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教案大全

孔子说音乐教案,歌曲孔子说学,歌 孔子说 皓天

孔子说音乐教案

孔子是儒家学说的创始人,是一位已经影响中国几千年且将继续影响世界的杰出的思想家、教育家,不过人们可能并不清楚孔子还是一位杰出的音乐家与音乐教育家,他的音乐思想博大精深,光芒四射,可以给我们以有益的启迪。   孔子在音乐方面的突出才能,体现在以下多个方面:   第一是演唱技能。种种文献材料都表明,孔子可以说是“无一日不弦歌”,哪怕是穷困潦倒之时,歌声一直没有离开过孔子。《孔子家语·困誓》中载:“孔子遭厄于陈蔡之间,绝粮七日,弟子馁病,孔子弦歌。”即便是晚年贫病临终之际,孔子也没有忘了唱歌。《史记·孔子世家》中说:“孔子病,子贡请见……孔子因叹,歌曰:‘太山坏乎!梁柱摧乎!哲人萎乎!’……后七日卒。”当然,孔子也有绝不唱歌的日子。《论语·述而篇》讲:“子于是日哭,则不歌。”   第二是演奏才能。他不但会弹琴、鼓瑟,还会击磬。换句话说,他不但精通弹拔乐器,还精通打击乐器。《论语·宪问篇》记载孔子在卫国时,因卫灵公年老怠于政事,不用孔子,他的政治抱负无法实现,不得不离开卫国,击磬敲打出浅薄、空洞的音调以舒发内心的郁闷之情。《孔丛子·记义》记载:孔子昼息于室而鼓琴焉,是因“见猫方取鼠,欲其得之,故为之音也。”孔子希望猫能够顺利地捉到老鼠,就弹奏出幽沉的音调来激发猫的强烈欲望。由此可见孔子卓越的演奏技能。   第三是作词谱曲的能力。有关文献资料表明,孔子创作了不少乐曲。《史记·孔子世家》详细记载了孔子创作琴曲《陬操》的过程:“孔子既不得用于卫,将西见赵简子。至于河而闻窦鸣犊、舜华之死也,临河而叹曰:‘美哉水,洋洋乎!丘之不济此,命也夫!’子贡趋而进曰:‘敢问何谓也?’孔子曰:‘窦鸣犊,舜华,晋国之贤大夫也。赵简子未得志之时,须此两人而后从政;及其已得志,杀之乃从政。丘闻之也,刳胎杀夭则麒麟不至郊,竭泽涸渔则蛟龙不合阴阳,覆巢毁卵则凤皇不翔。何则?君子讳伤其类也。夫鸟兽之于不义也尚知辟(避)之,而况乎丘哉!’乃还息乎陬乡,作为《陬操》以哀之。”据东汉蔡邕《琴操》记载,孔子还作有琴曲《将归操》、《猗兰操》、《龟山操》等等。据《史记·孔子世家》记载,孔子五十六岁时,“由大司寇行摄相事”,鲁国政令一新,从而引起了邻国齐国的惊慌。于是齐国就向鲁国的执政者季桓子献上八十名年轻貌美的舞女,导致“三日不听政”。面对这种局面,孔子不得不离开鲁国,“师己送,曰:‘夫子则非罪。’孔子曰:‘吾歌可乎?’歌曰:‘彼妇之口,可以出走;彼妇之谒,可以死败。盖优哉游哉,维以卒岁!’”这种即兴作词谱曲的能力,孔子更是表现出了非凡的才华。   第四是良好的音乐鉴赏能力。《论语》里有两段关于古曲《韶》乐的文字,很能体现孔子的音乐审美能力。一是《述而篇》:“子在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曰:‘不图为乐之至于斯也。’”这可能是孔子第一次听到《韶》乐,所以他感叹没有想到欣赏音乐竟到了这样的境界!二是《八佾篇》:“子谓《韶》,‘尽美矣,又尽善也’。谓《武》,‘尽美矣,未尽善也’。”这应该是在孔子有了更丰富的阅历、更深厚的思想之后,对舜时的乐曲《韶》与周武王时的乐曲《武》进行的对比性评价。因为在他看来,舜的天子之位乃是由尧“禅让”而来,充满“中和”之气,因此其乐曲是“尽美”且“尽善”的;而周武王的天子之位,是由讨伐商纣王而来,尽管是正义之举,仍然难免杀伐之气,因此,其乐曲是“尽美”却“未尽善”。在这里,孔子提出了一个评判音乐作品优劣的重要标准:仅有优美的声音是不够的,还必须有高尚的内容,只有内容与形式的高度统一,才是真正的“尽善尽美”。   第五是独到的整理校订古乐的能力。《论语·子罕篇》讲:“子曰:‘吾自卫反鲁,然后乐正,《雅》、《颂》各得其所。’”《史记·孔子世家》也说:“三百五篇(指《诗经》)孔子皆弦歌之,以求合《韶》、《武》、《雅》、《颂》之音。”虽然孔子弦歌的曲谱没能留传下来,但《诗经》的文本,如果没有孔子的整理与传授,恐怕就很难得以如此完整地留传到现在了。   第六,最为重要的,是孔子奠定了音乐审美的标准与音乐工作者的道德标准。孔子的审美观念强调追求乐曲、歌词的完美结合,追求内容与形式的高度统一,即上文所为“尽善尽美”———内容要“善”,形式要“美”。对从事音乐活动的人,孔子提出了“仁”的要求:“子曰:‘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仁”是孔子思想的核心,自然也是孔子音乐思想的核心。据杨伯峻《论语译注》的统计,“仁”字在《论语》中一共出现过109次之多,如:“子曰:‘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述而篇》)“仲弓问仁。子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樊迟问仁。子曰:‘爱人。’”(《颜渊篇》)孔子曾经说过:“移风易俗,莫善于乐。”(《孝经·广道要章》)既然音乐有如此重要的作用,对从事音乐活动的人自然也就提出了更高的人格要求。   让我们来看看孔子自己是怎么说的。《论语·述而篇》记载的孔子的两段言论,很是说明问题。其一是:“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者也。”敏,意为勤奋敏捷。可见,孔子之所以拥有丰富的学识(当然包括音乐学识与技能),靠的就是自身的勤奋。其二是:“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这说明孔子善于虚心地向他人学习,当然,在向他人学习的过程中,自身必须具备一定的鉴别能力。在《学而篇》中记载的孔子弟子子禽与子贡的对话,也很能说明孔子谦虚好学的精神:“子禽问于子贡曰:‘夫子至于是邦也,必闻其政,求之欤?抑与之欤?’子贡曰:‘夫子温、良、恭、俭、让以得之。’”当孔子周游列国的时候,孔子的学问可以说已是名满天下,但孔子并没有因此而故步自封,恰恰相反,他以更加温和、善良、诚恳、严谨、谦虚的态度对待他人,所以,人们都愿意与他交往,把所知道的东西告诉孔子。当然,孔子更愿意把自己掌握的知识、学问告诉他人,并且是诲人不倦。《八佾篇》就记录了一段孔子告诉鲁国乐官之长大师如何演奏音乐的道理:“乐其可知也:始作,翕如也;从之,纯如也,皦如也,绎如也,以成。”   再来看看孔子是怎么做的。《述而篇》记载:“子与人歌而善,必使复之,而后和之。”《史记·孔子世家》所记载的孔子跟随师襄子学琴的过程,更能体现孔子孜孜不倦的学习态度。孔子向乐师襄子学鼓琴,连学了十天都不换曲子。师襄子说:“可以换曲子学习了”。孔子说:“我只是把握了曲调,还没掌握乐理呢。”过了一段时间,师襄子又说:“乐理你已经掌握了,可以换曲子学习了。”孔子说:“我还没有弄清楚这个曲作者的创作思想呢!”又过了一段时间,师襄子又说:“你已经理解了曲作者的创作思想啦,可以换曲子学习了。”孔子说:“我还没搞清这位曲作者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呢!”再过了一段时间,孔子一副有所穆然深思的样子,又是一副愉悦地望向高空而又意志深远的样子。孔子说:“我知道这位曲作者是怎么样一个人了,这人黑黑的,高高的,眼晴深邃苍茫,有一种超越一切、惠及万民的王者气度!除了周文王,谁还能作得出这样的乐曲呢?!”师襄子听了这番话,从座位上起来,向这个不凡的学生行了一个大礼,说:“我老师说过,它就是《文王操》啊!”   记得曾读陶渊明《五柳先生传》,看到“好读书,不求甚解”一句,着实喜欢得不得了。虽然也知道陶渊明的原意并非如我所想,但我就是想以我之所想,来为自己的读书不求甚解找一个有力依托。及至看到孔子跟随师襄子学琴的故事,未免感到有些汗颜。学习任何东西,仅仅追求“知其然”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知其所以然”。孔子学习音乐这种勤勉敏捷、孜孜不倦态度,择善而从、“温良恭俭让以得之”的方法,以及努力做到“知其然而知其所以然”的精神,正是我们所需要的。

孔子说三种人不可交

  孔子是儒家学说的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e4b893e5b19e31333332643338创始人,是一位已经影响中国几千年且将继续影响世界的杰出的思想家、教育家,不过人们可能并不清楚孔子还是一位杰出的音乐家与音乐教育家,他的音乐思想博大精深,光芒四射,可以给我们以有益的启迪。   孔子在音乐方面的突出才能,体现在以下多个方面:   第一是演唱技能。种种文献材料都表明,孔子可以说是“无一日不弦歌”,哪怕是穷困潦倒之时,歌声一直没有离开过孔子。《孔子家语·困誓》中载:“孔子遭厄于陈蔡之间,绝粮七日,弟子馁病,孔子弦歌。”即便是晚年贫病临终之际,孔子也没有忘了唱歌。《史记·孔子世家》中说:“孔子病,子贡请见……孔子因叹,歌曰:‘太山坏乎!梁柱摧乎!哲人萎乎!’……后七日卒。”当然,孔子也有绝不唱歌的日子。《论语·述而篇》讲:“子于是日哭,则不歌。”   第二是演奏才能。他不但会弹琴、鼓瑟,还会击磬。换句话说,他不但精通弹拔乐器,还精通打击乐器。《论语·宪问篇》记载孔子在卫国时,因卫灵公年老怠于政事,不用孔子,他的政治抱负无法实现,不得不离开卫国,击磬敲打出浅薄、空洞的音调以舒发内心的郁闷之情。《孔丛子·记义》记载:孔子昼息于室而鼓琴焉,是因“见猫方取鼠,欲其得之,故为之音也。”孔子希望猫能够顺利地捉到老鼠,就弹奏出幽沉的音调来激发猫的强烈欲望。由此可见孔子卓越的演奏技能。   第三是作词谱曲的能力。有关文献资料表明,孔子创作了不少乐曲。《史记·孔子世家》详细记载了孔子创作琴曲《陬操》的过程:“孔子既不得用于卫,将西见赵简子。至于河而闻窦鸣犊、舜华之死也,临河而叹曰:‘美哉水,洋洋乎!丘之不济此,命也夫!’子贡趋而进曰:‘敢问何谓也?’孔子曰:‘窦鸣犊,舜华,晋国之贤大夫也。赵简子未得志之时,须此两人而后从政;及其已得志,杀之乃从政。丘闻之也,刳胎杀夭则麒麟不至郊,竭泽涸渔则蛟龙不合阴阳,覆巢毁卵则凤皇不翔。何则?君子讳伤其类也。夫鸟兽之于不义也尚知辟(避)之,而况乎丘哉!’乃还息乎陬乡,作为《陬操》以哀之。”据东汉蔡邕《琴操》记载,孔子还作有琴曲《将归操》、《猗兰操》、《龟山操》等等。据《史记·孔子世家》记载,孔子五十六岁时,“由大司寇行摄相事”,鲁国政令一新,从而引起了邻国齐国的惊慌。于是齐国就向鲁国的执政者季桓子献上八十名年轻貌美的舞女,导致“三日不听政”。面对这种局面,孔子不得不离开鲁国,“师己送,曰:‘夫子则非罪。’孔子曰:‘吾歌可乎?’歌曰:‘彼妇之口,可以出走;彼妇之谒,可以死败。盖优哉游哉,维以卒岁!’”这种即兴作词谱曲的能力,孔子更是表现出了非凡的才华。   第四是良好的音乐鉴赏能力。《论语》里有两段关于古曲《韶》乐的文字,很能体现孔子的音乐审美能力。一是《述而篇》:“子在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曰:‘不图为乐之至于斯也。’”这可能是孔子第一次听到《韶》乐,所以他感叹没有想到欣赏音乐竟到了这样的境界!二是《八佾篇》:“子谓《韶》,‘尽美矣,又尽善也’。谓《武》,‘尽美矣,未尽善也’。”这应该是在孔子有了更丰富的阅历、更深厚的思想之后,对舜时的乐曲《韶》与周武王时的乐曲《武》进行的对比性评价。因为在他看来,舜的天子之位乃是由尧“禅让”而来,充满“中和”之气,因此其乐曲是“尽美”且“尽善”的;而周武王的天子之位,是由讨伐商纣王而来,尽管是正义之举,仍然难免杀伐之气,因此,其乐曲是“尽美”却“未尽善”。在这里,孔子提出了一个评判音乐作品优劣的重要标准:仅有优美的声音是不够的,还必须有高尚的内容,只有内容与形式的高度统一,才是真正的“尽善尽美”。   第五是独到的整理校订古乐的能力。《论语·子罕篇》讲:“子曰:‘吾自卫反鲁,然后乐正,《雅》、《颂》各得其所。’”《史记·孔子世家》也说:“三百五篇(指《诗经》)孔子皆弦歌之,以求合《韶》、《武》、《雅》、《颂》之音。”虽然孔子弦歌的曲谱没能留传下来,但《诗经》的文本,如果没有孔子的整理与传授,恐怕就很难得以如此完整地留传到现在了。   第六,最为重要的,是孔子奠定了音乐审美的标准与音乐工作者的道德标准。孔子的审美观念强调追求乐曲、歌词的完美结合,追求内容与形式的高度统一,即上文所为“尽善尽美”———内容要“善”,形式要“美”。对从事音乐活动的人,孔子提出了“仁”的要求:“子曰:‘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仁”是孔子思想的核心,自然也是孔子音乐思想的核心。据杨伯峻《论语译注》的统计,“仁”字在《论语》中一共出现过109次之多,如:“子曰:‘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述而篇》)“仲弓问仁。子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樊迟问仁。子曰:‘爱人。’”(《颜渊篇》)孔子曾经说过:“移风易俗,莫善于乐。”(《孝经·广道要章》)既然音乐有如此重要的作用,对从事音乐活动的人自然也就提出了更高的人格要求。   让我们来看看孔子自己是怎么说的。《论语·述而篇》记载的孔子的两段言论,很是说明问题。其一是:“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者也。”敏,意为勤奋敏捷。可见,孔子之所以拥有丰富的学识(当然包括音乐学识与技能),靠的就是自身的勤奋。其二是:“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这说明孔子善于虚心地向他人学习,当然,在向他人学习的过程中,自身必须具备一定的鉴别能力。在《学而篇》中记载的孔子弟子子禽与子贡的对话,也很能说明孔子谦虚好学的精神:“子禽问于子贡曰:‘夫子至于是邦也,必闻其政,求之欤?抑与之欤?’子贡曰:‘夫子温、良、恭、俭、让以得之。’”当孔子周游列国的时候,孔子的学问可以说已是名满天下,但孔子并没有因此而故步自封,恰恰相反,他以更加温和、善良、诚恳、严谨、谦虚的态度对待他人,所以,人们都愿意与他交往,把所知道的东西告诉孔子。当然,孔子更愿意把自己掌握的知识、学问告诉他人,并且是诲人不倦。《八佾篇》就记录了一段孔子告诉鲁国乐官之长大师如何演奏音乐的道理:“乐其可知也:始作,翕如也;从之,纯如也,皦如也,绎如也,以成。”   再来看看孔子是怎么做的。《述而篇》记载:“子与人歌而善,必使复之,而后和之。”《史记·孔子世家》所记载的孔子跟随师襄子学琴的过程,更能体现孔子孜孜不倦的学习态度。孔子向乐师襄子学鼓琴,连学了十天都不换曲子。师襄子说:“可以换曲子学习了”。孔子说:“我只是把握了曲调,还没掌握乐理呢。”过了一段时间,师襄子又说:“乐理你已经掌握了,可以换曲子学习了。”孔子说:“我还没有弄清楚这个曲作者的创作思想呢!”又过了一段时间,师襄子又说:“你已经理解了曲作者的创作思想啦,可以换曲子学习了。”孔子说:“我还没搞清这位曲作者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呢!”再过了一段时间,孔子一副有所穆然深思的样子,又是一副愉悦地望向高空而又意志深远的样子。孔子说:“我知道这位曲作者是怎么样一个人了,这人黑黑的,高高的,眼晴深邃苍茫,有一种超越一切、惠及万民的王者气度!除了周文王,谁还能作得出这样的乐曲呢?!”师襄子听了这番话,从座位上起来,向这个不凡的学生行了一个大礼,说:“我老师说过,它就是《文王操》啊!”   记得曾读陶渊明《五柳先生传》,看到“好读书,不求甚解”一句,着实喜欢得不得了。虽然也知道陶渊明的原意并非如我所想,但我就是想以我之所想,来为自己的读书不求甚解找一个有力依托。及至看到孔子跟随师襄子学琴的故事,未免感到有些汗颜。学习任何东西,仅仅追求“知其然”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知其所以然”。孔子学习音乐这种勤勉敏捷、孜孜不倦态度,择善而从、“温良恭俭让以得之”的方法,以及努力做到“知其然而知其所以然”的精神,正是我们所需要的。 本回答被提问者采纳

歌曲孔子说学

关于老师写教案的问题,领导们一说起来就是:老师写教案,天经地义。不知道领导们是根据什么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或者根本就是自己杜撰出这样一句话,领导们口口相传,竟然真得好像是天经地义了。

老师在辛辛苦苦写教案。

对老师们而言,天经地义的事情是什么?是教书育人,是授业传道解惑。至于如何教书育人,如何授业传道解惑,自古以来,古今中外,没有定论,也没有定法。这就好像说农民种地是天经地义的,但你见过农民拿着种地手册去种地的吗?

那么作为中国教师的祖师爷的孔子写不写教案呢?

孔子像

这事儿可以反过来推论:如果孔子真得写过教案,以孔子的地位和拥有的那么多学生,孔子死后肯定应该有教案流传下来,成为儒家的传世之宝和经典著作。但遗憾的是,根本没有这样的教案传世。

另外,孔子的许多言论都记载在《论语》一书中。《论语》的成书过程也说明了孔子根本就没有写过教案。班超的《汉书·艺文志》说:“《论语》者,孔子应答弟子,时人及弟子相与言而接闻于夫子之语也。当时弟子各有所记,夫子既卒,门人相与辑而论纂,故谓之《论语》。”翻译成现代文,意思就是说,《论语》是孔子与其弟子的对话,以及那时候的人还有孔子的弟子与孔子交流的话。当时孔子的弟子都有所记录。孔子挂了之后,弟子们凑一块儿把这些东西写在了一起,就称为《论语》。实际上就是说,《论语》就是一本孔子的学生的听课笔记汇总。

论语其实就是一个听课记录汇总

那这个听课笔记汇总恰恰说明了孔子是没有写过教案的。如果孔子真得写过教案,还用得着学生们这么费劲地去“相与辑而论纂”吗?但孔子没有写教案也没有妨碍他成为世界级的教育家,而我们天天写教案,年年查教案,也不见有影响的教育家出现。

那到底是谁主张老师写教案呢?肯定是大多数的领导。那么到底是谁反对老师写教案呢?肯定是大多数的老师。老师连自己的备课上课都没有自主权,有工作的积极性吗?即便是有,也是为了学期评估分排名,为了职称,为了涨工资,试想这样评价体制下的老师能干好自己的教学工作吗?教案就是写得再好,和上好课有半毛钱关系。

检查老师们的教案。

最关键的是有没有老师使用教案上课呢?应该是基本没有。使用教案上课的老师,要么是工作经验不足的年轻老师,要么就是记忆力衰退的老教师。即便是这样的老师也是极少数。一个基本不用的东西,一个抄来应付检查的东西,却还要被冠以天经地义压在老师身上,某些人能不能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作为一个老师,我在备试卷讲评课的时候,已经把自己准备讲的东西写到了试卷上,需要强调的例句整理到了课件上,你却说,要写讲评课的纸质版教案,要写上教学目标、教学重点难点、教学方法、教学步骤、教学反思、板书设计和作业布置,还要检查,还要打分。唉,你说我布置作业一句话的事儿,为什么一定要写在本上呢?教育管理者怎么就不反思反思中国的教育呢?

检查老师教案的领导,你懂教育吗?

备好课是上好课的前提。但备课是不是一定要用教案来体现呢?老师的备课活动极其复杂,诸如查阅资料、了解学生、推敲教法等。老师的这些个性的复杂的脑力劳动,教案都能体现出来吗?何况很多学校为了便于检查操作,早已把教案的格式固定化,这种僵化的教案模式已经成了老师们的负担。这就造成了写教案和备课的对立,而不是通过写教案有助于备课。

总之,备课对老师来说,确实是天经地义的。至于教案,中国教师的祖师爷孔子都不写教案,诸位领导就不要动不动就说写教案是老师天经地义要做的事情了。赋予老师更多备课上课的自主权,才是教育管理者要做的事情,而不是弄一些形式的东西来折腾老师。

歌 孔子说 皓天

孔子为什么重视音乐。

孔子说原唱。

  孔子的心情很不平静,就像他眼前的泗水波澜起伏。活泼欢快的泗水从大山中滚滚而来,又不知疲倦地奔腾而去。孔子动情地望着泗水河,陷入了沉思。弟子们不知老师在看什么,都围拢过来。子路问道:“老师在看什么呢?” 孔子说:“我在看水呀。  ” “看水?”弟子们都用疑惑的眼光望着老师。 颜回说:“老师遇水必观,其中一定有道理,能不能讲给我们听听?” 孔子凝望着泗水的绿波,意味深长地说:“水奔流不息,是哺育一切生灵的乳汁,它好像有德行。  水没有一定的形状,或方或长,流必向下,和顺温柔,它好像有情义。水穿山岩,凿石壁,从无惧色,它好像有志向。万物入水,必能荡涤污垢,它好像善施教化……由此看来,水是真君子啊!” 弟子们听了老师的一番宏论,无不惊讶。谁能料想,从司空见惯的流水中,老师竟能看出如此深奥的道理! 选自苏教版六年制小学语文第12册《孔子游春》 点评: 面对司空见惯的流水绿波,孔子竟然能从中发现如此深奥的道理,并巧借流水教导弟子,教给他们做人的道理:像水一样,做真君子;有德行,哺育众生,永不停歇;有情义,谦下和顺;有志向,无惧无畏;而且还善于教化别人,洗净人们内心的污垢…… 孔子并没有居高临下的空洞说教,而是临水沉思,借水喻人,发人深思。  孔子伟大的人格和高超的教育艺术于此可见一斑。 一、导航台 课文主要内容及全文思路导读 春天,是美好的季节,桃红柳绿,草色青青,春风荡漾,到处呈现出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河水也涨起来了,泛起阵阵的微波,南来的燕子在水面上掠过,转眼间飞出去很远、很远。  温暖的阳光洒在大地上,一切都显得富有生气,在这样的时节,到郊外的河边游玩,该是多么令人惬意的呀!两千多年前的一天,大学问家、大教育家孔子就带着他的弟子们来到泗水河边,在大自然的怀抱里,他们畅谈、高歌……享受着自然、人生的美好。 课文《孔子游春》由写景入手,为我们描绘出一幅泗水边绚丽灿烂的春景图,仿佛让读者也身临其境,和孔子及他的弟子们在泗水河畔游赏,聆听孔子对弟子的教诲,为他们师生之间的亲和而感叹。   文章共17个自然段,可以分为四部分来理解—— 第一部分是第1、2自然段,写在大好的春季,孔子和弟子们到景色宜人的泗水河畔游玩。 第二部分是第3~9自然段,写孔子凝望着泗水的绿波,从中看出深奥的道理。   第三部分是第10自然段,写孔子和弟子们在河畔抚琴歌唱。 第四部分是第11~17自然段,写孔子听弟子子路、颜回畅谈志向,兴奋之至。 这篇文章对泗水河畔景色的描写十分优美,讲孔子和弟子们在河畔游玩的其乐融融的景象表现得淋漓酣畅,给人以美的享受和智的启迪。  我们可以凭借这些词来记住文章的线索—— 泗水春景——观水悟道——河畔娱乐——畅谈志向 二、精品屋 课文精彩段落欣赏点评 阳光普照着大地。泗水河边桃红柳绿,草色青青,习习的春风像优美的琴声,在给翩翩到来的春天伴奏。  大自然多像一位伟大的母亲!广袤的大地是她宽广的胸怀,茂密的森林是她飘逸的长发,温暖的太阳是她明亮的眸子,和煦的轻风是她甜蜜的絮语…… 【欣赏】 相信读了这部分内容,同学们一定沉醉在这段文字弥漫出的浓浓美感里了。  第一、二句是在写泗水河畔的春景,虽然著字不多,但却晕染出春天泗水畔的色彩。你瞧—— 阳光普照,眼前一片明亮、灿烂,桃花开了,殷红如云;柳树绿了,摇摆着柔美的身姿。那嫩嫩的草儿,青得逼你的眼,这景象真是令读者也眼前一片明艳。  春风习习,它轻轻的,柔柔的,想必它像是柔软的小手抚过脸庞。春风是优美的,美得似悠扬的琴声……这样明媚的春光,大自然也越发的美好。三、四两句用总分的形式写大自然向伟大的母亲。第三句总写,第四句则是具体写,从地上写到空中,把大地比作伟大母亲的胸怀,用森林比作她的长发,以太阳比作母亲明亮的眼睛,微微的春风就像是母亲的轻轻絮语,这些比喻非常形象,尽情抒发着对大自然的赞美和喜爱。  最后,用省略号来结束这段文字,给读者留下无穷的回味和丰富的想象空间。这段文字绘就了孔子和弟子们游赏的背景,给人以美的意境。 孔子凝望着泗水的绿波,意味深长地说:“水奔流不息,是哺育一切生灵的乳汁,它好像有德行。水没有一定的形状,或方或长,流必向下,和顺温柔,它好像有情义。  水穿山岩,凿石壁,从无惧色,它好像有志向。万物入水,必能荡涤污垢,它好像善施教化……由此看来,水是真君子啊!” 【欣赏】 浪漫的泗水春景让人赏心悦目,孔子的心情却不平静,浩荡的泗水撩起他飞扬的情思,在弟子们疑惑的目光里,在他们好奇的探询下,便有了孔子这一段充满智慧和灵性的宏论。  他意味深长地说出来,其中的深长意味究竟何在呢?君子是对人格高尚的人的敬称。而水在孔子的眼里就是君子,而且是真君子。在孔子的眼中,水具备了君子所有的品性。水似乎有德行,你看它奔流不止,没有固定的形状,向下流去,和顺温柔,真似君子温文尔雅恬淡的性情。  而穿山岩、凿石壁的水又似乎拥有刚强的一面,胸怀志向,百折不挠。水又能洗涤万物的肮脏,还万物本真洁净的姿彩,多像教人求真求善求美的君子风范。在列举了水的诸多品性之后,用“由此看来” 做一总结,归纳出水是真君子的论断。古人曾说过:“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从孔子的这段话中我们能够感受到他敏锐的洞察力,充满了人生的大智慧。  那么孔子为什么跟弟子们说起这些呢?孔子是一位善于教育的老师,在这里他通过自己对寻常之水的领悟来启发弟子成为翩翩君子应努力的方向,虽不是直接的灌输和说教,但这种潜移默化的作用的影响将是深远的。 三、金手指表达方法提示 在系列的活动中突出重点写 春暖花开,柳绿桃红的时节,人们外出踏青赏玩,古人称之为“游春”,今人称为“春游”,意思相差不多。  在这游赏的过程中,随着时间的变化、地点的转移,会呈现出许多不同的场景。比如这篇《孔子游春》中就有对泗水春景的描写、孔子观水而发宏论、师生在泗水河畔围坐抚琴高歌、师徒三人谈论志向等情景,人物的一系列活动构成了一幅幅动态的画面。作者对人物一系列活动中的每一个场景并没有平均用力去写,有的写得具体详细,如孔子观水而发宏论、听弟子说志向;有的则简略概括,如师生在泗水畔抚琴歌唱,使文章显得跌宕起伏、错落有致,重点突出,使读者对孔子及弟子们的游春活动留下较深的感受和印象。  这样的表达对我们同学有何启示呢?我们在学习、生活中会经历许多的活动,这其中有些活动内容丰富,不限于一个环节,可能是由多个阶段或多个相对独立的小单元构成。如果我们要以这些活动为写作内容,完成习作时,我们该如何处理材料,进行布局呢?我们可以借鉴这篇文章在结构上使用的方法,将活动中的某些重要环节做具体的描述。  像《孔子游春》中孔子观水而发宏论这部分写得是很具体的,先叙述孔子观水沉思引起弟子们的好奇,然后写弟子们的探询,再写孔子的富有深意的回答,最后写弟子们听后的反应。虽然只是全篇文章中一部分,但事情的前因后果交代的却是完整而清楚。如果一篇文章有了这样具体的环节,又怎能不会令读者印象深刻呢?而《孔子游春》中孔子听子路、颜回谈论志向的那部分也具有同样的效果。  正是因为有了这些真切可感的具体画面,使读者进入了文章所描绘的意境之中。 对系列活动做全面的介绍并着重具体描写其中的某些环节,这样,文章便会不落于一般的平铺直叙,也不会陷入繁琐的赘述,而给人一种剪裁得当、行文富有节奏的感觉。  那么在完成这样的习作时要注意些什么呢?首先对系列的活动要有总体的介绍,可以像《孔子游春》第1自然段那样对事情做一交代。其次,无论是概括写的,还是重点写突出的环节,应是系列活动中的部分,不可游离于其他的不相干的内容里去。   四、益智园 创新与实践 1、我们同学一定有过春游或秋游的经历,学了这篇《孔子游春》,你一定对其中的重点部分印象深刻,你能从你的活动经历中选择一个环节写具体吗? 2、这学期我们的课文中有许多老师的形象,如海伦·凯勒的老师安妮·沙利文、莫泊桑的老师福楼拜、《孔子游春》中的孔子,他们的教育方式怎么样?你喜欢吗?所说你的看法——。孔子说的名言。

相关教案大全