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念刘和珍君》中作者的笔触涉及哪几类人?作者对每一类人表达了什么样的感情?

(语文网 本文阅读:次)


  • 一类是爱国青年,突出了刘和珍,提到了杨德群、张静淑,扩大一点是“四十余被害的青年”,再扩大一点是数百伤者,再扩大就是请愿的群众,作者对这类人表达的感情是:沉痛地悼念,奉献尊敬,颂扬她他们的勇毅,告诫她们要注意斗争的方工,激励她们“更奋然而前行”.第二类是反动势力,包括段祺瑞执政府(“当局者”),几个“有恶意的闲人”“流言家”,对于他们,作者控诉其暴行,痛斥其无耻流言.第三类是那些“庸人”和“无恶意的闲人”,字里行间流露出作者痛心民族的衰亡以及这种衰亡民族的默无声息,作者渴望并呼唤他们“爆发”.
  • 第一题:
    参考答案:
    1“尤”,副词,更加,惨案已使鲁迅感到悲哀,但也许流言家的无耻才真正使鲁迅奋起反击.“出离愤怒”,愤怒到极点,甚至超出极限,无法忍受了.“深味”,深深地体味.“浓黑的悲凉”,“悲凉”可感而不可视,“浓黑”则是形象化、可视化的词,用“悲凉”修饰“浓黑”,是将抽象的东西形象化,仿佛“悲凉”可感可触可视,而且是极度的悲惨和冰凉.“快意”,感到痛快;“奉献”,恭敬地呈现.这句话有三层意思:一是表示更深入地体会这浓黑的悲凉的“非人间”;二是因不能用更好的形式来纪念烈士而感到深深的歉疚;三是警告“非人间”的魑魅魍魉,不要因为肆无忌惮地杀人而高兴得太早,血债是一定要以同物来偿还的.
    2“直面”,直接面对.面,动词,面对.“正视”,正眼看,不回避.“哀痛者”,“以……为哀痛”的人;“幸福者”,“以……为幸福”的人.这是对烈士的热情讴歌.真正勇猛的革命志士,能严肃对待反动统治下的血腥屠杀,毫不回避,奋然而起,前仆后继,为推翻黑暗的反动统治而英勇斗争.他们为国家和民族的前途、人民的悲惨命运而哀痛,以勇往直前、奋斗、献身为最大的幸福.这是何等的伟大,何等的崇高.
    3“已”,时间副词,已经;“尤”,程度副词,更加.两个副词连用,表示强烈的递进语气.“惨象”,已足见反动派的凶残;“流言”,则比刀枪更加阴险.军人凶残,文人嚣张.有形的刀枪,加上无形的刀枪——御用文人的笔杆,这就是中国式的专制统治,这就是中国式的白色恐怖.正是这种野蛮而严密的专制统治,使得我们的民族逐渐衰亡,以至“默无声息”了.可是横行无忌的杀人者别忘记:沉默到了极点,就将是爆发的时候.“不在……就在……”这一选择复句,既有对反动派的警告,更有对“后死者”的呼唤、激励和鼓动.
    4“依稀”,模模糊糊.“微茫”,隐约,不清晰.更,表示程度的加深或进一步.这个并列复句,恰当地评价了“三一八”惨案对于将来的意义.尽管在这“并非人间”的世上活着的,有许多是“苟活者”,但即使是“苟活者”,也将从壮烈的事件中看到一点希望,哪怕是“依稀”“微茫”的希望;而“真的猛士”将越来越多,先驱者的壮烈精神将激励、鼓舞他们,更加勇猛坚定地去斗争、前进.
  • 表达了:1作者与刘和珍有一定的接触的,因此首先表达了作者对于朋友的一种追思;2刘和珍作为一个为革命而献身的女子,作者表达了对于刘和珍的敬仰和作为同志的赞美;
  • 指的是鲁迅自己,以表示自己的愧疚之情.
  • 1926年3月,冯玉祥的国民军与奉系军阀张作霖、李景林作战.支持奉系军阀的日本帝国主义,因见奉军战事失利,便公开出面援助,于3月12日派军舰两艘驶进大沽口,炮击国民军守军.国民军开炮还击,日本政府便向段祺瑞政府提出抗...
  • 《《记念刘和珍君》中作者的笔触涉及哪几类人?作者对每一类人表达了什么样的感情?》全文共1540字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