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登高》的艺术特色简述

(语文网 本文阅读:次)


  • 《登高》
    杜甫
    风急天高猿啸哀, 渚清沙白鸟飞回.
    无边落木萧萧下, 不尽长江滚滚来.
    万里悲秋常作客, 百年多病独登台.
    艰难苦恨烦双鬓, 潦倒新停浊酒杯.
    《登高》赏析
    此诗是杜甫大历二年(767)秋在夔州时所写.夔州在长江之滨.全诗通过登高所见秋江景色,倾诉了诗人长年飘泊、老病孤愁的复杂感情,慷慨激越,动人心弦.杨伦称赞此诗为“杜集七言律诗第一”(《杜诗镜铨》),胡应麟《诗薮》更推重此诗精光万丈,是古今七言律诗之冠.
    前四句写登高见闻.首联对起.诗人围绕夔州的特定环境,用“风急”二字带动全联,一开头就写成了千古流传的佳句.夔州向以猿多著称,峡口更以风大闻名.秋日天高气爽,这里却猎猎多风.诗人登上高处,峡中不断传来“高猿长啸”之声,大有“空谷传响,哀转久绝”(《水经注·江水》)的意味.诗人移动视线,由高处转向江水洲渚,在水清沙白的背景上,点缀着迎风飞翔、不住回旋的鸟群,真是一幅精美的画图.其中天、风,沙、渚,猿啸.鸟飞,天造地设,自然成对.不仅上下两句对,而且还有句中自对,如上句“天”对“风”;“高”对“急”;下句“沙”对“渚”,“白”对“清”,读来富有节奏感.经过诗人的艺术提炼,十四个字,字字精当,无一虚设,用字遣辞,“尽谢斧凿”,达到了奇妙难名的境界.更值得注意的是:对起的首句,未字常用仄声,此诗却用平声入韵.沈德潜因有 “起二句对举之中仍复用韵,格奇而变”(《唐诗别裁》)的赞语.
    颔联集中表现了夔州秋天的典型特征.诗人仰望茫无边际、萧萧而下的木叶,俯视奔流不息、滚滚而来的江水,在写景的同时,便深沉地抒发了自己的情怀.“无边”“不尽”,使“萧萧”‘滚滚”更加形象化,不仅使人联想到落木窸索之声,长江汹涌之状,也无形中传达出韶光易逝:壮志难酬的感怆.透过沉郁悲凉的对句,显示出神入化之笔力,确有“建瓴走坂”、“百川东注”的磅礴气势.前人把它誉为“古今独步”的“句中化境”,是有道理的.
    前两联极力描写秋景,直到颈联,才点出一个“秋”字.“独登台”,则表明诗人是在高处远眺,这就把眼前景和心中情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了.“常作客”,指出了诗人飘泊无定的生涯.“百年”,本喻有限的人生,此处专指暮年.“悲秋”两字写得沉痛.秋天不一定可悲,只是诗人目睹苍凉恢廓的秋景,不由想到自己沦落他乡、年老多病的处境,故生出无限悲愁之绪.诗人把久客最易悲秋,多病独爱登台的感情,概括进一联“雄阔高浑,实大声弘”的对句之中,使人深深地感到了他那沉重地跳动着的感情脉搏.此联的“万里”“百年”和上一联的.“无边”“不尽”,还有相互呼应的作用:诗人的羁旅愁与孤独感,就象落叶和江水一样,推徘不尽,驱赶不绝,情与景交融相洽.诗到此已给作客思乡的一般含意,添上久客孤独的内容,增人悲秋苦病的情思,加进离乡万里、人在暮年的感叹,诗意就更见深沉了.
    尾联对结,并分承五六两句.诗人备尝艰难潦倒之苦,国难家愁,使自己白发日多,再加上因病断酒,悲愁就更难排遣.本来兴会盎然地登高望远,现在却平白无故地惹恨添悲,诗人的矛盾心情是容易理解的.前六句“飞扬震动”,到此处“软冷收之,而无限悲凉之意,溢于言外”(《诗薮》).
    诗前半写景,后半抒情,在写法上各有错综之妙.首联着重刻画眼前具体景物,好比画家的工笔,形、声、色、态:一一得到表现.次联着重渲染整个秋天气氛,好比画家的写意,只宜传神会意,让读者用想象补充,三联表现感情,从纵(时间)、横(空间)两方面着笔,由异乡飘泊写到多病残生.四联又从白发日多,护病断饮,归结到时世艰难是潦倒不堪的根源.这样,杜甫忧国伤时的情操,便跃然纸上.
    此诗八句皆对.粗略一看,首尾好象“未尝有对”,胸腹好象“无意于对”.仔细玩味,“一篇之中,句句皆律,一句之中,字字皆律”.不只“全篇可法”,而且 “用句用字”,“皆古今人必不敢道,决不能道者”.它能博得“旷代之作”(均见胡应麟《诗薮》)的盛誉,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   诗篇前四句描写登高闻见之景.首联连借风、天、猿、渚、沙、鸟六种景物,并以急、高、哀、清、白、飞等词修饰,指明了节序和环境,渲染了浓郁的秋意,风物具有鲜明的夔州地区特征.这两句不仅是工对的联语,而且句中自对,如“ 天高”对“风急”,“沙白”对“渚清”.句法严谨,语言锤炼,素来被视为佳句.颔联前句写山,上承首句;后句写水,上承次句.写山为远望 ,写水为俯瞰.落木而说“萧萧”,并以“无边”修饰,如闻秋风萧瑟,如见败叶纷扬;长江而说“ 滚滚”,并用“不尽”一词领起,如闻滚滚涛声,如见湍湍水势.两句诗,无论是描摹形态,还是形容气势,都极为生动传神.从萧瑟的景物和深远的意境中,可以体察出诗人壮志难酬的感慨之情和悲凉心境.诗篇后四句抒发登高所生之慨.颈联上句写羁旅之愁.“常作客”,表明诗人多年漂泊不定的处境;“万里”,说明夔州距离家乡非常遥远,是从距离上渲染愁苦之深;“悲秋”,又是从时令上烘托悲哀之重,“秋 ”字是在前两联写足秋意后,顺势带出,并应合着“ 登高 ”的节候.下句写孤病之态.“百年”,犹言一生;“百年多病”,迟暮之年百病缠身 ,痛苦之情可想而知;“独”字,写出举目无亲的孤独感 ;“登台”二字是明点题面,情才因景而生.这两句词意精炼,含意极为丰富,叙述自己远离故乡,长期漂泊,而暮年多病,举目无亲,秋季独自登高,不禁满怀愁绪.尾联进一步写国势艰危,仕途坎坷,年迈和忧愁引得须发皆白;而因疾病缠身,新来戒酒,所以虽有万般愁绪,也无以排遣.古人重阳节登高照例是要饮酒的,而诗人连这点欢乐也失去了.这一联分承五、六句 :“艰难”备尝是因“常作客”所致;“潦倒”日甚又是“多病”的结果.诗前半写景,后半抒情,在写法上各有错综之妙.首联着重刻画眼前具体景物 ,好比画家的工笔,形、声、色、态,一一得到表现.次联着重渲染整个秋天气氛,好比画家的写意,只宜传神会意,让读者用想象补充 .三联表现感情,从纵(时间)、横(空间)两方面着笔,由异乡飘泊写到多病残生.四联又从白发日多,护病断饮,归结到时世艰难是潦倒不堪的根源.这样,杜甫忧国伤时的情操,便跃然纸上.   
      此诗八句皆对.粗略一看,首尾好象“未尝有对”,胸腹好象“无意于对”,细细体味,“一篇之中,句句皆律,一句之中,字字皆律”,无怪乎胡应麟盛誉其为“旷代之作”清代杨论推崇此诗为“杜集七言律诗第一 ”(杜诗镜铨)),明人胡应麟更说此诗“当为古今七言律第一,不必为唐人七言律第一 .”(《诗薮》)
  • 登高
    作者:杜甫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
    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
    译文:
    风急天高猿猴啼叫显得十分悲哀,水清沙白的河洲上空鸟儿在盘旋.
    无边无际的树木萧萧地飘下落叶,望不到头的长江水滚滚奔腾而来.
    悲对秋景感慨万里漂泊常年为客,一生当中疾病缠身今日独上高台.
    历尽了艰难苦恨白发长满了双鬓,穷困潦倒偏又暂停了浇愁的酒杯.
  •   编辑本段作者:杜甫
      登高
      唐·杜甫
      风急天高猿啸哀, 渚清沙白鸟飞回.
      无边落木萧萧下, 不尽长江滚滚来.
      万里悲秋常作客, 百年多病独登台.
      艰难苦恨繁霜鬓, 潦倒新停浊酒杯.
      编辑本段译文:
      风急天高猿猴啼叫显得十分悲哀,水清沙白的河洲上有鸟儿在盘旋.
      无边无际的树木萧萧地飘下落叶,望不到头的长江水滚滚奔腾而来.
      悲对秋景感慨万里漂泊常年为客,一生当中疾病缠身今日独上高台.
      历尽了艰难苦恨白发长满了双鬓,穷困潦倒偏又暂停了浇愁的酒杯.
      作者:
      杜甫(712-770),字子美,自号少陵野老,杜少陵,杜工部等.我国古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与李白并称“李杜”,人称“诗圣”.一生写诗一千四百多首,他的诗大多反映民间疾苦.原籍湖北襄阳,生于河南巩县.远祖为晋代功名显赫的杜预,乃祖为初唐诗人杜审言,乃父杜闲.唐肃宗时,官左拾遗.后入蜀,友人严武推荐他做剑南节度府参谋,加检校工部员外郎.故后世又称他杜拾遗、杜工部.
      编辑本段《登高》赏析
      此诗是杜甫大历二年(767)秋在夔州时所写.当时诗人病卧夔州,夔州在长江之滨.全诗通过登高所见秋江景色,倾诉了诗人长年飘泊、老病孤愁的复杂感情,慷慨激越,动人心弦.杨伦称赞此诗为“杜集七言律诗第一”(《杜诗镜铨》),胡应麟《诗薮》更推重此诗精光万丈,是古今七言律诗之冠.
      前四句写登高见闻.首联对起.诗人围绕夔州的特定环境,用“风急”二字带动全联,一开头就写成了千古流传的佳句.夔州向以猿多著称,峡口更以风大闻名.秋日天高气爽,这里却猎猎多风.诗人登上高处,峡中不断传来“高猿长啸”之声,大有“空谷传响,哀转久绝”(《水经注·江水》)的意味.诗人移动视线,由高处转向江水洲渚,在水清沙白的背景上,点缀着迎风飞翔、不住回旋的鸟群,真是一幅精美的画图.其中天、风,沙、渚,猿啸.鸟飞,天造地设,自然成对.不仅上下两句对,而且还有句中自对,如上句“天”对“风”;“高”对“急”;下句“沙”对“渚”,“白”对“清”,读来富有节奏感.经过诗人的艺术提炼,十四个字,字字精当,无一虚设,用字遣辞,“尽谢斧凿”,达到了奇妙难名的境界.更值得注意的是:对起的首句,未字常用仄声,此诗却用平声入韵.沈德潜因有“起二句对举之中仍复用韵,格奇而变”(《唐诗别裁》)的赞语.
      颔联集中表现了夔州秋天的典型特征.诗人仰望茫无边际、萧萧而下的木叶,俯视奔流不息、滚滚而来的江水,在写景的同时,便深沉地抒发了自己的情怀.“无边”“不尽”,使“萧萧”‘滚滚”更加形象化,不仅使人联想到落木窸索之声,长江汹涌之状,也无形中传达出韶光易逝:壮志难酬的感怆.透过沉郁悲凉的对句,显示出神入化之笔力,确有“建瓴走坂”、“百川东注”的磅礴气势.前人把它誉为“古今独步”的“句中化境”,是有道理的.
      前两联极力描写秋景,直到颈联,才点出一个“秋”字.“独登台”,则表明诗人是在高处远眺,这就把眼前景和心中情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了.“常作客”,指出了诗人飘泊无定的生涯.“百年”,本喻有限的人生,此处专指暮年.“悲秋”两字写得沉痛.秋天不一定可悲,只是诗人目睹苍凉恢廓的秋景,不由想到自己沦落他乡、年老多病的处境,故生出无限悲愁之绪.诗人把久客最易悲秋,多病独爱登台的感情,概括进一联“雄阔高浑,实大声弘”的对句之中,使人深深地感到了他那沉重地跳动着的感情脉搏.此联的“万里”“百年”和上一联的.“无边”“不尽”,还有相互呼应的作用:诗人的羁旅愁与孤独感,就象落叶和江水一样,推徘不尽,驱赶不绝,情与景交融相洽.诗到此已给作客思乡的一般含意,添上久客孤独的内容,增人悲秋苦病的情思,加进离乡万里、人在暮年的感叹,诗意就更见深沉了.
      尾联对结,并分承五六两句.诗人备尝艰难潦倒之苦,国难家愁,使自己白发日多,再加上因病断酒,悲愁就更难排遣.本来兴会盎然地登高望远,现在却平白无故地惹恨添悲,诗人的矛盾心情是容易理解的.前六句“飞扬震动”,到此处“软冷收之,而无限悲凉之意,溢于言外”(《诗薮》).
      诗前半写景,后半抒情,在写法上各有错综之妙.首联着重刻画眼前具体景物,好比画家的工笔,形、声、色、态:一一得到表现.次联着重渲染整个秋天气氛,好比画家的写意,只宜传神会意,让读者用想象补充,三联表现感情,从纵(时间)、横(空间)两方面着笔,由异乡飘泊写到多病残生.四联又从白发日多,护病断饮,归结到时世艰难是潦倒不堪的根源.这样,杜甫忧国伤时的情操,便跃然纸上.
      此诗八句皆对.粗略一看,首尾好像“未尝有对”,胸腹好像“无意于对”.仔细玩味,“一篇之中,句句皆律,一句之中,字字皆律”.不只“全篇可法”,而且“用句用字”,“皆古今人必不敢道,决不能道者”.它能博得“旷代之作”(均见胡应麟《诗薮》)的盛誉,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此诗的名句为无边落木萧萧下, 不尽长江滚滚来.
      编辑本段题解
      这首诗作于唐代宗大历二年(767)秋.当时安史之乱已经结束四年了,但地方军阀又乘时而起,相互争夺地盘.杜甫本入严武幕府,依托严武,可惜严武不久病逝,使他失去了依靠,只好离开经营了五六年的成都草堂,买舟南下,本想直达夔门,却因病魔缠身,在云安呆了几个月后才到夔州.如不是当地都督的照顾,他也不可能在此一住就是三个年头.而就在这三年里,他的生活依然很困苦,身体也非常不好.
      这首诗就是五十六岁的老诗人在这极端困窘的情况下写成的.那一天,他独自登上夔州白帝城外的高台,登高临眺,百感交集.望中所见,激起意中所触;萧瑟的秋江景色,引发了他身世飘零的感慨,渗入了他老病孤愁的悲哀.于是,就有了这首被誉为“古今七言律第一”的旷世之作.
      编辑本段句解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
      天高风急,秋气肃杀,猿啼哀啸,十分悲凉;清清河洲,白白沙岸,鸥鹭低空回翔.首联两句,对举之中仍复用韵,且句中自对,无一虚设.这是诗人登高看到的景象,构成一幅悲凉的秋景图画,为全诗定下了基调.登高而望,江天本来是开阔的,但在诗人笔下,却令人强烈地感受到:风之凄急、猿之哀鸣、鸟之回旋,都受着无形的秋气的控制,仿佛万物都对秋气的来临惶然无主.“风急”,夔州位于长江之滨,三峡之首的瞿塘峡之口,素以水急、风大著称. “猿啸哀”,巫峡多猿,鸣声凄厉.当地民谣说:“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渚”,水中的小块陆地.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落叶飘零,无边无际,纷纷扬扬,萧萧而下;奔流不尽的长江,汹涌澎湃,滚滚奔腾而来. 颔联为千古名句,写秋天肃穆萧杀、空旷辽阔的景色,一句仰视,一句俯视,有疏宕之气.“无边”,放大了落叶的阵势,“萧萧下”,又加快了飘落的速度.在写景的同时,深沉地抒发了自己的情怀,传达出韶光易逝,壮志难酬的感怆.它的境界非常壮阔,对人们的触动不限于岁暮的感伤,同时让人想到生命的消逝与有限,宇宙的无穷与永恒.透过沉郁悲凉的精工对句,显示着诗人出神入化的笔力,有“建瓴走坂”、“百川东注”的磅礴气势.前人誉为“古今独步”的“句中化境”.
      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
      我万里漂泊,常年客居他乡,对此秋景,更觉伤悲;有生以来,疾病缠身,今日独自登临高台.颈联是诗人一生颠沛流离生活的高度概括,有顿挫之神.诗人从空间(万里)、时间(百年)两方面着笔,把久客最易悲秋,多病独自登台的感情,融入一联雄阔高浑的对句之中,情景交融,使人深深地感到他那沉重的感情脉搏.语言极为凝炼,乃千古名句.宋代学者罗大经《鹤林玉露》析此联云:“万里,地之远也;悲秋,时之惨凄也;作客,羁旅也;常作客,久旅也;百年,暮齿也;多病,衰疾也;台,高迥处也;独登台,无亲朋也;十四字之间含有八意,而对偶又极精确.”“八意”,即八可悲:他乡作客,一可悲;常作客,二可悲;万里作客,三可悲;又当萧瑟的秋天,四可悲;年已暮齿,一事无成,五可悲;亲朋亡散,六可悲;孤零零的独自去登,七可悲;身患疾病,八可悲.
      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
      时世艰难,生活困苦,我常恨鬓如霜白;浊酒销忧,却怎奈潦倒,以至需要停杯.尾联转入对个人身边琐事的悲叹,与开篇《楚辞》般的天地雄浑之境,形成惨烈的对比.“苦恨”,甚恨,意思是愁恨很深.“潦倒”,犹言困顿衰颓,狼狈失意. 新停浊酒杯:一般解释为戒酒,不妥.“停”是表示某种动作状态延续途中的一时中断,这一句是说,我一人登台,独饮浊酒,无亲朋相伴,慢慢举起销忧解愁的酒杯,停在嘴边——我的身体已承受不了啦,至今饮酒不断、未曾有过停杯体验的我,不禁为自己身心之衰感到愕然.新,指初次出现.“浊酒”是相对于“清酒”而言,是一种带糟的酒,就像今天的米酒,古时称之为“醪”.
      编辑本段评解
      这是一首最能代表杜诗中景象苍凉阔大、气势浑涵汪茫的七言律诗.前两联写登高闻见之景,后两联抒登高感触之情.由情选景,寓情于景,浑然一体,充分表达了诗人长年飘泊、忧国伤时、老病孤愁的复杂感情.而格调却雄壮高爽,慷慨激越,高浑一气,古今独步.
      这首律诗很特别,其四联句句押韵,皆为工对,且首联两句,又句中自对,可谓“一篇之中,句句皆律,一句之中,字字皆律”.就写景而言,有工笔细描(首联),写出风、天、猿、渚、沙、鸟六种景物的形、声、色、态,每件景物均只用一字描写,却生动形象,精炼传神;有大笔写意(颔联),传达出秋的神韵.抒情则有纵的时间的着笔,写“常做客”的追忆;也有横的空间的落墨,写“万里”行程后的“独登台”.从一生飘泊,写到余魂残骨的飘零,最后将时世艰难归结为潦倒不堪的根源.这样错综复杂手法的运用,把诗人忧国伤时,老病孤愁的苍凉,表现得沉郁而悲壮.难怪明代胡应麟《诗薮》说,全诗“五十六字,如海底珊瑚,瘦劲难名,沉深莫测,而精光万丈,力量万钧.通章章法、句法、字法,前无昔人,后无来学,微有说者,是杜诗,非唐诗耳.然此诗自当为古今七言律第一,不必为唐人七言律第一也”.
  • 无论杜甫自己,还是诗评家,论杜诗之主要风格,无不以“沉郁顿挫”四字概括之.《登高》《蜀相》两诗,代表杜甫七律最高成就,其风格亦可以“沉郁顿挫”一词概括.关于这一点,前人早有论述.胡应麟称《登高》“沉深莫测,而精光万丈”(《诗菽》),纪昀称《蜀相》“忽变沉郁,魅力极大”(《瀛奎律髓汇评》).本文试就《登高》《蜀相》“沉郁顿挫”之风格特点作一探索.
      何谓“沉郁顿挫”?“沉郁”指思想内容.“沉”即“深”,指内容的深刻、深广、深厚.“郁”即“积”,指内容的真实、凝重、含蓄.“顿挫”则指艺术形式,字面上指遣词用句的停顿转折.情感的千回百折、节奏的徐疾相间、音调的抑扬顿挫、旋律的跌宕起落,形成了“顿挫”这种动人心魄的音乐美.杜诗思想内容的““沉郁”通过“顿挫”这一艺术体现出来,二者互为依存不可分离.这里姑且分而述之 .
      《登高》《蜀相》思想情感的“沉郁”表现于下列三方面:
      内容上的厚实丰满.无论是描摹现实,还是勾勒历史,杜诗都表现出厚实的思想内蕴和凝重的历史意识.《登高》中的“艰难苦恨”四字,包含着郁积难舒的爱国情感和排遣不开的羁旅愁思.不仅仅写出个人的漂沦西南衰老多病,鬓毛早衰止酒停杯,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社会的动荡不安满目疮痍,人民颠沛流离受尽苦难.作者的悲情凝聚于这四字之中,郁结深厚而寄慨深广.又如“遗庙丹青落,空山草木长.犹闻辞后主,不复卧南阳”(《武侯祠》).“功盖三分国,名成八阵图.江流石不转,遗恨失吞吴”(《八阵图》).杜甫吟咏诸葛亮的诗篇不少,比较起来,《蜀相》中“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一联,最能全面表现武侯心境,反映武侯功业.赤壁鏖兵、白帝托孤、六出岐山、五丈塬头,诸葛亮一生志业,尽在这耐人寻味的“老臣心”三字之中,内蕴丰赡而耐人寻味.
      情感上的起伏回旋.杜诗中的情感表达不是平铺直叙的,而是有着隐显缓急的变化.《登高》首句“风急天高猿啸哀”,如来自天外,将诗人的“悲秋”情绪展现于读者面前.“渚清沙白鸟飞回”又语势舒缓,仿佛令这悲情受到限制.“无边落木萧萧下”,又将诗人的“悲秋”心境推向一个新的层次. “不尽长江滚滚来”滚滚而来的“长江”展现的开阔辽远的境界,又仿佛缓冲了这段悲情.在对景物的描绘中,可以揣摩到诗人悲情世界的情感起伏.《蜀相》首联:“丞相祠堂何处寻?锦官城外柏森森.” 诗人点出武侯祠地理位置和自然环境,其间妙笔天成的一个“寻”字,使得一问一答巧相连属,写出了初至成都的诗人寻觅遗踪的急切情绪,给人的印象充满着憧憬和希望.然而,“映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音”,颔联的情感却起了急剧的变化,“寻”的结果是祠庙的寂寥冷落悄无人迹,诗人形单影只而来,又孤寂伤怀而返.这就形成了一种情感上的落差.诗人倾吐的情感不是一览无余的,而是起伏张驰回旋的.
      表达上的迂折含蓄.作者往往将充沛的感情隐藏于心灵深处,九曲回肠冲撞旋转,并不恣情宣泄倾泻无遗.《登高》具有沉而悲的特色,读者从作品中读到的是一个兀立高台的穷儒形象.然而,作者之情,悲郁深沉而并不过分,凄苦冷落而不见消沉.《蜀相》首联用一设问句,突出诗人问路寻途迫不及待的心境,也给读者留下悬念.可是步入祠堂,诗人不写殿宇高大、塑像凛凛,独独扣住那“映阶春草”“隔叶黄鹂”做足文章,字字写景,却又字字含情,可谓含蓄蕴藉,“别有深意在其间”.
      “沉郁之中,运以顿挫,方是词中最上乘”(陈廷焯《白雨斋词话》卷七).不独是词,诗亦如此.《登高》《蜀相》语言形式的“顿挫”表现于下列四方面:
      章法上开合变化.东方树《昭味詹言》论《登高》章法:“前四句景,后四句情.一、二碎,三、四整,变化笔法.五、六接递开合,兼叙点,一气喷薄而出……收不觉为对句,换笔换意,一定章法也.”“悲秋”是《登高》主旨所在.前四句写景,作者的主观感受与景物的客观特征达到和谐统一,产生的艺术魅力已非一般描摹景物的诗句可比拟.后四句的抒情,则将万里漂泊多病的孤零悲苦之情作了直接抒发.最后却令人颇感意外地落笔于“新停浊酒杯”这一生活细节上,纵横开合变化自如.正这是这种曲折有致的章法,既令文势波澜横生,也令情感的表达深厚凝重.
      结构上的回环照应.《登高》一、三两句相承写山景,二、四两句相承写江景,五、七两句相承写悲苦,六、八两句相承写多病.照应之妙,实不多见.首、颔二联写景,引出“悲秋”,颈、尾二联写景,由“悲秋”而及“苦恨”,因“多病”而致停杯.环环相扣浑然一体.《蜀相》首联“何处寻”三字为全诗赞颂、痛惜之辞预留伏笔,此为一折.颔联以“碧草”“黄鹂”两个特写镜头,反衬英雄悲情,此为二折.颈联胸臆直泻,以凝练之语概括诸葛武侯千秋功业,此为三折.经此三折,诗人方揭出点睛之笔:“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凡用顿挫,必不平直,从两诗结构上的起承转合回环照应,正可见杜诗运笔之顿挫风格.
      音节上的铿锵浏亮.前人评《登高》对仗艺术:“七言律八句皆对,首句仍复用韵,初唐人以创此格,至老杜始为精密耳”(许印芳《律髓辑要》).前三联对仗工稳,无须多说.尾联亦用对仗,可谓难哉!尾联“不觉为对句”细味之,声律上的精细微妙,自出机杼独具一格.“繁霜鬓”“浊酒杯”对之甚工;“艰难苦恨”四字,恰为阴阳上去四声,抑扬顿挫节奏鲜明;“潦倒”“新停”四字,仄平交错,有为叠韵,声调悠扬意蕴绵长.《登高》一诗,无论是节奏、声韵,还是对仗,产生的音乐美臻于化境令人叹为观止.《蜀相》颔联的“自”“空”二字,该平而仄、该仄而平,应为拗格,却产生了警醒读者的艺术效果.七律本有音律协和的特点,《登高》《蜀相》的音律调配,可令人体味诗人困苦惆怅的心境,达到很高的艺术境界.
      词句上的精练警策.多用炼字.“映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音”,《蜀相》中“自”“空”二字尤为传情.碧草映阶,不过自为春色——因游人行踪难至;黄鹂隔叶,不过空做好音——因诗人无心倾听.作者一片诗心,全在“自”“空”二字凝结.多用叠词.如两诗中的“萧萧” “滚滚”“深深”前人评点曰:“‘萧萧’‘滚滚’唤起精神”(杨万里《诚斋诗话》)“‘森森’二字有精神”(胡以梅《唐诗贯珠》)两诗均有脍炙人口的名句.“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这一千古传颂的名句,曾引起多少悲剧英雄的共鸣!据《旧唐书•王叔文传》,唐代推行永贞革新的王叔文,预知政局将变大势已去,泪湿衣襟,但吟此句不已.此句众口相传,其魅力即在写出了无数悲剧英雄的心境.
      沉郁和顿挫合为一体 ,沉郁凭借顿挫,顿挫服从沉郁,二者相辅相成,构成了杜诗的主要风格.《登高》《蜀相》两首七律,将深厚浓郁的“沉郁”之情寓于跌宕有致的“顿挫”之中,无疑是窥测杜诗风格的一个重要窗口,具有极高的审美价值.
  • 《杜甫《登高》的艺术特色简述》全文共9458字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