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的结构对吗?(连云港市东海县中学语文博客群组)

(语文网 本文阅读:次)


    《夏》的结构对吗?
    连云港市东海县中学语文博客群组   
      梁衡的《夏》是一篇文质兼美的好文章,许多语句新颖奇巧,读之让人兴奋,但有一点却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开头第一节是文章的中心句,而其中“紧张、热烈、急促”则是文章的中心词,它定下了后边分写顺序的调子,按道理以下段落须按这三个词的排列顺序分写,不可以颠倒的。在我们所见的诸多范文中,这种总分结构、顺序对应的例子比比皆是。如朱自清的《春》有这样一句话:“桃树、杏树、梨树,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开满了花赶趟儿:红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稍加注意,就可以看出花的颜色是按照树的排列顺序对应而写的。再如布丰的《松鼠》,开头说松鼠是“漂亮、驯良、乖巧的小动物”,后边的分说即按此排列顺序一一说去。我想这应该是作家有意为之,因为这样的谋篇布局可以增加文章的条理性、逻辑性。

      第二节中,梁衡用了“沸腾”、“火红的太阳”、“金色的原野”、“浮动的热风”、“翻滚”、“升腾”等词语,生动形象地写出了夏天热烈的景象。第三节则是通过收获已有而许多植物却仍在继续生长,描述了夏天是承前启后、生命交替的季节,表现出了夏天节奏的急促。第四节作者自己说是写“紧张”的, 。显然,在行文中“热烈、急促、紧张”的实际排列顺序,与总说句的不一致。不知是作者大意失手,还是有意犯规。

      面对学生,我无力圆其所为,便叫学生拿起笔来,在书上把三个词的顺序重新排过。

      名家会有错,教科书也会有错,遇到了,就叫叫板,不要总是往上靠,去迁就,去附会,弄得没有了我们自己。
     
      
      

    《《夏》的结构对吗?(连云港市东海县中学语文博客群组)》全文共805字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