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诗三首课后题,第2题,说是要把石壕吏改写成一篇记叙文或一幕短剧,我只要一百多字

(语文网 本文阅读:次)


  • 天灰蒙蒙的,又阴又冷.寒冷的北风似乎要把整个人吞没掉.
    我无精打采地骑在我那匹瘦马上,经过了一天的颠簸,终于到石壕村了.今天就 在这里住下吧,我的心里这样想.
    我最终选择了一户人家,我轻轻地敲了敲门,只听见门里出现了一阵骚乱,忽然,有一个老头翻过了墙,向南跑去.过了一会儿,一个老妇人才慢吞吞地打开了门.我向她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她把刚刚逃走的老头叫了回来,并热情的招待了我.
    进了她家的大门,我忽然发现我的选择是错误的,因为这家不是一般的穷,用来招待客人的不过是一些几乎没有多少米的稀饭,何况他们平时还舍不得吃这些简单的东西.
    他们告诉我,自从唐军的进攻失败以来,李唐政府就在这一带实行“拉夫政策”,许多人都拿起武器,走上了战场,他们的三个儿子都在邺城防守,其中的两个儿子已经战死疆场.她不希望自己的老头去上战场,因为他年岁已高,怕是有去无回了.
    夜晚,一阵嘈杂声惊醒了熟睡中的我,我躺在床上,认真地听着门外局势地发展.
    开始,有一名成年男子的粗暴地喊声:“皇上有征兵令,每家出壮丁一名.”老头一听立刻逃走了.接着就是一阵敲门声,“快,把你们家的男人交出来.”
    由于我急切地想知道事态地发展,于是透过窗户看门口的动静.
    老妇人慌忙地去开门,还没有等她把门打开,就有人一脚把门给踹开了.原来是两名当地的差役.其中一人手拿一把大弯刀,另一人手持一根三尺木棍,个个都是凶神恶煞的样子,像是从地狱来的使者.
    “快,把你们家里的男人通通交出来.”其中一名差役说道.
    “我有三个儿子,都去镇守邺城了,一个儿子刚刚来信说自己的两个兄弟都战死了.哎!”老妇人叹着气,刚想继续说下去,被其中一名差役推倒在地.
    “少啰嗦,快把男人交出来,”一个差役抽出了手里的弯刀,“你这是违抗皇命,是要杀头问罪的.”
    老妇人慢慢地站起来,说:“我的家中已经没有别的男人了,只有一个还在吃奶的孙子,难道你们也要把他抓走吗?因为有这个孙子在,他的母亲才没有离开我们.”
    “你无法使我们相信,我们要进去检查一下,以证实你们家没有男人了.”两名差役对待这件事情是十分严肃的,他们不能有一丝一毫的马虎.
    “我们都是穷苦的人家,孩子的母亲都不敢出门,因为家里没有一件完整的衣服,怕到时候会让老爷见笑.”老妇人的语气变得很无奈.
    “不行,我们是一定要进去查看的,这是我们的职责.”说完,两名差役推开老妇人,想要强行闯入房间.
    老妇人无奈地说:“这样吧,我虽然年近七旬,但我不觉得自己很衰老,我可以和你们走,尽快到河阳去服役,以表达我的爱国之心,如果来得及,还可以为士兵准备早饭呢!”
    两名差役发出了奸笑:“那好吧,你们家已经没有男人了,但是你替代你们家的男人去从军,实在是精神可嘉,你迟早是会得到战功的!”
    看到这里,我十分想出去把老妇人拉回来,但是她的儿媳妇拉住了我,示意我现在不要出去.我就这样忍着,眼睁睁地看着老妇人就这样离开了.
    那两名差役依旧在挨家挨户地寻找壮丁,直到后半夜,外面的嘈杂声渐渐停止了.但我好象听到了一阵哽咽声,大概是老头回来了吧!
    我无法抑制住自己的激动,打开房门,一阵北风吹来,这时我才发现,门口已经有了很厚的积雪,大雪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下的.我走出房门,月亮似乎是孤单地悬挂在天空中,满天的星星不知到哪里去避难了.
    天空渐渐亮了,雄鸡站在山上鸣叫,鸡啼声中处处充满了悲伤.我再次骑上我的瘦马,和老头告别,我看出他一夜未眠,眼睛是红肿的.不知是雪花飘进了我的眼睛还是我也感到了悲伤,我的泪水也情不自禁地往外流.我永远记得那一天,天灰蒙蒙的,又阴又冷.(多了点,自己缩吧!)
  • 傍晚时分,我投宿到石壕吏村一户老妇人家.家里虽然很简陋,但却很干净,屋顶和墙壁早已裂开了缝.床上睡着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老妇人为我端来了一碗清水,叫我慢慢喝,不要呛住了,虽然,只是一句很普通的话,却让我想起了自己的母亲,父亲早已年迈,但在这个时候,做儿子的,虽然不在她身边……想到这,我不禁伤感落泪.老妇人坐在我身边,向我诉说自己一家人以前虽然穷,但一家人都平平安安,什么难关都闯过了,可现在,现在……话没说完,老妇人便哭起来了.岁月的艰辛,早已在她面上留下道道痕迹,头上布满了银发,抬头纹和眼角纹都很重,她那两道淡淡的眉毛下面,一双眼睛里布满了血丝,一双长满了硬邦邦的手上早已干燥的裂在了道道干沟,衣服早已褪了色,打了许多补丁.这时,从里面走出来一位老头儿,想毕就是这位老妇人的丈夫了.
    夜晚,屋外传来阵阵叫喊声“你家剩几口人,这与我们无关,反正,这男的我们是带走的了.识趣的就赶紧放手,否则——!”接着是一群小孩和老人,妇女的哭泣声、叫喊声.老妇人和老头儿听到这一动静,都显得很紧张,两位老人相互对望了一眼,接着,老头儿便爬墙逃走.老妇人坐在椅子上,想起自己镇静下来,却怎么也不能冷静下来,茶杯在她手中抖动着,水流了出来,老妇人站起来想去拿布来擦掉流出来的水,却差点摔了一跤.老妇人坐回到椅子上,两手紧紧的握在一起,放在胸前,像是在祈祷,寂静的小屋传来了敲门声,老妇人像触了电似的,把头抬了起来,转向门口的地方.喃喃地说:“来了,来了,又来了,差役又来抓人了.”又传来敲门声:“开门!开门!”老妇人扶着拐杖踉踉跄跄的去开门.
    “怎么这么久才开门,想累死爷们呀?!”“不、不,小的不敢,不敢.只是,只是,身体不太舒服,走路不快;望着这两位大爷多多原谅.”差役噪叫的声音多么凶横!老妇人哭哭啼啼的声音又多么叫人伤心.
    (我)听到老妇人走上前去(对差役)说话:(有)三个儿子都去防守邺城了.一个儿子捎信回来(说),另外两个儿子最近刚刚战死.(像我们这样)活下来的人都只是苟且偷生,死掉的人就永远没有了!家里再没有别的男人了,只有一个还在吃奶的孙子.(因为)孙子在,她的母亲没有离去,但她出入都没有完整的衣服.(我)老妇人尽管年老力衰,但也请让我今晚跟你一起回营去,(然后)赶快到河阳去服役,还能够(赶得上)准备早饭.
    到了深夜,说话的声音没有了,似乎听到有人低声在哭.(诗人)天亮登程赶路的时候,只同那个老头儿告别了.那老妇人已经被那差役抓去了服役.
  •   天灰蒙蒙的,又阴又冷.寒冷的北风似乎要把整个人吞没掉.
      我无精打采地骑在我那匹瘦马上,经过了一天的颠簸,终于到石壕村了.今天就 在这里住下吧,我的心里这样想.
      我最终选择了一户人家,我轻轻地敲了敲门.过了一会儿,一个老妇人才慢吞吞地打开了门.我向她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进了她家的大门,这家很穷,用来招待客人的不过是一些几乎没有多少米的稀饭,何况他们平时还舍不得吃这些简单的东西.
      他们告诉我,自从唐军的进攻失败以来,李唐政府就在这一带实行“拉夫政策”,许多人都拿起武器,走上了战场.
      傍晚时分,有一名成年男子在门外的粗暴地喊:“皇上有征兵令,每家出壮丁一名.”老头一听立刻逃走了.接着就是一阵敲门声,“快,把你们家的男人交出来.”
      由于我急切地想知道事态地发展,于是透过窗户看门口的动静.
      老妇人慌忙地去开门,还没有等她把门打开,就有人一脚把门给踹开了.原来是两名当地的差役.其中一人手拿一把大弯刀,另一人手持一根三尺木棍,个个都是凶神恶煞的样子,像是从地狱来的使者.
      “快,把你们家里的男人通通交出来.”其中一名差役说道.
      “我有三个儿子,都去镇守邺城了,一个儿子刚刚来信说自己的两个兄弟都战死了.哎!”老妇人叹着气,刚想继续说下去,被其中一名差役推倒在地.
      “少啰嗦,快把男人交出来,”一个差役抽出了手里的弯刀,“你这是违抗皇命,是要杀头问罪的.”
      老妇人慢慢地站起来,说:“我的家中已经没有别的男人了,只有一个还在吃奶的孙子,难道你们也要把他抓走吗?因为有这个孙子在,他的母亲才没有离开我们.”
      “你无法使我们相信,我们要进去检查一下,以证实你们家没有男人了.”两名差役对待这件事情是十分严肃的,他们不能有一丝一毫的马虎.
      “我们都是穷苦的人家,孩子的母亲都不敢出门,因为家里没有一件完整的衣服,怕到时候会让老爷见笑.”老妇人的语气变得很无奈.
      “不行,我们是一定要进去查看的,这是我们的职责.”说完,两名差役推开老妇人,想要强行闯入房间.
      老妇人无奈地说:“这样吧,我虽然年近七旬,但我不觉得自己很衰老,我可以和你们走,尽快到河阳去服役,以表达我的爱国之心,如果来得及,还可以为士兵准备早饭呢!”
      两名差役发出了奸笑:“那好吧,你们家已经没有男人了,但是你替代你们家的男人去从军,实在是精神可嘉,你迟早是会得到战功的!”
      看到这里,我十分想出去把老妇人拉回来,但是她的儿媳妇拉住了我,示意我现在不要出去.我就这样忍着,眼睁睁地看着老妇人就这样离开了.
      那两名差役依旧在挨家挨户地寻找壮丁,直到后半夜,外面的嘈杂声渐渐停止了.但我好像听到了一阵哽咽声,大概是媳妇了吧!
      我无法抑制住自己的激动,打开房门,一阵北风吹来,这时我才发现,门口已经有了很厚的积雪,大雪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下的.我走出房门,月亮似乎是孤单地悬挂在天空中,满天的星星不知到哪里去避难了.
      天空渐渐亮了,雄鸡站在山上鸣叫,鸡啼声中处处充满了悲伤.我再次骑上我的瘦马,和老头告别,我看出他一夜未眠,眼睛是红肿的.不知是雪花飘进了我的眼睛还是我也感到了悲伤,我的泪水也情不自禁地往外流.我永远记得那一天,天灰蒙蒙的,又阴又冷.
  • 这是战乱的岁月.暮色笼罩着一个边远僻静的村落——石壕村.诗人杜甫从洛阳向华州赶路.这一天,天色已经昏暗,诗人错过了旅店,只好投宿在石壕村.
    房东是一对年迈的老人,还有他们的寡媳和尚未断奶的小孙子.他们衣着破旧,面黄肌瘦.
    一天的劳累奔波,诗人和衣而卧,很快就进入了梦乡.约莫二更时分,一阵犬吠,村中突然纷乱起来,粗暴的叫喊声、急促的打门声……越来越近了.诗人被惊醒了,借着惨淡的月光向外窥看,原来差吏又来抓壮丁了.房东一家吓得心惊胆战.老翁慌忙披上一件破褂,匆匆爬过屋后的一堵断墙,向村外逃去.老妇人战战兢兢,颤抖着去开门.
    “砰——”的一声,门还没有开,就被差吏一脚踢开,只听道差吏粗野地吼道:“你家男人呢?你家还要再征派一个男子去当兵.把人交出来!”老妇人苦苦哀求道:“长官,我家有三个儿子都去戍守邺城了.新近一个儿子写了封信回来说,两个兄弟都战死了.哎,我担心他的幸免也难保全啊!官爷,可怜可怜我这个老婆子吧……屋里实在没有人了!”
    “哇——”孩子的啼哭声突然响起来了.
    “你还说没人!这孩子哪儿来的!他的父母呢?你敢欺骗官府!” 差吏吆喝着,挥动皮鞭往里闯.
    老妇人眼看哀求无用,哽咽着说:“我的媳妇失去了丈夫,带着还在吃奶的孩子艰难度日,连一件穿得出去的衣服也没有了.孤儿寡母,可怎么过啊?你们实在要人,就把我这个老婆子拉去顶差吧,我随你们去,也许还来得及赶到军队烧早饭.”
    差吏们骂骂咧咧地把老妇人带出了院子.在惨淡的月光下,老妇人回头望望自己破旧的茅屋,掩面而去.孩子的啼哭声一阵阵传来,令人肝肠寸断.
    夜深了,小小村庄万籁俱寂.诗人一夜无眠,他的耳边仿佛仍然回响着老妇人凄惨的哭诉声.天蒙蒙亮,诗人收拾好衣服和悄然回家的老翁告别.面对这令人心碎的现实,诗人还能用什么样的话语安慰这痛苦万分的老人,只能长叹一声,放了几两碎银在老人的身边,然后离开.他的身影慢慢消失在萧索的村路上.
  • 《石壕吏》记叙文
    天灰蒙蒙的,又阴又冷.寒冷的北风似乎要把整个人吞没掉.
    我无精打采地骑在我那匹瘦马上,经过了一天的颠簸,终于到石壕村了.今天就 在这里住下吧,我的心里这样想.
    我最终选择了一户人家,我轻轻地敲了敲门,只听见门里出现了一阵骚乱,忽然,有一个老头翻过了墙,向南跑去.过了一会儿,一个老妇人才慢吞吞地打开了门.我向她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她把刚刚逃走的老头叫了回来,并热情的招待了我.
    进了她家的大门,我忽然发现我的选择是错误的,因为这家不是一般的穷,用来招待客人的不过是一些几乎没有多少米的稀饭,何况他们平时还舍不得吃这些简单的东西.
    他们告诉我,自从唐军的进攻失败以来,李唐政府就在这一带实行“拉夫政策”,许多人都拿起武器,走上了战场,他们的三个儿子都在邺城防守,其中的两个儿子已经战死疆场.她不希望自己的老头去上战场,因为他年岁已高,怕是有去无回了.
    夜晚,一阵嘈杂声惊醒了熟睡中的我,我躺在床上,认真地听着门外局势地发展.
    开始,有一名成年男子的粗暴地喊声:“皇上有征兵令,每家出壮丁一名.”老头一听立刻逃走了.接着就是一阵敲门声,“快,把你们家的男人交出来.”
    由于我急切地想知道事态地发展,于是透过窗户看门口的动静.
    老妇人慌忙地去开门,还没有等她把门打开,就有人一脚把门给踹开了.原来是两名当地的差役.其中一人手拿一把大弯刀,另一人手持一根三尺木棍,个个都是凶神恶煞的样子,像是从地狱来的使者.
    “快,把你们家里的男人通通交出来.”其中一名差役说道.
    “我有三个儿子,都去镇守邺城了,一个儿子刚刚来信说自己的两个兄弟都战死了.哎!”老妇人叹着气,刚想继续说下去,被其中一名差役推倒在地.
    “少啰嗦,快把男人交出来,”一个差役抽出了手里的弯刀,“你这是违抗皇命,是要杀头问罪的.”
    老妇人慢慢地站起来,说:“我的家中已经没有别的男人了,只有一个还在吃奶的孙子,难道你们也要把他抓走吗?因为有这个孙子在,他的母亲才没有离开我们.”
    “你无法使我们相信,我们要进去检查一下,以证实你们家没有男人了.”两名差役对待这件事情是十分严肃的,他们不能有一丝一毫的马虎.
    “我们都是穷苦的人家,孩子的母亲都不敢出门,因为家里没有一件完整的衣服,怕到时候会让老爷见笑.”老妇人的语气变得很无奈.
    “不行,我们是一定要进去查看的,这是我们的职责.”说完,两名差役推开老妇人,想要强行闯入房间.
    老妇人无奈地说:“这样吧,我虽然年近七旬,但我不觉得自己很衰老,我可以和你们走,尽快到河阳去服役,以表达我的爱国之心,如果来得及,还可以为士兵准备早饭呢!”
    两名差役发出了奸笑:“那好吧,你们家已经没有男人了,但是你替代你们家的男人去从军,实在是精神可嘉,你迟早是会得到战功的!”
    看到这里,我十分想出去把老妇人拉回来,但是她的儿媳妇拉住了我,示意我现在不要出去.我就这样忍着,眼睁睁地看着老妇人就这样离开了.
    那两名差役依旧在挨家挨户地寻找壮丁,直到后半夜,外面的嘈杂声渐渐停止了.但我好象听到了一阵哽咽声,大概是老头回来了吧!
    我无法抑制住自己的激动,打开房门,一阵北风吹来,这时我才发现,门口已经有了很厚的积雪,大雪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下的.我走出房门,月亮似乎是孤单地悬挂在天空中,满天的星星不知到哪里去避难了.
    天空渐渐亮了,雄鸡站在山上鸣叫,鸡啼声中处处充满了悲伤.我再次骑上我的瘦马,和老头告别,我看出他一夜未眠,眼睛是红肿的.不知是雪花飘进了我的眼睛还是我也感到了悲伤,我的泪水也情不自禁地往外流.我永远记得那一天,天灰蒙蒙的,又阴又冷.
    《石壕吏》剧本
    人物表:老妇、老翁、差役甲、差役乙、杜甫、媳妇、孙子、致辞者
    场景:秋天,晚上11点钟.一破旧房子.房子大门紧闭着,秋风吹来,门有些晃动,门上的油漆已脱落了不少.不远处,立着一个刻有“石壕村”三个大字的石碑.风吹打着这弱不禁风的房子,让人为它担心.唉,也许,又将有一场悲剧在这开场……
    [幕开,远处传来几声犬吠,屋子里时不时地传出孩子的哭声.]
    旁白:又是一个深秋的晚上,诗人杜甫来到了石壕村这个房子里借宿,有些疲惫,早已睡下.而老夫妇在昏暗的亮光下,正在痛苦地说些什么.一切都是那么宁静.就在此时,一个粗鲁的声音打破了寂静……
    [砰!砰!砰!]
    差役:开门!开门!
    [老夫妇一家惊醒]
    老翁(小声地,有些紧张):他们又来了,看来我得出去躲躲.
    老妇:你快走吧,剩下的事我来处理就行![老翁马上从后院越墙逃走]
    差役:开门!快点![差役等不及了,把破旧的大门擂得山响]
    老妇:来啦来啦!(打开门)原来是官爷阿,请问有什么事吗?
    差役甲:(怒吼)少啰嗦!叫你家的男丁出来!
    老妇:嗯……启禀大人,我家已经没有男人了.
    差役乙:别想骗我,快叫出来,免得我动手!
    老妇:(拍着胸口,哭丧着脸)官爷阿~~~我三个孩儿已经抓去服役了,前些天一个儿子捎了信回来(拭着泪),说两个儿子已经战死沙场了.活着的尚且暂时活着,死了的就一去不复返了阿~~~[老妇人说到这里早已泣不成声,一脸痛苦的表情.]
    差役甲:(大怒)够了,少的死了还有老的,叫你当家的出来,少跟我啰嗦!
    老妇:(仍表现出痛苦的样子)你说他,他已经不在人世了.我们家里真的没人了.
    [这时,从屋里又传来几声孩子的啼哭声.]
    差役乙:(凶神恶煞)死老太婆,你好大的胆子,你不是说家里没人了吗?(做出要冲进屋里的动作)
    老妇(胆怯,拉着差役):确实没有什么人了,只有个吃奶的小孙子,还有她母亲,也就是我的媳妇儿.因为有了这个小孙子,我媳妇儿才没有离去.
    差役甲:既然有媳妇,那,带走!
    老妇:大人您就可怜可怜我们吧.她自从嫁进我们家就没有过上好日子,连进出门都没有一件象样的衣服.您大人大量,就放过她吧~~~
    差役乙:去!少来这套,若每户都这样,那国家怎么办?我如何向上级交待阿?
    老妇(一愣,叹口气):要不,捉我好了,我虽然大把年纪,力气小,但我的厨艺不错,就让我去吧,至少还能为你们烧饭做菜.
    差役甲乙(交头接耳一阵子):好吧!带走!
    [差役押走了老妇]
    [夜更深了,一切归于寂静,听闻了这一切发生的事情的杜甫走出房间,看见刚翻墙回来的老翁和媳妇还坐在那里哭泣.]
    旁白:天亮了,落叶飘落,几只乌鸦在树枝上鸣叫.
    杜甫(背着行李,走出门):老伯,保重了.
    老翁:保重!(含泪目送杜甫)
  • 天灰蒙蒙的,又阴又冷.寒冷的北风似乎要把整个人吞没掉.
    我无精打采地骑在我那匹瘦马上,经过了一天的颠簸,终于到石壕村了.今天就 在这里住下吧,我的心里这样想.
    我最终选择了一户人家,我轻轻地敲了敲门,只听见门里出现了一阵骚乱,忽然,有一个老头翻过了墙,向南跑去.过了一会儿,一个老妇人才慢吞吞地打开了门.我向她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她把刚刚逃走的老头叫了回来,并热情的招待了我.
    进了她家的大门,我忽然发现我的选择是错误的,因为这家不是一般的穷,用来招待客人的不过是一些几乎没有多少米的稀饭,何况他们平时还舍不得吃这些简单的东西.
    他们告诉我,自从唐军的进攻失败以来,李唐政府就在这一带实行“拉夫政策”,许多人都拿起武器,走上了战场,他们的三个儿子都在邺城防守,其中的两个儿子已经战死疆场.她不希望自己的老头去上战场,因为他年岁已高,怕是有去无回了.
    夜晚,一阵嘈杂声惊醒了熟睡中的我,我躺在床上,认真地听着门外局势地发展.
    开始,有一名成年男子的粗暴地喊声:“皇上有征兵令,每家出壮丁一名.”老头一听立刻逃走了.接着就是一阵敲门声,“快,把你们家的男人交出来.”
    由于我急切地想知道事态地发展,于是透过窗户看门口的动静.
    老妇人慌忙地去开门,还没有等她把门打开,就有人一脚把门给踹开了.原来是两名当地的差役.其中一人手拿一把大弯刀,另一人手持一根三尺木棍,个个都是凶神恶煞的样子,像是从地狱来的使者.
    “快,把你们家里的男人通通交出来.”其中一名差役说道.
    “我有三个儿子,都去镇守邺城了,一个儿子刚刚来信说自己的两个兄弟都战死了.哎!”老妇人叹着气,刚想继续说下去,被其中一名差役推倒在地.
    “少啰嗦,快把男人交出来,”一个差役抽出了手里的弯刀,“你这是违抗皇命,是要杀头问罪的.”
    老妇人慢慢地站起来,说:“我的家中已经没有别的男人了,只有一个还在吃奶的孙子,难道你们也要把他抓走吗?因为有这个孙子在,他的母亲才没有离开我们.”
    “你无法使我们相信,我们要进去检查一下,以证实你们家没有男人了.”两名差役对待这件事情是十分严肃的,他们不能有一丝一毫的马虎.
    “我们都是穷苦的人家,孩子的母亲都不敢出门,因为家里没有一件完整的衣服,怕到时候会让老爷见笑.”老妇人的语气变得很无奈.
    “不行,我们是一定要进去查看的,这是我们的职责.”说完,两名差役推开老妇人,想要强行闯入房间.
    老妇人无奈地说:“这样吧,我虽然年近七旬,但我不觉得自己很衰老,我可以和你们走,尽快到河阳去服役,以表达我的爱国之心,如果来得及,还可以为士兵准备早饭呢!”
    两名差役发出了奸笑:“那好吧,你们家已经没有男人了,但是你替代你们家的男人去从军,实在是精神可嘉,你迟早是会得到战功的!”
    看到这里,我十分想出去把老妇人拉回来,但是她的儿媳妇拉住了我,示意我现在不要出去.我就这样忍着,眼睁睁地看着老妇人就这样离开了.
    那两名差役依旧在挨家挨户地寻找壮丁,直到后半夜,外面的嘈杂声渐渐停止了.但我好象听到了一阵哽咽声,大概是老头回来了吧!
    我无法抑制住自己的激动,打开房门,一阵北风吹来,这时我才发现,门口已经有了很厚的积雪,大雪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下的.我走出房门,月亮似乎是孤单地悬挂在天空中,满天的星星不知到哪里去避难了.
    天空渐渐亮了,雄鸡站在山上鸣叫,鸡啼声中处处充满了悲伤.我再次骑上我的瘦马,和老头告别,我看出他一夜未眠,眼睛是红肿的.不知是雪花飘进了我的眼睛还是我也感到了悲伤,我的泪水也情不自禁地往外流.我永远记得那一天,天灰蒙蒙的,又阴又冷.
  • 《杜甫诗三首课后题,第2题,说是要把石壕吏改写成一篇记叙文或一幕短剧,我只要一百多字》全文共8452字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