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教头风雪山神庙》实录

(语文网 本文阅读:次)


    师:今天我们(公开课借班的学生)学习一篇脍炙人口的小说《林教头风雪山神庙》,它选自中国名著《水浒传》的第九回。大家在预习时,课文给你留下印象最深的情节是什么?   生:林冲手刃仇人   生:我也是,林冲雪夜奋起杀敌……   众生达成一致:课文最后一段——血溅山神庙给人印象最深刻,是全文的高潮。   师:清代著名评论家金圣叹在读《水浒传》时曾说:   (投影)“吾最恨人家子弟,凡遇读书,都不理会文字,只记得若干事迹,便算读过一部书了”,“《水浒传》章有章法,句有句法,字有字法。人家子弟稍识字,便当教令反复细看,看得《水浒传》出时,他书便如破竹。”   ——金圣叹《读第五才子书》(即《水浒传》)   师:这段话主要有三个意思:第一,阅读不能只记情节,应从文字入手;第二,阅读宜细不宜粗,重整体,更应关注细节;第三,《水浒传》的“含金量”高,读懂,读透《水浒传》,阅读能力必将大幅度提升。   “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根据大家的兴趣,这堂课我们将结合金圣叹的评点,尝试通过细读文字对小说最精彩的一出戏——血溅山神庙作一次文学鉴赏。   (请一女生、一男生分别朗读末段。另请生评点)   生:女生朗读很有气势,有点“巾帼不让须眉’的味道;男生的声音比较低沉,缺少一种霸气,比如:“泼贼那里去!”“好贼!你待那里去!”应大声一些,要符合“喝”字。   生:女生朗读活脱就像一个“女林冲”,但我觉得她感情太投入了,声音太晌了。比如:陆虞候告道:“不干小人事;太尉差遣,不敢不来。”我觉得要低声。   师:为什么?   生:因为陆虞候面临杀身之急于为自己开脱罪名。   师:那你能不能作个示范?(生读得很懦弱,赢得同学掌声)   师:下面请同学自己独立研读课文,看看有没有自己的发现,比如林冲杀人有什么特点?有了发现之后,你可以和同桌展开讨论,也可以待会儿和大家一起交流。   (约5分钟后)   生:我发现林冲武艺很高强。比如“那富安走不到十来步,被林冲赶上,后心只一枪,又搠倒了。”“翻身回来,陆虞候却才行得三四步,就被林冲劈胸只一提,丢翻在雪地上”。林冲这么短时间内就把敌人放倒了,可见其武艺高强。   师:短时间指什么?   生:指的是步数,如“走不到十来步”“才行得三四步”。   师:你的发现让我想起了李白的一首诗《侠客行》,“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以此比照林冲,谁厉害?   众生:林冲更厉害。   师:根据作者的描写,林冲是有过之而不及的。还有没有其他发现?   生:我觉得林冲杀人很谨慎,如“轻轻把石头掇开,挺着花枪,左手拽开庙门”这一句中的一个形容词“轻轻”和三个动词“掇”“挺”“拽”,它们给我的感觉是林冲在得知真相时竟能如此镇静,换成我是肯定做不到的。   生:我发现林冲杀人用的武器不一样,比如他杀差拨和富安用花枪,杀陆虞候用他前面买的解腕尖刀。   生:写林冲杀差拨和富安很简单,但杀陆虞候却很详细。这可以通过动词“劈”“提”“丢”“踏”“搁”“扯”“剜”等来体会。   生:老师,我有个疑问。林冲杀人为什么还有这么多废话?   师:他主要是对谁说的?   生:陆虞候。   师:好,这个问题其他同学有没有想法?   生:因为陆虞候是这次密谋杀害林冲的主犯。所以林冲对他特别愤恨。   生:林冲和陆虞候曾经是好朋友,被朋友出卖是极其痛苦的。所以林冲对陆虞候就特别“关照”。   师:文中有没有透露这一信息?   生:有的,如林冲骂道:“奸贼!我与你自幼相交,今日倒来害我!怎不干你事?且吃我一刀!”。   师:你不仅读得仔细,而且符合人物言行。不过文中林冲还说了一句话,哪一句?   众生:“泼贼!我自来又和你无甚么冤仇,你如何这等害我!正是‘杀人可恕,情理难容!’”   师:“杀人可恕,情理难容”,前半句的意思是杀人有时还可以宽恕,后半句是什么意思呢?   生:我的理解是伤情害理的事却是难以容忍的。   师:联系上下文,你觉得对林冲而言,伤什么情害什么理的事让他难以容忍?   生:应该是和陆虞候的友情吧,陆虞候卖友求荣,背信弃义,让林冲痛恨不已。   师:请大家注意这个“义”字,这是林冲性格中的“闪光点”。课文开头有没有体现这一点?   生:有的,如课文开头的李小二因林冲曾经有恩于他,才会冒着生命危险向林冲通报信息。   生:林冲不仅“救了李小二免送官司,又与他陪了些钱财,还赍发他盘缠,于路投奔人”,他和李小二非亲非故,全因一个“义”字而为。   师:很好,正因为讲“义”,小说前面的鲁智深才会千里迢迢保护林冲,免去林冲“野猪林”一劫;正因为讲“义”,所以课文后面的林冲才会“火拼王伦”后把寨主之位让给晁盖。   把同学们的发言概括起来,我们大致可以发现林冲杀人有三个特点:第一,他能分清主次。他先把两个次要的解决了,然后集中力量来收拾主要的仇人陆谦;第二,杀得理直气壮。他杀陆谦是因为陆谦卖友求荣,背信弃义;第三点,他杀人很讲究。包括他的武器、杀法都不同。总之,林冲杀人杀得有身份。因为他曾做过八十万禁军教头,武艺高强,有斗争的经验;再加上过多的人生挫折造就他谨慎精细的性格,这就使得他为正义而杀人,不是随随便便地去杀   师:大家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发现?   生:老师,文中有两个省略号,我很想知道作者省略了什么内容?为什么要省略?   师:两个省略号也是一个重要的发现,在公布省略的内容前,我想先请同学们猜猜,看看哪个同学的答案和原文最接近。(生思考约1分钟后)   生:前面应该是林冲看着陆虞候缓缓倒下,后面可能是林冲进庙收拾了一下衣服。   生:前面可能是林冲拔出刀,对着白茫茫的大地高喊着:我终于报仇了!后面大概是林冲进庙向山神祈祷表示感谢,也希望山神能继续保佑他。   生:林冲把尖刀向心窝里只一剜后,可能还要折磨一下陆虞候,比如看着鲜血从陆虞候身上慢慢流尽,让他死得极其痛苦。这样,方能解其心头之恨……   师:大家都展示了丰富的想象力,有的比较善良,有的比较“残忍”。下面,我们来看看作者是怎么写的:   把陆谦上身衣扯开,把尖刀向心窝里只一剜,七窍进出血来,将心肝提在手里。回头看时,差拨正爬将起来要走。林冲按住喝道:“你这厮原来也恁的歹!且吃我一刀。”又早把头割下来,挑在枪上。回来把富安,陆谦,头都割下来,把尖刀插了,将三个人头发结做一处,提入庙里来,都摆在山神面前供桌上。再穿了白布衫,系了搭膊,把毡笠子带上,将葫芦里冷酒都吃尽了。被与葫芦都丢了不要,提了枪,便出庙门投东去。   ——课文中最后一段省略的内容   师:大家看了这段文字之后有什么感受?   生:太残忍了。   生:和想象差距太大,林冲怎么会这么残忍呢!   师:林冲挖出陆谦的心肝,又割下三个人头,作者这样的描写的确很血腥、很恐怖。但是,请大家注意这个细节:林冲将三个人头发结做一处,提入庙里来,都摆在山神面前供桌上。   金圣叹对此是这样评点的:“三个人头,安放得好,又算示众,又算祭神,又算结煞。”(投影)你能对此做一下评点吗?   生:这个细节可以看出林冲向山神证明自己报了仇,让世人明白为非作歹是没有好下场的。   生:联系前文“神明庇佑,改日来烧纸钱”“天可怜见林冲”,我认为这个细节加深了林冲对神灵的信任,期望山神能保佑他平安度过后辈子。   生:可以看出林冲对这一段仇恨告一个段落,对过去任人欺侮的自己说一声再见。   生:刚才我还觉得林冲杀人太可怕了,和前面逆来顺受的林冲画不上等号,但这个细节仔细读来我发现林冲还是比较仁慈的。如果换成别人,就算把人头喂狗了,也难消心头大恨。   师:在林冲看来,陆谦等人干了伤天害理之事,竟然在山神庙前津津乐道,是对山神的亵渎;也是他自己在山神庙这块净土杀人(尽管是该杀该剐的恶人)后,祈求山神谅解他对神灵的不敬。教材把这段文字省略了,固然避免了血腥味,但我以为,这恰恰可以窥得林冲的主导性格是安分守己、正直忠厚。否则,我们读到的就不是一个完整的林冲。   林冲之所以成为文学史上一个经典形象,就在于他能给读者提供一个想象、争论的空间,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在我眼中,林冲其实可以代表这样一类人:能忍耐时就忍耐,虽然很多人都羡慕鲁智深、李逵那样性格的人,但现实中却总有好多的人当不了他们那样的,而只能像林冲一样忍辱负重。   《水浒传》中有一个常常能让我感动的镜头:大雪纷飞的荒野,林冲望着熊熊燃烧的大火,他知道,他拼命想挣扎到回去和他美丽的妻子团聚的那一天没有了,已经被这把大火吞噬了。林冲扔掉了空空的酒葫芦,眼含热泪迎着呼啸的北风一个人孤独地前行,雪地里一串逶迤的脚印渐渐延伸到远方……      点评   黄琼:现今的阅读课上有一种现象,那就是基本上放弃甚至鄙夷对文本的品读。原因可能有两个:一是受“整体感知”“大语文、大文化”之类口号的魅惑,一是教师缺乏细读的能力。这堂课如果姑且不论其实现目标的程度,而仅就其方向和手法来讲,我以为是对语文教学本位的回归。能就具体的语句展开细细的品读,无论如何总是难得的,是对文本的尊重,是对阅读的尊重。就教法而言,虽看起来似乎不够新潮,但不失为一种踏实的方法。   傅寒晴:朱光潜说,读小说只见到故事和情节而不去理会它独特的言语形式,“就像看到花架而忘记架上的花。”读小说,固然会在意其中的情节,但语文课程下的小说教学更多的还是应当在语言文字上下功夫。这节课,教师引领着学生扔掉了“开端—发展—高潮—结局”的紧箍咒,披文人情,“理会文字”,走近林冲,走进《水浒》。通过鉴赏“劈”“提”“丢”“踏”“搁”“扯”“剜”等一系列动词及相关场景,林冲的形象在大雪、烈火、刀光的衬托下巍然屹立,虎虎生威,学生似乎可以感触到一个复仇者胜利时特有的气息。   郑飞艺:看得出教师细读文本的功力不浅。整堂课的鉴赏在金圣叹的“读法”和“评点”引领下,剖析有致,解读深入,真是在“读透”啊。遗憾的是,教师最后以“林冲其实可以代表这样一类人”做总结,多多少少消解了前面细读得来的形象的复杂性。   尽管师生对文本读得很细很透,我还是不太能接受这堂课。从“‘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以此比照诗人与林冲谁厉害?”,到“林冲杀人杀得有身份”,再到“请大家注意这个细节”,整堂课让我胆战心惊,如鲠在喉。我们不得不问:面对文本中充满血腥味的暴力信息,我们的教师应将学生引向何方?   董汀丰:我深有同感。在这堂课上,我感觉到的只是一股浓浓的血腥气。这堂课,正如执教者所说的那样,将“风雪山神庙”完完全全地上成了“血溅山神庙”,也就是说将原本描写林冲如何在被“逼”到绝境时所发生的性格突变的一个精彩片段,当做一个人会如何残忍地杀人的范本来“赏析”了。我认为,学生读了课文,对林冲报仇杀人情节留有很深的印象,这是可以理解的;不可理解的是教师竟然就以此作为本堂课的重点,“引导”学生去“欣赏”林冲杀人时的“技艺”与“残忍”;更难以理解的是,教师还将编者因“过于血腥”而删去的文字,又全部“端”出来放在学生面前,并“指导”学生去细细“品味”!课堂上曾有学生问:为什么要省略?对此教师并没有给予直接回答。可能执教者原先根本没有把这作为一个问题。但我认为,这是一个值得执教者认真思考的问题,因为这个问题,实际上关乎我们应该在语文课堂上培育什么样的人文情怀的大问题。

     

    《《林教头风雪山神庙》实录》全文共4575字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