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想象·创造──《天净沙·秋思》教学后记

(语文网 本文阅读:次)


    元朝散曲大家致远的《天净沙·秋思》,“深得唐人绝句妙境”(王国维《人间词话》),被称许为“秋思之祖”。这篇28字的散曲佳作,选入了新课程语文教材七年级下册。

    这首散曲用词精炼芡ㄋ祝毯钋腥从秩菀赘兄凑展攀式萄“读读背背”的惯例,我预计教学用时10多分钟,让学生想象一下作者笔下的秋天傍晚苍凉景象,体会流浪人的悲苦之情即可。然而,实际的教学却足足用了一节课,学生还意犹未尽,纷纷要求将活动延伸到课外去继续作完。我真切地感受到创造活动给学生带来的学习愉快和活力。

    当时的课堂教学情景简述如下:

    我首先板写了标题和作者,介绍了马致远的情况,然后放了两遍朗读录音磁带,就开始让学生自我朗读课文几分钟,完成背诵和默写。(因为仅有28字嘛。)在此基础上,我布置学生根据散曲的文字符号,闭上眼睛想象作者描绘的画面,进而体会画面中人(“断肠人”)的心情。完成此思考后,我准备布置《评“断肠”二字的妙处》的选作作业,就此结束课文教学。

    意外的事儿出现了:学生在想象文字画面,体会到(流浪人)的愁苦辛酸的同时,纷纷自动去观察文中的插图,以便与自己脑中的构图相比较。(课后三题也有此作业安排。)导火线出来了:有同学举手,说他发现了插图的错误:“插图中没有乌鸦,不符合课文内容。”“对!这个发现好!”我由衷地赞赏了学生的发现,并说:“谁会画乌鸦,给它补上。”被老师赞赏的发现,本身就给学生带来了兴奋,而又让他们创作乌鸦,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使学生热情高涨。当即有10余人举手要上台在黑板上画乌鸦。我随机抽了几个学生上台画,并让其余同学在下面画。画乌鸦,有的画得像,有的不像,但是,课堂却活跃起来了,他们边笑边画边纠正边评论,快活极了!我放纵他们的情绪,我不忍扫他们的兴。何况,想象、画画、评说、愉快,这些难道不是语文课追求的范畴甚至是目标吗?

    发现的愉快,调起了学生进一步探究的冲动,他们仔细读课文,读作业,读插图,查资料,找问题,我深解他们要努力发现一点什么来获得老师的赞赏,并在同学中展示自己的能力的愿望。这是非常难得和可贵的。(真的,发现是一种高尚的能力。我常对同学们说。)他们有说插图中的画得“不枯”的,有说马应当画得垂头丧气而不是昂首挺胸的,有说根据全曲景象和当时的历史条件,房子也画成茅房更相配的,有说图中看不出风的迹象的,有说画中人在深秋赤裸上身也不实际的……最后,班长兼语文科代表钟艳出人意外地提出:我们重新画插图!“对!我们重画。”同学们异口同声。我也似乎冲动了,没加什么思索:“行!”钟艳立即上台画起插图来,同学们在下面也找纸来画,可惜就在此时下课铃响了……

    同学们的目光一齐投向我:万分惋惜;我只觉得学生的创造激情不可浇灭,闲迹夯丶壹绦逋肌“啊!……万岁!……”教室一片欢呼。

    《天净沙》一课教学后,我一直觉得该写文章记下这一课的情形,因为它让我们直观到:

    课堂教学,尤其是语文课堂教学,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具有生成性的,它是在师生对话互动中构建意义和程序。因此,课堂教学应当有随机性,在时间上应当允许存在弹性。那种机械的,下课铃响教学内容刚好完成的表演课,是不符合教学实际的,是不人性的。

    发现、探究、创造这些活动,正是学生学习的动力之源。过去由教师讲,学生消极、被动接受的教学方式无法使学生产生学习兴趣、热情和动力;反过来,让学生自主、自动地学习,学习世界就变得那么精彩、动人,充满活力。这正是教学活动苦与乐的分岭。

    积极的、肯定的评价多么具有魅力。教师小小的认可、认同和赞赏,就可以把学生的探索、创造热情扬得那么高,可我们的教师为什么还往往忘记认同、赞赏学生呢?难道大学中文的语言艺术就是用来像不少教师那样尖酸刻薄地讽刺、挖苦、嘲笑、踏俗、咒骂学生的么?最高最实惠的语言艺术就是赞赏的艺术,我以为。

    想象产生的审美意识价值更高更牢固,是枯燥的讲授无法比拟的。不知大家发现没有,课堂上学生不断纵深发现插图的欠缺和不足的过程,如没有乌鸦,树不枯,马应当垂头丧气,房是草房更好,应当看见风等等,正是学生审美意识发育、生长、完美的过程。尽管我没讲,但我相信,学生对曲中悲凉情调和衬托手法的把握是相当深刻的。

    积极观察、探索、发现、创作,这一态度和习惯的习得,将是学生一生的无价之宝,是那些苦口婆心传授的星星点点的知识无法比的。如果要比的话,前者是灵芝、莲,后者是白菜、萝卜。教师呀,不要拘泥于星星点点的知识,而要着眼高品位情感、态度、习惯的培育和造就,这才是大语文教育,生活教育,这才是语文教学的阳光地带。

    ──此文发表于《四川教育》十期

    《观察·想象·创造──《天净沙·秋思》教学后记》全文共1958字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