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三个表读了很感人,一是《出师表》二是《陈情表》,还有一个是什么表,它是谁写的,你最喜欢哪个?

(语文网 本文阅读:次)


  • 三篇感人的文章被称为"三哭",一是《出师表》,二是《陈情表》,三是《祭十二郎文》.有这样一句话:读《出师表》不哭者不忠,读《陈情表》不哭者不孝,读《祭十二郎文》不哭者不慈.··当然还有一种搞笑答案:读三个代表不流泪者,是为不和谐.··《祭十二郎文》 作者:韩愈·作品背景 韩愈与十二郎,在家庭连遭不幸的情况下一起度过了苦难的童年.又因为家族的、亲情的和年龄上的关系,韩愈与十二郎虽名为叔侄,却情同手足.这是韩愈写作本文无需为文造情的感情基础.韩愈写这篇文章时三十六岁,十二郎稍小一些,都正当人生的壮盛时期;就韩愈而言,他与十二郎虽暂分离而此后必然有很长时间相聚,可以充分体味叔侄之间的天伦乐事.但是,令韩愈想不到的是十二郎竟先己而死,于是对家族、亲情的悲痛回忆和自己与十二郎聚少离多的遗恨便一下子涌上笔端.·原文年月日,季父愈闻汝丧之七日,乃能衔哀致诚,使建中远具时羞之奠,告汝十二郎之灵:
    呜呼!吾少孤,及长,不省所怙,惟兄嫂是依.中年,兄殁南方,吾与汝俱幼,从嫂归葬河阳.既又与汝就食江南.零丁孤苦,未尝一日相离也.吾上有三兄,皆不幸早世.承先人后者,在孙惟汝,在子惟吾.两世一身,形单影只.嫂尝抚汝指吾而言曰:「韩氏两世,惟此而已!」汝时尤小,当不复记忆.吾时虽能记忆,亦未知其言之悲也. 吾年十九,始来京城.其后四年,而归视汝.又四年,吾往河阳省坟墓,遇汝从嫂丧来葬.又二年,吾佐董丞相于汴州,汝来省吾.止一岁,请归取其孥.明年,丞相薨.吾去汴州,汝不果来.是年,吾佐戎徐州,使取汝者始行,吾又罢去,汝又不果来.吾念汝从于东,东亦客也,不可以久.图久远者,莫如西归,将成家而致汝.呜呼!孰谓汝遽去吾而殁乎!吾与汝俱少年,以为虽暂相别,终当久相与处,故舍汝而旅食京师,以求斗斛之禄.诚知其如此,虽万乘之公相,吾不以一日辍汝而就也. 去年,孟东野往.吾书与汝曰:「吾年未四十,而视茫茫,而发苍苍,而齿牙动摇.念诸父与诸兄,皆康强而早世.如吾之衰者,其能久存乎?吾不可去,汝不肯来,恐旦暮死,而汝抱无涯之戚也!」孰谓少者殁而长者存,强者夭而病者全乎!呜呼!其信然邪?其梦邪?其传之非其真邪?信也,吾兄之盛德而夭其嗣乎?汝之纯明而不克蒙其泽乎?少者、强者而夭殁,长者、衰者而存全乎?未可以为信也.梦也,传之非其真也,东野之书,耿兰之报,何为而在吾侧也?呜呼!其信然矣!吾兄之盛德而夭其嗣矣!汝之纯明宜业其家者,不克蒙其泽矣!所谓天者诚难测,而神者诚难明矣!所谓理者不可推,而寿者不可知矣!虽然,吾自今年来,苍苍者或化而为白矣,动摇者或脱而落矣.毛血日益衰,志气日益微,几何不从汝而死也.死而有知,其几何离;其无知,悲不几时,而不悲者无穷期矣.汝之子始十岁,吾之子始五岁.少而强者不可保,如此孩提者,又可冀其成立邪!呜呼哀哉!呜呼哀哉! 汝去年书云:「比得软脚病,往往而剧.」吾曰:「是疾也,江南之人,常常有之.」未始以为忧也.呜呼!其竟以此而殒其生乎?抑别有疾而至斯乎?汝之书,六月十七日也.东野云,汝殁以六月二日;耿兰之报无月日.盖东野之使者,不知问家人以月日;如耿兰之报,不知当言月日.东野与吾书,乃问使者,使者妄称以应之耳.其然乎?其不然乎? 今吾使建中祭汝,吊汝之孤与汝之乳母.彼有食,可守以待终丧,则待终丧而取以来;如不能守以终丧,则遂取以来.其余奴婢,并令守汝丧.吾力能改葬,终葬汝于先人之兆,然后惟其所愿. 呜呼!汝病吾不知时,汝殁吾不知日;生不能相养以共居,殁不得抚汝以尽哀;敛不凭其棺,窆不临其穴.吾行负神明,而使汝夭;不孝不慈,而不能与汝相养以生,相守以死.一在天之涯,一在地之角,生而影不与吾形相依,死而魂不与吾梦相接.吾实为之,其又何尤!彼苍者天,曷其有极!自今已往,吾其无意于人世矣!当求数顷之田于伊颍之上,以待余年,教吾子与汝子,幸其成;长吾女与汝女,待其嫁,如此而已.呜呼!言有穷而情不可终,汝其知也邪!其不知也邪!呜呼哀哉!尚飨.
    ·作者介绍: 《祭十二郎文》韩愈(768--824)唐代文学家、哲学家.字退之.河南河阳(今河南孟县)人.郡望昌黎,世称韩昌黎.晚年任吏部侍郎,又称韩吏部.谥号“文”,又称韩文公.3岁丧父,由兄嫂抚养成人.德宗贞元八年(792)登进士第,任节度推官,其后任监察御史、阳山令等职.宪宗即位,为国子博士.后又历官至太子右庶子.元和十二年(817),从裴度征讨淮西吴元济叛乱有功,升任刑部侍郎.元和十四年(819),宪宗迎佛骨入大内,他上表力谏,为此被贬为潮洲刺史.移袁州.不久回朝,历官国子祭酒、吏部侍郎等显职.卒于长安,韩愈在政治上力主加强统一,反对藩镇割据.思想上尊儒排佛,以孔孟道统的继承者自居.他反对六朝以来的形式主义的骈偶文风,大力提倡古文,和柳宗元共同领导了中唐古文运动.韩愈是唐代著名散文家.苏轼称他“文起八代之衰”(《潮洲韩文公庙碑》).韩愈的议论文内容广博,体裁不拘一格,如《原道》、《论佛骨表》、《师说》、《进学解》等,立意新颖,观点鲜明,大胆坦率,战斗性强.他的碑志文“随事赋形,各肖其人”(《韩愈志》),创造性地把《左传》、《史记》的传记手法运用于碑志,塑造了一大批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使碑志这种历来枯燥无味的文体增辉生色,其中有的作品已成为优秀的传记文学,如《柳子厚墓志铭》等.《送孟东野序》、《送董邵南序》等赠序,手法多样,使赠序发展成为一种富有文学性的实用性的文体.《答崔立之书》等书启,因人陈词,情真意切.韩文雄奇奔放,汪洋恣肆,“如长江大河,浑浩流转”(苏洵《上欧阳内翰书》).深于立意,巧于构思,语言精练,富有创造性.其诗亦别开生面,勇于创新,工于长篇古风,采用散文辞赋的章法笔调,气势雄浑,才力充沛,想象奇特,形成奇崛宏伟的独特风格,开创了李、杜之后的一个重要流派,纠正了大历以来的平庸诗风.代表作有《山石》、《八月十五夜赠张功曹》等.七律《左迁蓝关示侄孙湘》、七绝《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助教》,也是脍炙人口的名篇.但他过于追求新奇,不免流于险怪,强调“以文为诗”,又不免使诗变成“押韵之文”.有门人李汉所编《昌黎先生集》传世.宋魏仲举所辑《五百家注音辨昌黎先生文集》40卷、《外集》10卷较完善.诗注以方世举《韩昌黎诗集编年笺注》、今人钱仲联《韩昌黎诗系年集释》较好.事迹见新、旧《唐书》本传.·《祭十二郎文》-作品评价
    南宋学者赵与时在《宾退录》中写道:“读诸葛孔明《出师表》而不堕泪者,其人必不忠.读李令伯《陈情表》而不堕泪者,其人必不孝.读韩退之《祭十二郎文》而不堕泪者,其人必不友.”〈〈祭十二郎文〉〉是一篇千百年来传诵不衰,影响深远的祭文名作,不管我们对文中的思想感情作如何评价,吟诵之下,都不能不随作者之祭而有眼涩之悲.
    一、 感情真挚,催人泪下
    韩愈写此文的目的不在于称颂死者,而在于倾诉自己的痛悼之情,寄托自己的哀思.这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强调骨肉求情关系.作者与老成,名为叔侄,情同手足,“两世一身,形单影只”.今老成先逝,子女幼小,更显得家族凋零,振兴无望.这在注重门庭家道的古代,引起韩愈的切肤之痛是理所当然的.二是突出老成之死实出意外.老成比作者年少而体强,却“强者夭而病者全”;老成得的不过是一种常见的软脚病,作者本来不以为意,毫无精神准备,因而对老成的遽死追悔莫及,意外的打击使他极为悲痛.三是表达作者自身宦海沉浮之苦和对人生无常之感,并以此深化亲情.作者原以为两人都还年轻,便不以暂别为念,求食求禄,奔走仕途,因而别多聚少,而今铸成终身遗憾.作者求索老成的死因和死期,却堕入乍信乍疑,如梦如幻的迷境,深感生命瓢忽,倍增哀痛.
    二、不拘常格,自由抒情
    祭文原本偏重于抒发对死者的悼念哀痛之情,一般是结合对死者功业德行的颂扬而展开的.本文一反传统祭文以铺排郡望、藻饰官阶、历叙生平、歌功颂德为主的固定模式,主要记家常琐事,表现自己与死者的密切关系,抒写难以抑止的悲哀,表达刻骨铭心的骨肉亲情.形式上则破骈为散,采用自由多变的散体.正如林纾在〈〈韩柳文研究法韩文研究法〉〉中所说:“祭文体,本以用韵为正格……至〈〈祭十二郎文〉〉,至痛彻心,不能为辞,则变调为散体.”全文有吞声呜咽之态,无夸饰艳丽之辞,为后世欧阳修〈〈陇冈阡表〉〉、归有光〈〈项脊轩志〉〉、袁枚〈〈祭妹文〉〉等开辟新径.这种自由化的写作形式,使作者如同与死者对话,边诉边泣,吞吐呜咽,交织着悔恨、悲痛、自责之情,因而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
    三、语言朴素,行云流水
    这篇祭文强烈的感情力量,能如此深刻地感染读者,也得力于作者高超的语言文字技巧.它全用散文句调和平易晓畅的家常生活语言,长长短短,错错落落,奇偶骈散,参差骈散,行于所当行,止于不得不止;疑问、感叹、陈述等各种句式,反复、重叠、排比、呼告等多种修辞手法,任意调遣,全依感情的需要.再加之作者取与死者促膝谈心的形式,呼“汝”唤“你”,似乎死者也能听到“我”的声音,显得异常自然而真切.这样全文就形成了一种行云流水般的语言气势和令人如闻咳謦的感情氛围.文章就像一只无形的手,紧紧拥抱住了它的读者.
    ·《祭十二郎文》-作品赏析本文是韩愈哀祭文中最有名的一篇,也被认为是我国古代哀祭文中的“千古绝调”(明·茅坤语).其所以如此,不在于祭文运用了多么高超的技巧,而唯在其情的真切,复借质朴的文字予以自然流露. 韩愈与十二郎,在家庭连遭不幸的情况下一起度过了苦难的童年.又因为家族的、亲情的和年龄上的关系,韩愈与十二郎虽名为叔侄,却情同手足.这是韩愈写作本文无需为文造情的感情基础.韩愈写这篇文章时三十六岁,十二郎稍小一些,都正当人生的壮盛时期;就韩愈而言,他与十二郎虽暂分离而此后必然有很长时间相聚,可以充分体味叔侄之间的天伦乐事.但是,令韩愈想不到的是十二郎竟先己而死,于是对家族、亲情的悲痛回忆和自己与十二郎聚少离多的遗恨便一下子涌上笔端.这是韩愈写作本文无需为文造情而真情自然一触即发的原因. 祭文先追忆了幼时与十二郎共同度过的艰难岁月,借其嫂的话,突出了家族的苦难和凄凉孤单;又一一追述了自其离家之后叔侄短暂的几次相聚,突出了十二郎的遽死给自己带来的无可弥补的精神创伤.行文至此,作者感情的闸门已难以抑制,先从“少者吊者而夭殁,长者衰者而存全”生发出一大段似真似幻、始疑终信的沉痛文字,继又从不知十二郎死确切日期入手,生发出一大段如泣如诉、自责自尤的追悔文字.至此,文章的情感达到高潮,也予读者以强烈的震撼.在感情的一泄如注之中,作者仍然不失时机地对十二郎的丧事、家事一一作了安排;对于作为十二郎仅存的长辈韩愈来说,这些都是祭文不可缺少的内容. 与真情的自然流露相辅相成的是祭文文字的不假雕饰.作者似与十二郎如话家常,时而叙事,时而抒情,时而引用人物话语,时而援引书信中语,于表面上看似繁冗、絮絮叨叨之中,自然营造出一种缠绵悱恻、回环往复的悲剧气氛. 多数读者不一定有丧亲之痛的感情经历,因为时代的隔膜,今天的读者对韩愈唏嘘再三的家族的凄凉孤单尤其缺乏深切的体会.但是,古往今来的读者没有不被这篇文章感动,甚而至于黯然泣下者,原因在于,一方面读者皆有设身处地、转换立场的能动性,另一方面好的文章又具有强烈的感染和“移情”的作用.《祭十二郎文》的感染力,即来自于以上两个方面. 哀祭文,通行的体式,以言韵语居多.韩愈这篇祭文,在真情急欲一倾的驱动下,突破了这个常规,而使用了更流畅、更易于表达情感的散文去写.这也是一个创造这是韩愈在贞元十九年(803)为悼念他的侄子老成而写的一篇“衔哀致诚”的祭文.要让学生体会作者哀痛、诚挚的情感,首先应了解他们叔侄的特殊关系.韩愈三岁丧父,一直依靠兄嫂抚养.不久,哥哥又宦死于南方,寡嫂携带年幼的韩愈叔侄回到故乡河阳,艰难度日.这时,兄弟辈只剩韩愈一人,子侄辈只有老成一人,“两世一身,形单影只”!韩愈视长嫂如母,和比自己小几岁的侄子情同手足.后来,又一同移居宣州,孤苦零丁,一家人相依为命.韩愈十九岁来到京师谋生,二十五岁中进士后便在朝廷和地方任职,而老成则一直羁留在南方,他们叔侄每隔数年才得相见一面.韩愈本以为彼此都还年轻,指望着将来生活稳定后,便接侄子来同住.没想到老成竟突然病死,他悲痛欲绝,为悼念老成乃写成了这篇情真意切、感人至深的《祭十二郎文》.这篇祭文打破了传统的祭祀文体的固有格式,不去铺排郡望,历数祖辈官阶,赞颂死者的品德、业绩,而是完全根据情感的起伏变化奋笔直书.由于情绪的激动以及生活经历的繁富,所要书写的内容很多,所以文章乍看起来似乎往复重叠、散漫错综,实际上却是气脉不断,一种骨肉至情充塞全文,贯串始终.要理解这一艺术特色,就必须把握住两点:他一面要追忆往事,叙述二人亲密的关系;一面要面对现实,抒发自己得到噩耗后,震惊、疑惑和万分悲痛的思想情绪.正是为了更好地表达这些内容,作者只在开头的“年月日┄┄告汝十二郎之灵”,和结尾的“呜呼哀哉!尚飨!”数句使用了固定格式,中间主要部分运用的都是直接对话的方法,就像是在和侄子促膝把手,谈论家常,倾诉心声.文章的主体可以分为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自“呜呼!吾少孤”至“吾不以一日辍汝而就也”)记叙自己幼小丧父后,依靠兄嫂抚养,和早年与侄子南北迁移,“零丁孤苦,未尝一日相离”的经历.又详细地回忆了自从他来到京师,“其后四年”“又四年”“又二年”的三次相会,以及几番错过了重聚的机会.他为自己因求食逐禄,不能与侄子长相厮守而悔恨不已.第二部分(自“去年,孟东野往”至“其然乎?其不然乎?”)写自己因比他年少体强的、生性‘纯明’的侄子遽然辞世而悲痛欲绝.写当噩耗传来时他从不信到确信的复杂心理活动,写他因少者、强者夭殁,长者、衰者存全而埋怨天道难测,神灵不明,又为不能弄清老成的死亡月日,不能亲自抚尸、凭棺、临穴而愧疚.第三部分(自“今吾使建中祭汝”至篇末)主要交代对老成身后事的安排,说终丧后,他将把老成的遗孤接来,与自己的子女一同抚养,直到男成业,女出嫁.他还要把老成迁葬到北方的祖坟.文章开头说他是“衔哀致诚”地撰文来祭奠侄子,结尾说“言有穷而情不可终”,前后呼应,进一步说明了自己彻骨钻心的悲痛并不因文章的结束而终止,它将绵绵延续,永无尽期!所以说这是一篇以真情凝聚成的,感人至深的祭文.本文的作者在语言上放弃了传统骈俪文的整饬、华美,而采取韵散结合,以散为主的形式来表达.而且不沿袭传统祭文的固定格式,运用了与亲人对面交谈以叙家常、吐心曲的方法,这就构成了这篇祭文的语言自然、质朴,明白如话,而又宛转、细密的独特风格.作者很重视语句的前后呼应,善于利用排比句式,并讲究用词的精巧.例如,在文章的第二部分中,有两处前后对应地讲到自己未老先衰、体弱多病的情况,前面说:“吾年未四十,而视茫茫,而发苍苍,而齿牙动摇.”这里特意连用了三个起转接作用的“而”字,意思是说三十多岁的人,本应身体健壮、精力旺盛,可是自己反而视力减退、反而鬓发班白、反而牙齿动摇,这就强调了作者的身体状况竟然是一反常规,过早地衰象毕露.后面再一次说:“吾自今年以来苍苍者或化为白矣,动摇者或脱而落矣,毛血日益衰,志气日益微,几何不从汝而死也!”这里又特意连用了两个“或┄┄而”,两个“日益”,说明其身心都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并强调了这日甚一日的变化速度.通过对这种迅速变化的描绘,作者内心的悲伤、颓丧之情就都充分地表达出来了.我们从文章表情达意的效果上,可以领会到作者高超的语言艺术技巧.作者的笔法具有宛转、细密的特色.如第二部分,写噩耗传来时自己复杂、变幻的心理活动,说:“其信然邪?其梦邪?其传之非其真邪?”他乍听到噩耗时感到非常意外,非常震惊,以至怀疑消息的可靠性;接着由于惊疑、悲痛,而神智恍惚,感觉像是在梦里一样;待稍稍冷静一些后,他仍然觉得老成已死的消息是误传.下面他又重新思考、分析说:“梦也,传之非其真也?东野之书,耿兰之报,何为而在吾侧也?呜呼!其信然矣!”自己身边的书信为他切实地证明了老成的死是肯定无疑的,他只能去面对这残酷的现实了!作者具体、细腻地记录了自己接到噩耗后,从怀疑到确信的心理变化过程,这样做就更真实地反映出来他对侄子的骨肉深情.再如第三部分写到:他估计自己很快就会随着老成而死去,他说:“死而有知,其几何离!其无知,悲不几时,而不悲者无穷期矣.”他想到自己死后如有知,不久即可与侄子相聚;如无知,那死后也就不会再因悼念亡侄而悲伤了!作者利用死后有知与无知来表达与老成的真挚、深厚的骨肉之情,委曲、宛转,凄恻动人!
  •   三篇感人的文章被称为"三哭",一是《出师表》,二是《陈情表》,三是《祭十二郎文》.  有这样一句话:读《出师表》不哭者不忠,读《陈情表》不哭者不孝,读《祭十二郎文》不哭者不慈.  三国诸葛亮《出师表》  ...
  • 诸葛亮的《出师表》与李密的《陈情表》一忠一孝,合称双璧,是千古景仰的典范之作
  • 《陈情表》出于《文选》卷三十七、《出师表》出于《三国志》
  • 给你两片文章的鉴赏自己找~~~
    淡语皆有致,浅语皆有情——李密《陈情表》赏析
    作者:林鸿荣 吴奎信| 时间:2005-5-19 13:07:39 来源:会员原创 人气:750
    文学史上,臣属给皇帝的奏议,以情真意切、倾诉肺腑感人的,常把诸葛亮的《出师表》和李密的《陈情表》并提;以获得“高难度”的险助而又收“高效率”奇功的,则常把李斯的《谏逐客书》和李密的《陈情表》同论.
    李斯的《谏逐客书》谏的是国家大事,李密的《陈情表》陈的是个人私事,两者表面似乎没有共通之处.其实,两文均是“抗君命”、“逆圣旨”的.两人面临的险恶“对手”相近,两人的处境也酷似.
    李斯上书的对象秦王政,是一个举世闻名的暴君.秦王政为清除异己,消弭隐患,下令驱逐客卿.李斯是要秦王收回成命而上书的.李密上书的对象晋武帝,是一个众所周知的虐君.晋武帝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一手残酷镇压政敌,一手笼络前朝旧臣.李密是为“辞不赴命”而上书的.
    两人的境遇都走险危的.李斯是一个遭受放逐的客卿,触犯秦王,随时可人头落地.李密是国旧臣,惹恼普帝,时刻会被株连九族.
    然而,由于奏议的内容不同、他们在辞章上则大相径庭.李斯的“书”、是“晓之以理” 的.他抓住一个“制高点”,完全撇开自己,处处为秦王“跨海内,制诸侯,统一天下”计议,因而虽批逆鳞却功成计合,使秦王收回成命,自己也因此被重用.李密的“表”,是“动之以情”的.他完全撇开公事,诉说自己艰难境遇,以及祖孙相依为命的情谊,因而虽违圣命,在上召下逼的危急状况下中,诉说衷情,不但不受诛戮,反而使皇上同情,得到赐两女仆服侍祖母的险恩.
    李密采用表之形式上书,是着眼于“陈清”需要的刘勰《文心雕龙•章表》云:“章以谢恩,奏以按劾,表以陈情,议以执异.”可见,汉魏晋时臣下以“表”上奏,是陈述衷情的.古书训“表”为:“表,明也,标也”陈懋仁《文章缘起》作了注释说:“下言于上,曰表.表,明也.标著事略,明告于上也.”历来论“表”之所以推《出师表》、《陈情表》正是因为它们最能体现“表”的文体色彩.
    李密的《陈情表》,在内容上不足称道.但其表情达意的辞章艺术和表述技巧,确有精妙之处,值得借鉴.表文围绕一个“孝”字,以“愿乞终老,肆不赴命”为主旨,凄恻婉转.溢情于词,表现了一个孝孙的拳拳之心,令人感动.
    表文落墨,就痛陈悲惨遭遇和凄苦家境,用“臣以险畔,夙遭闵凶”勾起,诉说命途多舛、罪孽深重的苦衷.“零丁孤苦”一语,概括了自幼而孤.早失母爱,“少多疾病”,内外无亲的“门衰祚薄”不幸.岁月凄楚,幸有祖母“愍臣孤弱,躬亲抚养”,臣才能存人世至今日.臣得幸存,但祖母“夙婴疾病,常在床蓐”.如今,“臣侍汤药,未曾废离”,责无旁贷,义不客辞.这里用事实倾诉往日臣不可无祖母,祖母对臣恩重如山;今日祖母不可无臣,臣对祖母尽孝道是天理良心所在.字字哀痛,声声落泪,叙事与抒情水乳文融.
    接着,表文追述辞谢拜官的境况和进退两难的心情.为了使皇上不致对臣的“辞不赴命”、“辞不就职”产生误解.一方面诉说“臣以供养无主”,确有特殊图难;另一方面,以退为进、久颂皇恩浩荡,以表臣深明皇上宠幸之恩德.表文连用“察臣”、“举臣”、“拜臣”、“除臣”等词句,表述对皇上的无限感敢之情,并诉说臣乃卑贱之人,能得到如此荫赐,“非臣陨首所能上报”的.
    在一番歌功颂德之后,又回转笔锋,述说臣之艰难苦况,并未能得到皇上的体谅,因朝廷责备、诏召,地方官上门逼迫驱赶.“责臣”、“催臣”、“急于星火”等词句,点染了十万火急的形势.但表文至此,又巧妙地迂回婉曲,申述臣未敢违逆君命,确有“欲奉诏奔驰”之心志,奈何“刘病日笃”、皇上又不许“苟徇私情”,如此进不得,退不能,左右为难,心情矛盾,处境尴尬,实在不知道如何处置啊!表文委婉渲泄了忠孝不能双全的思绪.
    窘境摆出来了,何去何从,矛盾该怎么合理解决,表文扣住晋王朝“以孝治天下”的幌子,恣意颂扬,然后把自己摆了进去.陈说应该得到怜悯、抚育的理由.但据此来请求皇上施思免召,似嫌理由尚不完备,于是又以个人的经历、遭遇,从两方面诉说效忠朝廷的心志.其一是为了消除皇上对臣“矜名节”自命对高的怀疑,追述少时就已任职伪朝,本来就是冀求官职显达的,并没有什么夸耀自己名声、节操之意.其二是为了表白臣确有奉诏之愿,并不是对朝廷有异心,自述臣为亡国贱俘,身份卑微,能蒙受恩德显达升官,确是感激不尽,哪还敢犹豫迟疑,或另有他求.这样晋武帝的猜疑与戒心便消除了.如此说来,是应该奉诏赴命了,但表文并没有借势直下.而是峰回路转,叙写祖母“日薄西山,气息奄奄,人命危浅,朝不虑夕”的凄苦危殆,抒发与祖母“更相为命”,必须对祖母奉养终老的孝顺衷情.这里写得缠绵婉恻,情意深重,感人至深.
    历史上对李密当时不愿出仕有所评议,认为司马氏统治集团内部勾心斗角,矛质错综复杂,李密作为亡国遗臣,对卷入当时的政治漩涡不免有所顾虑、警戒,供奉祖母虽是实况,也是推托借口.但妙在不露痕迹,利用普武帝“以孝治天下”的旗号,恳诉臣必须尽孝祖母不能赴召之情.
    再从年龄计议,述说“臣尽节于陛下之日长,报刘之日短”.拿鸟兽对比,述说鸟尚有反哺之情,臣怎能可不伏乞终养,实在只能先尽孝,后尽忠了.最后几乎是对天盟誓,连州官和天地鬼神都要请来作为“臣之辛苦”的证人了.表文终了,李密确是到了掏出心肝、沥血陈情的境地,决心要以“生当陨首,死当结草”来报答皇思.晋武帝虽然残虐,也不得不被李密先孝后忠的恩情挚意所打动了.
    李密的《陈情表》,不事雕琢,不以构思奇妙见长,但感情真挚朴实,铺叙委婉曲折,抒情诚挚深沉,叙事具体感人.虽造语平实,但词意恳切,发自肺腑,兼之行文简练畅达,因而历久不衰,光彩照人.
    《出师表》以恳切的言辞,针对当时的局势,反复劝勉刘禅要继承先主刘备的遗志,开张圣听,赏罚严明,亲贤远佞(nìng),以完成“兴复汉室”的大业,表现了诸葛亮“北定中原”的坚强意志和对蜀汉忠贞不二的品格.就当时形势分析,且不说蜀魏两国实力悬殊,仅“劳师以袭远”这种策略也是兵家之大忌,但诸葛亮仍坚持铤而走险,(先后六次统兵伐魏)并表现出百折不回的意志,其根本原因是北定中原、兴复汉室是先主刘备的遗愿.后主刘禅尽管昏庸无志,(“乐不思蜀”的典故足以显示他的人品)诸葛亮还要竭忠尽智的辅佐他,尽管刘备有“如其不才,君可自取”的遗诏,他也不存半点僭越之心,因为后主是先主的遗孤.“此臣所以报先帝,而忠陛下之职分也”,这是读葛亮出师北伐的精神力量,也是他后半生全部活动的精神力量.
    由于本文是奏章,内容是诸葛亮出师伐魏前向刘禅陈述意见,提出修明政治的主张,因此全文以议论为主.由于诸‘葛亮要让刘禅知道创业的艰难,激励他立志完成先帝未竟的大业,因而文中兼叙了自己的身世和追随先帝的原因以及以身许国的经过.又由于诸葛亮对刘氏父子无限忠诚,披肝沥胆相待,因而言词充满着殷切期望之情.全文既晓之以理,又动之以情.具体的说,前部分重在晓之以理,后部分重在动之以情.总的是以议论为主,融以叙事和抒情.全篇文字从作者肺腑中流出,析理透辟,真情充溢,感人至深.
    本文的语言最显著的特点是率直质朴,表现恳切忠贞的感情.前人特别指出在六百余字的篇幅里,先后十三次提及“先帝”,七次提到“陛下”.“报先帝”“忠陛下”思想贯穿全文,处处不忘先帝“遗德”“遗诏”,处处为后主着想,期望他成就先帝未竟的“兴复汉室”的大业.全文既不借助于华丽的辞藻,又不引用古老的典故,每句话不失臣子的身份,也切合长辈的口吻.清朝丘维屏说“武侯在国,目睹后主听用嬖昵小人,或难于进言,或言之不省,借出师时叮咛痛切言之,明白剀切中,百转千回,尽去《离骚》幽隐诡幻之迹而得其情.”这说法是很有道理的.屈原是在遵谗毁、被放逐的处境中写出《离骚》的,因而采取幽隐诡幻的表现手法.诸葛亮处境跟屈原正相反,但《出师表》感情充沛的特点和所表达的忠君爱国之情却是一脉相通的,率直质朴的语言形式是和文章的思想内容统一的.本文多以四字句行文,还有一些整齐工稳的排比对偶句式,如“侍卫之臣不懈于内,忠志之士忘身于外”、“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体现了东汉末年骈体文开始兴起的时代风尚.本文有大量合成词,是出于诸葛亮的首创,不少词经诸葛亮的提炼,后来都用为成语,如“妄自菲薄”“引喻失义”“作奸犯科”“苟全性命”“斟酌损益”“感激涕零”“不知所云(言)”等,由此不难看出《出师表》的语言成就,仅凭这一点它都应该流传不朽.
  • 读三个代表不流泪者,是为不和谐
  • 《有三个表读了很感人,一是《出师表》二是《陈情表》,还有一个是什么表,它是谁写的,你最喜欢哪个?》全文共10169字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