没有工作的能力;养成,意思是将一个“生手”养成“熟手”.最初,工钱是每天十二小时大洋一角至一角五分,工作是不需要任何技术的扫地、开花衣、扛原棉、送花衣之类.几个星期之后就调到钢丝车间、条子间、粗纱间去工作.一些在日本通常是男工做的工作,在这里也由这些工资不及男工三分之一的包身工们担负下来.
    五点钟,上工的汽笛声响了.红砖“罐头”的盖子?那扇铁门一推开,带工老板就好像赶鸡鸭一般把一大群没锁链的奴隶赶出来.包身工们走进厂去,外面的工人们也走进厂去.

    织成衣服的一缕缕的纱,编成袜子的一根根的线,穿在身上都是光滑舒适而愉快的.可是从原棉制成这种纱线的过程,就不像穿衣服那样的愉快了.纱厂工人的三大威胁,就是音响、尘埃和湿气.

    没有人关心她们的劳动条件!这大概是自然现象吧,人在这三种威胁下面工作,更加容易疲劳.但是野兽一般的“拿摩温(工头)和“荡管”(巡回管理的上级女工)监视着你.只要断了线不接,锭壳轧坏,皮辊摆错方向,乃至车板上有什么堆积,就会遭到毒骂和毒打.包身工是“拿摩温”和“荡管”们发脾气和使威风的对象.在纱厂,活儿做得不好,罚规大抵是殴打、罚工钱和“停生意”三种.那么,从包身工所有者?带工老板的立场来看,后面的两种当然是很不利的了.罚工钱就是减少他们的利润,停生意非特不能赚钱,还要贴补二粥一饭,于是带工头不假思索地爱上了殴打这办法了.每逢端节重阳年头年尾,带工头总要送礼给“拿摩温”们.那时候他们就会拍马地说:“总得请你帮忙,照应照应.我们的小姑娘有什么事情,尽管打,打死不要紧,只要不是罚工钱停生意.”

    打死不要紧,在这种情形之下,包身工当然是“人得而欺之”了.有一次,一个叫做小福子的包身工整好了烂纱没有装起,就遭了“拿摩温”的殴打,恰恰运气坏,一个“东洋婆”(日本女人)走过来了,“拿摩温”为着要在主子面前显出他的威风,和对东洋婆表示他管督的严厉,打得比平常格外着力.东洋婆望了一会,也许是她不欢喜这种不“文明”的殴打,也许是她要介绍一种更“合理”的惩戒方法,走近身来,揪住小福子的耳朵,将她扯到救火用的自来水龙头前面,叫她向着墙壁立着;“拿摩温”跟着过来,很懂东洋婆的意思似地,拿起一个丢在地上的皮带盘心子,不怀好意地叫她顶在头上.东洋婆会心地笑了:“这个小姑娘坏得很,懒惰!”

    “拿摩温”学着同样生硬的调子说:“这样她就打不成磕睡了!”

    这种“文明的惩罚”,有时候会叫你继续到两小时以上.两小时不做工作,赶不出一天该做的活儿,那么工资减少而被带工老板殴打,也就是分内的事了.殴打之外还有饿饭、吊起、关黑房间等等方法.
    在一种特殊的优惠的保护之下,吸收着廉价劳动力的滋养在中国的日本纱厂飞跃地膨大了.单就这福临路的日本厂子讲,一九○二年日本大财阀三井系的资本收买大纯纱厂而创立第一厂的时候,锭子还不到两万,可是三十年之后,他们已经有了六个纱厂,五个布厂,二十五万个锭子,三千张布机,八千工人和一千二百万元的资本.美国的一位作家索洛曾在一本书上说过,美国铁路的每一根枕木下面,都横卧着一个爱尔兰工人的尸首.那么,我也这样联想,日本纱厂的每一个锭子上面都附托着中国奴隶的冤魂!

    “一·二八”战争之后,他们的政策又改变了,这特征就是“劳动强化”.统计的数字,表示着这四年来锭子和布机数的增加,和工人人数的减少.可是在这渐减的工人里面,包身工的成分却在激剧地增加.举一个例,杨树浦某厂的条子车间三十二个女工里面,就有二十四个包身工.一般的比例,大致相仿.即使用最少的约数百分之五十计算,全上海三十家日本厂的四万八千工人里面,替厂家和带工头二重服务的包身工总在二万四千人以上.

    两粥一饭,十二小时工作,劳动强化,工房和老板家庭的义务服役,猪一般的生活,泥土一般地被践踏?血肉造成的“机器”,终究和钢铁造成的不同;包身契上写明三年期间,能够做满的大概不到三分之二.工作,工作,衰弱到不能走路还是工作,手脚像芦柴棒一般的瘦,身体像弓一般的弯,面色像死人一般的惨,咳着,喘着,淌着冷汗,还是被压迫着做工.比如讲“芦柴棒”吧,她的身体实在太可怕了,放工的时候,厂门口的“抄身婆”(抄查女工身体的女人)也不愿意用手去接触她的身体:“让她揩点油吧?骷髅一样,摸着她的骨头会做恶梦!”

    但是带工老板是不怕做恶梦的!有人觉得她太难看了,对老板说:“比如做好事吧,放了她!”

    “放她?行!还我二十块钱,两年间的伙食、房钱.”他随便地说,回转头来对她一瞪,“不还钱,可别做梦!宁愿赔棺材,要她做到死!”

    “芦柴棒”现在的工钱是每天三角八分,拿去年的工钱三角二分做平均,两年来带工老板从她身上实际已经收入二百三十块钱了!
    像“芦柴棒”一般的包身工,每一分钟都有死的可能,可是她们还在那儿支撑,直到被榨完残留在皮骨里的最后的一滴血汗为止.

    看着这种饲料小姑娘谋利的制度,我不禁想起孩子时候看到过的船户养墨鸭捕鱼的事了.和乌鸦很相像的那种怪样子的墨鸭,整排地停在船上,它们的脚是用绳子吊住了的,下水捕鱼,起水的时候船户就在它的颈子上轻轻地一挤,吐了再捕,捕了再吐.墨鸭整天地捕鱼,卖鱼得钱的却是养墨鸭的船户.但是,从我们孩子的眼里看来,船户对墨鸭并没有怎样虐待,而现在,将这种关系转移到人和人的中间,便连这一点施与的温情也已经不存在了!

    在这千万被压榨的包身工中间,没有光,没有热,没有温情,没有希望……没有人道.这儿有的是二十世纪的技术、机械、体制和对这种体制忠实服役的十六世纪封建制度下的奴隶!

    黑夜,静寂得像死一般的黑夜!但是,黎明的到来,毕竟是无法抗拒的.索洛警告美国人当心枕木下的尸首,我也想警告某一些人,当心呻吟着的那些锭子上的冤魂
  • 《警惕"包身工"问题重现》全文共7168字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