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教案大全

鸭大哥教案

鸭大哥教案

Matteo  Panama歌名 Panama (Radio Edit)歌手:Matteo 哥你家乡有400斤鸭吗… 送到巴拿马… 哇… 是滴…是滴…要来干吗… 妹来…妹来…这边买单… 笨猪…弟妹…弟妹…车子到哪啦… 真买的…笨死啦…我******

某天,鹅大哥的女儿鹅你妹对鹅大哥说:Papa,why do I have so much 胸毛呢?鹅大哥神色冷竣的对你妹说:这个很easy,不想要就刮掉~

作者:渝夫

去年某一天,我在黑龙江省军区政治部宣传处工作时的副处长、如今在黑龙江鸡西任职的佟本正佟大哥突然打来电话,让我打听河北某国有银行一位老兄的情况。

我问什么事儿,佟大哥没绕弯子,说他女儿处了个对象,这位老兄正是男孩的父亲。我顿时明白他的意思,表示一定想办法把这件事办妥当。

印象中,这应该是佟大哥第一次托我办事。尽管之前我多次讲需要我跑腿的事尽管吩咐,但佟大哥从来没找我办过任何跟我履职用权有关的事情。

仔细想想,不仅佟大哥,包括这些年来给我当过连长、指导员、股长、科长、处长及处长以上的老领导老大哥们,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找我办过任何一件违背政策规矩的事项。

都说关爱部属首先要在政治上关心爱护,佟大哥和其他老领导老大哥们用实际行动,诠释了什么叫对部属对兄弟负责,什么叫真正的呵护爱护保护。

一、副处长因为姓佟,据称是皇亲国戚

初识佟大哥,应该是我2002年3月从大兴安岭军分区调到黑龙江省军区政治部纪检处之后。

在此之前,我是宣传处早已盯上的调入人选,结果被纪检处吴其海处长先下手为强,包括佟大哥在内的宣传处诸位同事有些耿耿于怀。

我刚到纪检处时,佟大哥还是个正营职干事。当然是老干事了,宣传处的绝对主力。

佟大哥给我的第一印象很有意思:很热烈,有激情,但也很有个性,讲义气更有傲气,语言粗暴,简单直接,他看不上眼的人,永远都看不上,你再怎么努力都白搭。

据称是皇亲国戚的佟大哥就是这么一个人,爱憎分明,敢说敢为,很少违背自己的内心做事,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说和做高度一致,绝不作秀做作。

刚结识那段时间,佟大哥对我的印象还算可以,至少不那么讨厌。

这里面有我老处长吴其海的功劳。虽然他们两个岁数、职务都有较大差距,但这并没有影响他们惺惺相惜、相互认可。

2005年7月,我从纪检处调整到宣传处当教育干事之后,与佟大哥的接触变得经常而深入。彼时,佟大哥早已升任宣传处副处长,处里的大小材料,基本上都由他把关定向。

初到宣传处的日子,我压力山大,不知该如何应对没完没了内部材料。

这种压力,与新到一个工作环境有关,也与佟大哥对材料质量的苛求有关。

佟大哥写材料是把好手,但他的行文风格别人不大一样,不搞党八股那一套,不受拘束,天马行空,语言更是灵活得不能再灵活,压根儿不像我们常见那种四平八稳的内部材料。

后来了解到,佟大哥搞过新闻报道,还是沈阳军区范围内小有名气的业余诗人。如此这般,他把内部材料写得非常鲜活,似乎就不足为奇了。

2009年8月9日,黑龙江塔河边防某团士官、内蒙古鄂温克族战士邰忠利抢救落水汉族兄弟英勇牺牲后,佟大哥写了一首充满感情的长诗刊登在沈阳军区《前进报》上,看得我热血沸腾、泪流满面,感动得不得了。

在邰忠利的宣传上,深受感动的佟大哥倾情投入,除了那首长诗,他还主笔撰写了新闻特稿《对话邰忠利》发表在《解放军报》上,用阴阳对白、灵魂对话的独特方式,从另一个特殊视角展现了英雄的感人事迹。

当时我早已调离黑龙江省军区机关,无意间在军报看到这篇由佟大哥采写新闻特稿,顿时被吸引,瞬间被感动。

感动过后,开始感慨佟大哥过硬的写作功底,开始怀念跟着佟大哥学写材料的艰苦岁月。

二、材料没有对的,关键是要揣摩好领导意图

佟大哥对材料要求确实很高。我刚到宣传处那段时间,我交由他修改的材料,经过数次调整和修改,等到定稿时,几乎看不到第一稿的丝毫痕迹。

佟大哥告诉我:队列没有会的,材料没有对的,关键是要揣摩好领导意图,同时还要写出个性,既要把领导想表达的意思表达充分,还要有一些创造性的发挥,让领导眼前一亮。

佟大哥告诉我:写内部材料没啥诀窍,就是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

他还举了个把简单事情复杂化的例子来佐证他的观点:比如发个通知,可能一段话就能表述清楚,但作为内部公文就显得既没高度也没深度;你把那段话打开揉碎,重新组合,列两三个或三四个小标题,思想加动作,这样既便于下面更好理解和把握,又能体现通知起草人的思维层次和文字表达能力,还能顺利在领导那里过关,一举三得,何乐而不为?

仔细琢磨,佟大哥讲得很有道理。那些领导讲话,那些经验材料,那些教材教案,可就不是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总结经验时,恨不得把芝麻说成西瓜;剖析问题时,恨不得把小麻杆说成擎天大柱……后来许多年,包括现在,我一直按佟大哥教的方法对待和处理内部材料,包括用复杂方式处理一些小通知小文电,非常管用,屡试不爽。

有些跑题了,时间继续定格到我初到宣传处的那些日子。

那段时间,对于我写的大小材料,佟大哥从未批评我一句,而是耐心地教我怎么写、怎么改,从没对我说过狠话重话难听话。

这让我很意外。要知道,我们宣传处各位干事,包括省军区下属的各师旅级单位的宣传科长和干事,只要说到有关佟副处长把关改材料的事儿,十有八九都会吐槽佟副处长如何不讲情面地批评甚至训斥。

材料没写好,没让领导满意,佟副处长真批啊,批得你体无完肤,批得你无地自容,批得你甚至怀疑自个儿是不是写材料的材料、还能不能继续写材料。

佟大哥真的一次也没批过我,有的只是提醒和鼓励。

我也算是争气,没用多长时间,我基本能够理解佟大哥的意图,也较好地把握了他的材料风格,我经手的大小材料,基本不用他大改特改了。

三、一次调研见证超强的文字功底

2005年“八一”前后,刚到黑龙江省军区政治部任职的宋凤鸣主任领着佟副处长、干部处正营职干事刘学军、组织处正营职干事李树奎,加上刚刚晋升为副营职干事的我,从我曾战斗过的黑龙江源头边防五连开始,顺江而下,展开了为期20多天的经常思想工作调研。

这一道走下来,我见识了宋主任的宽广胸怀、渊博学识和深入细致的工作作风,也见证了佟大哥过硬的综合素质。

尤其是他对领导意图的准确预测和精确领会,还有他在领导面前的热情周到和不卑不亢,让我印象深刻,受益匪浅。

回到哈尔滨后,佟大哥安排我主笔起草调研报告初稿,并把路子和要写的内容大致说了一遍,并让我尽情发挥,想怎么写就怎么写。

说真的,我心里没底,但佟大哥给予了我足够信任和力量。这样一来,硬着头皮也好,赶鸭子上架也罢,反正我没了任何可以推辞和偷懒的理由。

这一次,我再次见证了佟大哥超强的文字功底,见证了他博览群书的良好习惯,见证了他对各种好观点好资料超强的借鉴和使用能力。

这个调研报告相当成功,成为2006年省军区召开经常性思想工作会议的基础性文件,里面的好多观点直接进入省军区关于加强和改进经常性思想工作的指导性意见,好多观点被沈阳军区2007年出台的相关文件广泛吸纳。

这一切,佟大哥功不可没。

四、副团干满两年,被破格提升为某预备役团政委

可能是对脾气或是投缘的缘故,我和佟大哥走得一直比较近,包括嫂子,还有当时还在上小学的侄女佟欣,我们都很熟悉也很亲近。

2005年底,由于表现突出和深得领导器重,佟大哥副团干满两年,被破格提升为某预备役团政委。

他去预备役团报到的前一天中午,处里的老干事任卫东领着我们几个小兄弟给佟大哥饯行,一个个喝得眼泪巴叉,恋恋不舍。

2007年夏天,我和宣传处同事、理论干事翟世界到部队检查主题教育落实情况,也算是假公济私吧,我们两个专程赶到佟大哥所在的预备役团,看望我们曾经的佟副处长。

两个曾经一起战斗的小兄弟来了,佟大哥拿出了十二分的热情款待我们,让两个小干事享受了一把首长级别的待遇,让我和老翟感慨不已。

2007年底,当得知我要调到沈阳军区机关工作,佟大哥第一时间打来电话,半认真半开玩笑地骂我不讲究,笑我骂翅膀硬了不听师傅话要单飞高飞了,笑骂我这个小老弟扔下他老哥不管了……因为此时,我们宣传处陈国富处长已经列为副师职领导干部提拔计划,佟大哥也已被确定为宣传处处长的接替人选。

是的,我确实不够讲究。眼看佟大哥就要杀回宣传处大展鸿图,我这个宣传处的绝对主力干事,我这个老部下却选择调离,于情于理都有些说不过去。

当然,佟大哥也只是笑骂而已。笑骂过后就是一番交待,告诉我军区机关衙门大、水更深,关系更为复杂,一定要小心谨慎,一定要多长点心眼……那天佟大哥应该是喝酒了,在电话里絮絮叨叨、磨磨叽叽,没完没了叮嘱着,生怕我离开他的庇护会摔跟头、会走弯路。

我知道,佟大哥真把我当成了兄弟,当成了他总是不放心的小老弟,当成了要挂牵一辈子的亲兄弟。

等佟大哥正式就任宣传处处长,等我再回哈尔滨出差,他总会张罗宣传处的兄弟们陪我喝酒闲扯,说我是宣传处走出去的人,宣传处永远都是我的家,兄弟们永远都欢迎我回家。

2011年12月26日晨草于沈阳,2020年1月18日晨完善于石家庄

渝夫,本名李勤俭,“70后”,重庆开县人,行伍二十余载,辗转于东北、华北,现居石家庄。业余时间钟情文学,嗜爱码字,先后公开出版文集《渝人心语》、乡土题材长篇小说《越过那道山梁》、军旅题材长篇小说《九如巷》。

图片来自网络,与本文无关

你说的应该是Matteo的《Panama》吧! 望采纳 点赞希望可以帮到你

歌名叫做 Panama (Radio Edit)

鹅大哥出门去,走起路来,一摇一摆。他走着走着,觉得口渴了,就到池塘边去喝水,他往池塘里一瞧,看见自己的影子,哦,多漂亮:雪白的羽毛,头上戴着一顶小红帽。他乐滋滋地说:“看我多漂亮,谁也比不上。”

池塘边,大树上,有一只乌鸦,听见鹅大哥的话,笑了起来,说:“不错,不错,您长得真漂亮,谁也比不上。”

鹅大哥一听更高兴了,伸长脖子昂着头,大步大步往前走。

一群小鸡,跟着鸡妈妈在捉小虫,他们叫着:“叽叽叽,叽叽叽……”。

鹅大哥走来,大声地说:“让开,让开!你们这些小东西。”

鸡妈妈听见了很生气:“鹅大哥,你干嘛这么神气?”鹅大哥说:“哼,我才不理你!”

一群小鸭跟着鸭妈妈学游泳,他们叫着:“呷呷呷,呷呷呷……”它们看见鹅大哥来了,嚷着:“快来呀,快来呀,快来跟我们一起游水。”

鹅大哥说:“哼,我才不跟你们这些小不点儿玩呢。”鸭妈妈说:“孩予们,别理他。”

一群小青蛙在草地上练习唱歌,他们唱着“呱呱呱,呱呱呱………”他们看见鹅大哥走来,嚷着:“快来呀,快来听我们唱歌。”

鹅大哥说“哼,我才不听你们这些小把戏唱歌呢。”小青蛙听了很生气,气得胀大了肚皮。

一只小猴子在树上玩,看见鹅大哥,问他:“鹅大哥,鹅大哥,你到哪里去?”

鹅大哥看也不看他,说:“哼,不用你管,你这个小东西。”

鹅大哥越来越神气,胸脯挺得高高的,脑袋抬得高高的,一双眼睛望着天,前面有个大泥坑,他也没有看见,一脚踩了个空,“扑通”掉到泥坑里去了,沾了一身的泥,鹅大哥变成了大黑鹅了。

鹅大哥急得哇哇叫:“谁来救我,谁来救我。”乌鸦在天上飞过:“谁呀,谁掉到泥抗里了?”

“是我,是我,是我大白鹅,请你快来救救我吧!”

乌鸦说:“哦,原来,是漂亮的大白鹅呀。我没工夫来救你,你不是很神气吗?”说完就飞走了。

相关教案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