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几何》一文录入人教社新编的九年义务教材

(语文网 本文阅读:次)


    王几何》一文录入人教社新编的九年义务教材,媒体敏感于这一变化,于是展开了一场讨论。此文作者马及时名不见经传,关于此文的文学价值也有不同看法,舆论发声以为这是对于教材选文经典原则的一种背叛。

    媒体不清楚的是,关于“教什么”和“怎么教”,现代语文教育基本认同一种认识,语文教学应该由“教教材”往“用教材教”过渡。

    “教教材”基于教材选文典范的事实,以旧语文强调“文以载道”而客观上具有教化功能,由此需要把教材的选文作为阅读的聚焦点,把课文作为了主流思想的载体,从某种意义上排斥其他阅读,并且解读课文的价值体现唯一正确、标准化。那时的语文阅读以意义解析为重点,教师需要恪守课文解读的标准化原则,从某种意义上也不能有自己的理解,即不能“越雷池一步”,而作为学生自然也需要听命和接受。这种以教化为目的的语文教学,在语文的独有属性——语言的应用和学习中,其实并不作为重点,其学习形式基本表现为:涵咏诵读,即把语料在不理解的基础上先存放在肚里,让它慢慢发酵。由此奠定的语文学习是低效率、高耗时、成功率不可高估的。“教教材”是一种习惯教学,即使现代教育实现了语文分科之后,语文的教材选编其实一直恪守这条经典化原则,对于某些原文在文字上不够精美、情感价值上与现实或有冲突的细枝末节之处,还要由编辑操刀,进行修剪。我们知道叶圣陶先生编写教材,在写上付出了很多心血。前不久郭初阳等一批人针对教材的问责,以为故事虚构和附会,违背生活真实性原则,这与编写教材的初衷是有关系的。以经典化筛选文章,在应用中一般不会选择存世作家作品,也应该以知名作家为主,而且这个作品沉淀时间越久越好,证明有传播价值。

    在“教教材”的语境和思维主导下,对于《王几何》与作者马及时是不是可以具有入选教材的殊荣存疑,自然必要,而且有道理。

    然而,这些非语文教学圈里的人,其实不知道的是,当前语文教学,甚至整个教育界,都在对于“教教材”的局限性,遏制教师的教学个性发展,以及促进学生的多维思考,进行反思。目前的主流教育思想,以为应该倡导教师“用教材教”,即教师应该基于学习需要,结合学生的兴趣爱好,并不是全部接受教材,即不要求教材的选文是十全十美的,某些时候这些课文还会作为批判的样本,要刻意寻找出这样的文章还有什么地方是不合理的,不够优美的。当教学客观上不以接受标准化答案为主要目的的时候,教材的处理便具有了灵活性,也就是选文的认知价值也就与之前不同的,或许接纳其优势,或许批判其价值。课文不尽完美就可以被接受了,也就使得教材的编写有更大的灵活性,很多时候,我们会根据学生的阅读兴趣、语文学习的知识体系设计、文章的突出特点来选定课文。在《王几何》之前金庸的武侠作品、我国现代先锋作品、汪国真的性灵小诗等都受到青睐,进入了教材。

    似乎每一次教材里的作品进入都会引发舆论口水战。除了《王几何》之外,最近热议的还有鲁迅淡出语文教材的问题。其实鲁迅依然是被教材偏爱的作家。或许与之前比,他的作品录入的数量萎缩,以腾出空间给了更多作品。《王几何》等作品的新晋与鲁迅作品的淡出构成对应关系。

    教材的选文变化,反映在教学中,教师应该看到教教材是时代主流意识,若面对新编收入的新文,我们还是一贯采取教教材的方式处理,舆论所担心的事情就会出现,即语文学习不再占位在语言发展最高峰,接受汉语言最为精品的东西了。这实际上是给语文老师出了一道难题。

    “用教材教”,赋予了语文老师更多教学的自主性。其一,独立解读文章,寻找出文章的亮色,引起学生的关注。这是一篇非常俏皮的文章,在语言处理上颇具特色,前面我有一文对此做过解读。在课堂教学的观察中,我也察觉很多老师并没有把自己的生活经验融入其中,不能得出自己的阅读体验,教学常有遗珠之憾。我也喜欢王几何,因为课文写了他的与学生天然建立起来的默契,以哑笑换来学生的哄堂大笑。在笑容里我们看到了师生之间水乳交融的难以用语言表达的情感,同时我们也看到了王几何老师在自己平凡的工作中,小有得意,以他用自己的专业付出而赢得了学生的敬佩。这与教师的职业特点非常吻合,不做大事而也会被小小的成就而自鸣得意,这也许就是他们积极的人生态度吧。我是老师,我理解王几何,也喜欢他。很多老师在情感上与王老师是可以达成心灵默契的。其二,文章也有不足,有人批评说,事件单薄,而思想性也不是厚重的。此文破了一个禁区,一般情况下,学校里是禁止学生之间或给老师起绰号的。因为多数的绰号,反映人物特点,却带有调笑的意味。我们以为师生之间的调笑或同学之间的这样做法,会破坏他们之间的关系。而此文王几何老师自曝绰号,不以为这是禁区,还鼓励孩子们当着老师的面来叫,说明王老师与孩子们是非常贴近的。当看到这个优点的时候,还应该敏感地意识到:类似的绰号,若传递正面信息,或许演变为一种给人起绰号的鼓励,这是有悖于教育目的的。教师在教学中也应该妥善处理。

    教教材的主动权掌握在教师手里,这对于教师的教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舆论纠结在《王几何》该不该入编教材其实不重要。我们需要倡导教师在教材变化之后,具有教材处理的能力和适当进行教学调控,把优势的东西学到,而摒弃或许产生的不良影响。

     

    《《王几何》一文录入人教社新编的九年义务教材》全文共2096字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