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柯夫 装在套子里的人 原文装在套子里的人 原文 契柯夫的作品

(语文网 本文阅读:次)


  • 我的同事希腊文教师别里科夫两个月前才在我们城里去世.您一定听说过他.他也真怪,即使在最睛朗的日子,也穿上雨鞋,带上雨伞,而且一定穿着暖和的棉大衣.他总是把雨伞装在套子里,把表放在一个灰色的鹿皮套子里;就连削铅笔的小刀也是装在一个小套子里的.他的脸也好像蒙着套子,因为他老是把它藏在竖起的衣领里.他戴黑眼镜,穿羊毛衫,用棉花堵住耳朵眼.他一坐上马车,总要叫马车夫支起车篷.总之,这人总想把自己包在壳子里,仿佛要为自己制造一个套子,好隔绝人世,不受外界影响.现实生活刺激他,惊吓他,老是闹得他六神不安.也许为了替自己的胆怯、自己对现实的憎恶辩护吧,他老是歌颂过去,歌颂那些从没存在的东西;事实上他所教的古代语言对他来说,也就是雨鞋和雨伞,使他借此躲避现实生活.
    别里科夫把他的思想也极力藏在一个套子里.只有政府的告示和报纸上的文章,其中规定着禁上什么,他才觉得一清二楚.看到有个告示禁止中学学生在晚上九点钟以后到街上去,他就觉得又清楚又明白:这种事是禁止的,好,这就行了.但是他觉着在官方的批准或者默许里面,老是包藏着使人怀疑的成分,包藏着隐隐约约、还没充分说出来的成分.每逢经过当局批准,城里开了一个戏剧俱乐部,或者阅览室,或者茶馆,他总要摇摇头,低声说:“当然,行是行的,这固然很好,可是千万别闹出什么乱子.”
    凡是违背法令、脱离常规、不合规矩的事,虽然看来跟他毫不相干,却惹得他闷闷不乐.要是他的一个同事到教堂参加祈祷式去迟了,或者要是他听到流言,说是中学的学生闹出了乱子,他总是心慌得很,一个劲儿地说:千万别闹出什么乱子.在教务会议上,他那种慎重,那种多疑,那种纯粹套子式的论调,简直压得我们透不出气.他说什么不管男子中学里也好,女子中学里也好,年轻人都不安分,教室里闹闹吵吵——唉,只求这咱事别传到当局的耳朵里去才好,只求不出什么乱子才好.他认为如果把二年级的彼得洛夫和四年级的叶果洛夫开除,那才妥当.您猜怎么着?他凭他那种唉声叹气,他那种垂头丧气,和他那苍白的小脸上的眼镜,降服了我们,我们只好让步,减低彼得洛夫和叶果洛夫的品行分数,把他们禁闭起来.到后来把他俩开除了事.我们教师们都怕他.信不信由您.我们这些教师都是有思想的、很正派的人,受过屠格涅夫和谢德林的陶冶,可是这个老穿着雨鞋、拿着雨伞的小人物,却把整个中学辖制了足足十五年!可是光辖制中学算得了什么?全城都受着他辖制呢!我们这儿的太太们到礼拜六不办家庭戏剧晚会,因为怕他听见;教士们当着他的面不敢吃荤,也不敢打牌.在别里科夫这类人的影响下,全城的人战战兢兢地生活了十年到十五年,什么事都怕.他们不敢大声说话,不敢写信,不敢交朋友,不敢看书,不敢周济穷人,不敢教人念书写字……
    别里科夫眼我同住在一所房子里.他的卧室挺小,活像一只箱子,床上挂着帐子.他一上床就拉过被子来蒙上脑袋.房里又热又闷,风推着关紧的门,炉子里嗡嗡地叫,厨房里传来叹息声——不祥的叹息声……他躺在被子底下,战战兢兢,深怕会出什么事,深怕小贼溜进来.他通宵做恶梦,到早晨我们一块儿到学校去的时候,他没精打采,脸色苍白.他所去的那个挤满了人的学校,分明使得他满心害怕和憎恶;跟我并排走路,对他那么一个性情孤僻的人来说,显然也是苦事.
    可是,这个装在套子里的人,差点结了婚.有一个新史地教员,一个原籍乌克兰,名叫密哈益·沙维奇·柯瓦连科的人,派到我们学校里来了.他是带着他姐姐华连卡一起来的.后来,由于校长太太的尽力撮合,华连卡开始对我们的别里科夫明白地表示好感了.在恋爱方面,特别是在婚姻方面,怂恿总要起很大的作用的.人人——他的同事和同事的太太们——开始对向别里科夫游说:他应当结婚.况且,华连卡长得不坏,招人喜欢;她是五等文官的女儿,有田产;尤其要紧的,她是第一个待他诚恳而亲热的女人.于是他昏了头,决
    定结婚了.
    但是华连卡的弟弟从认识别里科夫的第一天起,就讨厌他.
    现在,你听一听后来发生的事吧.有个促狭鬼画了一张漫画,画着别里科夫打了雨伞,穿了雨鞋,卷起裤腿,正在走路,臂弯里挽着华连卡;下面缀着一个题名:“恋爱中的anthropos.”您知道,那神态画得像极了.那位画家一定画了不止一夜,因为男子中学和女子中学里的教师们、神学校的教师们、衙门里的官儿,全接到一份.别里科夫也接到一份.这幅漫画弄得他难堪极了.
    我们一块儿走出了宿舍;那天是五月一日,礼拜天,学生和教师事先约定在学校里会齐,然后一块走到城郊的一个小林子里去.我们动身了,他脸色发青,比乌云还要阴沉.
    “天下竟有这么歹毒的坏人!”他说,他的嘴唇发抖了.
    我甚至可怜他了.我们走啊走的,忽然间,柯瓦连科骑着自行车来了,他的后面,华连卡也骑着自行车来了.涨红了脸,筋疲力尽,可是快活,兴高采烈 .
    “我们先走一步!”她嚷道.“多可爱的天气!多可爱,可爱得要命!”.
    他俩走远,不见了.别里科夫脸色从发青到发白.他站住,瞧着我.
    “这是怎么回事?或者,也许我的眼睛骗了我?难道中学教师和小姐骑自行车还成体统吗?”
    “这有什么不成体统的?”我问,“让他们尽管骑他们的自行车,快活活地玩一阵好了.”
    “可是这怎么行?”他叫起来,看见我平心静气,觉得奇怪,“您在说什么呀?”
    他似乎心里乱得很,不肯再往前走,回家去了.
    第二天他老是心神不地搓手,打哆嗦;从他的脸色分明看得出来他病了.还没到放学的时候,他就走了,这在他还是生平第一回呢.他没吃午饭.将近傍晚,他穿得暖暖和和的,到柯瓦连科家里去了.华连卡不在家,就只碰到她弟弟.
    “请坐!”柯瓦连科冷冷地说,皱起眉头.别里科夫沉默地坐了十分钟光景,然后开口了:
    “我上您这儿来,是为要了却我的一桩心事.我烦恼得很,烦恼得很.有个不怀好意的家伙画了一张荒唐的漫画,画的是我和另一个跟您和我都有密切关系的人.我认为我有责任向您保证我跟这事没一点关系.……我没有做出什么事来该得到这样的讥诮——刚好相反,我的举动素来在各方面都称得起是正人君子.”
    柯瓦连科坐在那儿生闷气,一句话也不说.别里科夫等了一忽儿,然后压低喉咙,用悲凉的声调接着说:“另外我有件事情要跟您谈一谈.我在这儿做了多年的事,您最近才来;既然我是一个比您年纪大的同事,我就认为我有责任给您进一个忠告.您骑自行车,这种消遣,对青年的教育者来说,是绝对不合宜的!”
    “怎么见得?”柯瓦连科问.“难道这还用解释吗,密哈益·沙维奇,难道这不是理所当然吗?如果教师骑自行车,那还能希望学生做出什么好事来?他们所能做的就只有倒过来,用脑袋走路了!既然政府还没有发出通告,允许做这件事,那就做不得.昨天我吓坏了!我一看见您的姐姐,眼前就变得一片漆黑.一位小姐,或者一个姑娘,却骑自行车——这太可怕了!”
    “您到底要怎么样?”
    “我所要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忠告您,密哈益·沙维奇.您是青年人,您前途远大,您的举动得十分十分小心才成;您却这么马马虎虎,唉,这么马马虎虎!您穿着绣花衬衫出门,人家经常看见您在大街上拿着书走来走去:现在呢,又骑什么自行车.校长会说您和您姐姐骑自行车的,然后,这事又会传到督学的耳朵里……这还会有好下场么?”
    “讲到我姐姐和我骑自行车,这可不干别人的事.”柯瓦连科涨红了脸说,“谁要来管我的私事,就叫他滚!”
    别里科夫脸色苍白,站起来.“您用这种口吻跟我讲话,那我不能再讲下去了.”他说,“我请求您在我面前谈到上司的时候不要这样说话;您对上司应当尊敬才对.”
    “难道我对上司说了什么不好的话?”柯瓦连科问,生气地瞧着他.“请您躲开我.我是正大光明的人,不愿意跟您这样的先生讲话.我不喜欢那些背地里进谗言的人.”
    别里科夫心慌意乱,匆匆忙忙地穿大衣,脸上带着恐怖的神情.这还是他生平第一回听到别人对他说这么不客气的话.
    “随您怎么说,都由您好了.”他一面走出门道,到楼梯口去,一面说,“只是我得跟您预先声明一下:说不定有人偷听了我们的谈话了,为了避免我们的谈话被人家误解以致闹出什么乱子起见,我得把我们的谈话内容报告校长——把大意说明一下.我不能不这样做.”
    “报告他?去,尽管报告去吧!”
    柯瓦连科在他后面一把抓住他的前领,使劲一推,别里科夫就连同他的雨鞋一齐乒乒乓乓地滚下楼去.楼梯又高又陡,不过他滚到楼下却安然无恙,站起来.摸摸鼻子,看了看他的眼镜碎了没有.可是,他滚下楼的时候,偏巧华连卡回来了,带着两女士.她们站在楼下,怔住了.这在别里科夫却比任何事情都可怕.我相信他情愿摔断脖子和两条腿,也不愿意成为别人取笑的对象.是啊,这样一来,全城的人都会知道这件事,还会传到校长耳朵里去,还会传到督学耳朵里去.哎呀,不定会闹出什么乱子!说不定又会有一张漫画,到头来弄得他奉命退休吧.……
    等到他站起来,华连卡才认出是他.她瞧着他那滑稽的脸相,他那揉皱的大衣,他那雨鞋,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以为他是一不小心摔下来的,就忍不住纵声大笑,笑声在整个房子里响着:
    “哈哈哈!”
    这响亮而清脆的“哈哈哈”就此结束了一切事情:结束了预想中的婚事,结束了别里科夫的人间生活.他没听见华连卡说什么话,他什么也没有看见.一到家,他第一件事就是从桌子上撤去华连卡的照片;然后他上了床,从此再也没起过床.
    过了一个月,别里科夫死了.我们都去送葬.
    我们要老实说;埋葬别里科夫那样的人,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我们从墓园回去的时候,露出忧郁和谦虚的脸相;谁也不肯露出快活的感情.——像那样的感情,我们很久很久以前做小孩子的时候,遇到大人不在家,我们到花园里去跑一两个钟头,享受完全自由的时候,才经历过.
    我们高高兴兴地从墓园回家.可是一个礼拜还没有过完,生活又恢复旧样子,跟先前一样郁闷、无聊、乱糟糟了.局面并没有好一点.实在,虽然我们埋葬了别里科夫,可是这种装在套子里的人,动还有许多,将来也还不知道有多少呢!
  • 别里科夫,现实生活让他总是感到心神不安,让他害怕,为了同世人隔绝,不致受到外界的影响,他总想给自己包上一层外壳,给自己制造一个所谓安全的套子:哪怕在艳阳天出门他也总是穿着套鞋,带着雨伞,他的雨伞、怀表、削铅笔的小折刀等等一切能包裹起来的东西都总是装在套子里,就连他的脸也好像装在套子里,因为他总是把脸藏在竖起的衣领里面,戴着黑眼镜,耳朵里塞上棉花,坐出租马车的时候也要车夫马上把车篷支起来.这仅仅是他抵挡恐惧的外在表现.另一方面,一切被禁止的东西都让他感到心里踏实、清楚明了,而对一切没有被政府明令禁止的事物他都觉得可疑、害怕.
    别里科夫的形象
    1.性格、行为
    ①封闭:他“即使在最晴朗的日子,也穿上雨鞋,带着雨伞,而且一定穿着暖和的棉大衣”;他把随身带的东西都放在一个又一个“套子”里;他把自己的脸也“藏在竖起的衣领里”;他“戴黑眼镜,穿羊毛衫,用棉花堵住耳朵眼”;他坐马车“总要叫马车夫支起车篷”.——“总之”,他“总想把自己包在壳子里,仿佛要为自己制造一个套子,好隔绝人世,不受外界影响”.不仅如此,他把和人交往也视为厌事,“他所去的那个挤满了人的学校,分明使得他满心害怕和憎恶”,跟“我”(布尔金)一块儿走路,“对他那么一个性情孤僻的人来说,显然也是苦事”.
    ②怀旧:他“老是歌颂过去,歌颂那些从没存在过的东西”,他总认为过去什么都好,其实意味着对现实的恐惧、抗拒.所以作者说他“所教的古代语言”“雨靴”“雨伞”都是他逃避现实生活的道具.他为什么这样害怕现实生活呢?他究竟要“逃避”什么?
    ③胆小多疑:他胆小,恐惧得让人发笑.“他一上床,就拉过被子来蒙上脑袋”,“他躺在被子底下,战战兢兢”,“深怕会出什么事”,“深怕小贼溜进来”;他又多疑,什么事都让他“心慌得很,一个劲儿地说:千万别闹出什么乱子”. 从他封闭、怀旧、胆小多疑的性格行为上看,他的所谓“性情孤僻”,其实是“逃避”外界活生生的生活.人类生活总要向前发展,文明才能进步.他怕的就是这样的发展、进步,所以他干脆逃避生活,以今不如昔来安慰自己,甚至歌颂“从没存在过的东西”,可见他已经虚妄到何等地步!
    ④极力维护现行秩序:思想上自觉向反动政府看齐.“只有政府的告示和报纸(自然是御用报纸,经过镇压,不可能宣传进步思想的新闻媒体)上的文章”,“其中规定着禁止什么,他才觉得一清二楚”.即使官方批准的东西,他也觉得“包藏着使人怀疑的成分”,总担忧“闹出什么乱子”.至于“违背法令、脱离常规、不合规矩的事”,当然引起他“心慌”,即使和他“毫不相干”,他也要“闷闷不乐”.
    如果说他的悲剧是性格悲剧的话,那么他乐于告密,就表现了他人格的卑鄙了.他对自己的无耻行为总是振振有词:“为了避免我们的谈话被人家误解以致闹出什么乱子起见,我得把我们的谈话内容报告校长——把大意说明一下.我不能不这样做.”他从思想上的保守僵化已经堕落到行为上的卑劣了.
    就这样,他在思想上行动上把自己和沙皇反动专制统治联系在一起,压制着身边的人们,全城的人战战兢兢地生活了十年到十五年,“都怕他”,“他们不敢大声说话,不敢写信,不敢交朋友,不敢看书,不敢周济穷人,不敢教人念书写字……”,这个“套中人”给人们带来多么大的精神压力和恐惧!
  • .《装在套子里的人》读后感
    我读过一篇文章,叫《装在套子里的人》,在实际生活中,我也见过这样的人.他是我爸爸的一个朋友.书上说:“他也真怪,即使在最晴朗的日子,也要穿上雨鞋,带上雨伞,而且一定穿着暖和的棉大衣.他总是把雨伞装在套子里,把表放在一个灰色的鹿皮套子里,就连削铅笔的小刀,也是装在一个小套子里的.他的脸也好像蒙着套子,因为他老是把它藏在竖起的衣领里.他带黑眼镜,穿羊毛衫,用棉花堵住耳朵.总之,这人总想把自己包在壳子里,仿佛要为自己制造一个套子,好隔绝人世,不受外界影响.现实生活刺激他,惊吓他,老是弄得他六神不安.”
    他把他的思想也极力藏在一个套子里.这种人心理上不快乐,老想着隔绝人世,不乐观.听见流言,说是中学出了事,他就一个劲地说:“千万别闹出什么乱子.”他那种慎重,那种多疑,那种纯粹套子式的论调,简直压得我们透不过气来.
    是啊,装在套子里的人太多疑,太小心,太封建,太悲观,太谨慎.在这些人的影响下,人们不敢大声说话,不敢写信,不敢交朋友.
    这种人性格孤辟,我们不能跟他们一样.
    《装在套子里的人》全文一万余字,采用故事套故事的形式,借中学教师布尔金之口讲述有关别里科夫的故事.课文直接截取了与别里科夫有关的内容.姑且不论这种删节是否会偏离契诃夫原作的主旨,就直接截取的与别里科夫有关的内容而言,笔者以为,课文删掉了几处精彩之笔,令人感到实在可惜.
    第一处是关于华连卡的介绍:……她长得也高,身材匀称,黑眉毛,红脸蛋——一句话,她不是姑娘,而是蜜饯水果,那么活泼,那么爱热闹;老是唱小俄罗斯的歌,老是笑.她动不动就发出响亮的笑声:“哈哈哈!”……把我们,连别里科夫也在内,都迷住了.
    第二处是别里科夫关于婚姻的自白及相关介绍:“不成,婚姻是终身大事;人先得估量一下将来的义务和责任……免得日后闹出什么乱子.这件事弄得我烦死了,我好几夜睡不着觉.我得承认我害怕:她和她哥哥有一种古怪的思想方法;您知道,他们对事情的看法那么古怪;她的性子又很野.结婚倒不要紧,说不定可就要惹出麻烦来了.”
    第三处是柯瓦连科对别里科夫的评论:“我不懂,”他常对我们说,耸一耸肩膀,“我不懂你们怎么能够跟那个爱进谗言的家伙,那幅叫人恶心的嘴脸处得下去.……不行,诸位老兄,我再在你们这儿住一阵,就要回到我的农庄上去,捉捉龙虾,教教乌克兰的小孩子念书了.我是要走的,你们呢,尽可以跟你们的犹大在这儿住下去,教他遭了瘟才好!”
    第一处比较集中地刻画出华连卡的性格,既有细节描写,也有对比手法,一位美丽活泼、爱说爱笑、开朗大方的“女神”形象跃然纸上,令人过目难忘.第三处痛快淋漓地表达了柯瓦连科对别里科夫的深恶痛绝,将柯瓦连科思想进步、爱好自由、勇敢无畏的个性鲜明地表现了出来.柯瓦连科兄妹(课文中为姐弟,下同)是作为与别里科夫相对立的形象出现的,他们代表着具有民主自由思想的进步力量,是有正常的人类情感的人,是敢于和“套中人”斗争的人.因此,原文中柯瓦连科兄妹的鲜明形象对别里科夫式的“套中人”形象无疑具有重要的反衬作用.相比之下,课文删掉了以上两处内容,柯瓦连科兄妹的形象性格缺少铺垫,致使后面的情节显得有些突兀,同时人物形象也比原文苍白.
    原文用将近三分之二的篇幅叙写别里科夫的婚事.在内心深处,别里科夫对爱情不无渴望,但是他身上既有的“套子”(如刻板的生活习惯,对生趣盎然的爱情生活的恐惧等)太厚重,他无力挣脱,他怕承担结婚的义务和责任,他怕结婚会闹出乱子.试想,一个连婚姻的义务和责任都不敢承担的人,他的心灵该是到了多么麻木枯竭的地步!第二处正是对别里科夫这种心理的细致刻画,描述了别里科夫对待婚姻爱情的态度,表现了他的性格分裂,进而昭示读者:别里科夫既令人可笑,又是一个悲剧人物
  • 作品开始时光从他的日常生活着手,描绘他在生活中一刻也离不开各种各样的“套子”:晴天带雨伞,耳朵塞棉花,把脸也躲藏在竖起的大衣领里.如果仅仅这样,那么只是孤僻可笑罢了,就让他躲在角落里吧;然而不止如此,他还要把思想臧在“套子”里,这个“套子”就是沙皇政府压制人民自由的文告和法令,他老是一个劲地嚷着:“千万别闹出乱子啊!”如果仅仅是这样,那就让他自言自语吧,用不着理睬他.但是问题远不止此.他还要用“套子”去凑别人的思想.更令人诧异的是大家看见他都害怕.
  •   《套中人》改编之别里科夫结婚后
      很令人费解的事,也许荒谬,但最终还是发生了:别里科夫与华连卡结了婚.
      而别里科夫似乎还是他那老一套,即使在结婚当天,也极力地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这令华连卡大为不满,但当她看到别里科夫那几乎与礼服一样白的脸以及那不自然的哆嗦时,终究把想说的话咽回了心里.
      面对那些前来祝贺的人,别里科夫仿佛喃喃自语说:“嗯,这的确很好,只是千万别闹出什么乱子.”
      婚后的生活自然让华连卡感受不到丝毫的甜蜜.她足不出户,因为别里科夫总是对她说:“结婚后的女人可不能整天在外抛头露面,那不合规矩!”他们之间经常吵架,别里科夫总是不让干这个,不让干那个.这一次,他们又因为开一次圣诞晚会而争吵了起来.华连卡一怒之下将花瓶砸碎在地上.
      别里科夫吓得脸色发青,慌忙说:“你,你轻点,给别人听见就不好了.”
      “对!千万别出什么乱子,千万别传到当局的耳朵里!我已经受够了你的那一套了!”华连卡气冲冲的跑回了弟弟的公寓里,并立即给自己在当局的父亲写了一封诉苦的信.
      华连卡走后,别里科夫一直失神的站在那里.半响,一下子跌倒在床上,嘴里吐出一句话:“可千万别传到督学耳朵里!”
      别里科夫病了,第二天早上仍然躺在床上没有起来,可是一封来自当局的信却如约的到了.
      别里科夫听说后,一下子坐起来,慌忙的下床去看信.对于当局的召唤,他是不会落下一分钟的.信的内容无非是对别里科夫不让华连卡办晚会的斥责,别里科夫几乎站不稳,战战兢兢的拿起笔写了一封回信来解释自己这样做的原因.结果却收到了一封更加严厉的信:“少罗嗦!这是命令,当局的命令!”别里科夫仿佛感到天旋地转,想到自己竟然做了如此愚蠢的事.“的确,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呢?当然可以,只是.”
      华连卡终于可以如愿地办一次晚会了,这个活泼的女人觉得快活极了.给全城的人发出了请帖.
      却不知,这一消息竟在城里引起了轩然大波,人们惊恐的睁大眼睛看着这一无法相信的事情,要知道,这个城已经十五年没有举行过什么娱乐活动了,这一消息无不让人兴奋,但更多的,却是让人忧虑与担忧起来,大家害怕去参加这一新奇的活动,当然,也有为数不多的几个胆大的人去冒险参加了,但还是畏畏缩缩,对于华连卡的热烈邀请与欢迎,没有人再有勇气去接受了.最终,一次本该快乐乐的舞会竟不欢而散了.
      华连卡无法置信的望着众人离去的背影以及一直躲在被子里发抖的别里科夫,收拾了行李回了老家,离开了那个令她窒息的地方.
      而别里科夫呢,很快收到了一份离婚协议书.
      “这,这怎么行!要是传出去.”
      但他立即看到了信末的一行字:“这是当局的命令!”
      “当局的命令!哦,好吧,这样就没人敢嘲笑我了.”
      毫不犹豫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结束了这一段荒唐的婚姻.
  •   各位先生、各位女士:
      现在,永远地躺在这块土地之下的人,对我们,对整个城市,都将会产生巨大的影响.这位先生,这位躺在地底之下的别里科夫先生,的的确确是条可怜虫.在他还存在这个世界上的短短几十年中,内心生活极度孤僻.关爱的阳光从不请来他;呵护的雨露也不垂青他;甚至轻风般的理解也与之无缘.于是他的内心冰凉、坚硬,如此,他的生活怎能快乐?于是人们尽力地想给他黑暗的心灵洒点阳光,播些雨露,吹些轻风.就拿他的婚事来说吧,人们尽力地撮合他们,可由于他的倔强,顽固不化,却使得他因此而郁闷而死.可悲呀!现在,快乐离他越来越远,越远……
      他的一生,并不是怎么轰轰烈烈的,然而,他的名字却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他并不是全城的统治者,可他却整整辖制了全城十五年.甚至他比他的上司——全城的统治者管理的更好.他就像是他上司手中的利剑!上司没有想到的,他想到了;上司像看而看不到的,他看到了;上司想管而管不到的,他管到了.哦,多么好的一位公民,多锋利的剑,简直就是一条法鞭.唉,可惜的是,他竟然长眠于地了.
      他给我们留下的遗产,除了那么一叠叠的古代语言书籍外,还有陪伴他终身的东西——套子!哦,是的,套子.一件件套过他的并且也套在我们身上,让我们浑身不安的套子.这是他多么心爱的套子啊!可惜的是他竟然把一件件的套子撇下了.唉!
      在他生前,他总是念叨着:千万别出什么乱子.是的!为了不出什么乱子,在这位极正直极正派的先生的带领下,太太们礼拜六不会举办家庭戏剧晚会;教士们在他面前也不敢开荤;我们也不敢骑自行车,不敢写信,不敢救济穷人……瞧瞧,在这位极正直极正派的君子的领导下,我们也正直正派了许多.太太们坚守妇道;教士们坚守教条;人们坚持法规……
      亲爱的别里科夫先生,您如果在天有灵的话,我有一些东西要送给您,您一定会喜欢它们的.
      那东西是——套子!哦,是的,就是套子!套子是您的终生伴侣,我知道您走前一定是忘带了吧!我们并不喜欢那些套子,我们穿起来只会感到浑身难受.好吧,让我们脱下这些套子扔进火堆里去吧!愿您在天之灵能够受到.
      您走吧!安心得去吧!您生前嘱咐我们千万别出什么乱子!会的!您走后,我们一定不会再出乱子了.
      愿您的灵魂在上帝那儿好好的去过美好的日子.上帝不会喜欢您的套子的.请把它收起来吧!愿您安息!阿门!
  • 《契柯夫 装在套子里的人 原文装在套子里的人 原文 契柯夫的作品》全文共9128字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